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8章 炮灰太子妃8
自那之后,南宫晔不再忌惮,时不时便会出现在颜府之中,倒是南宫玄,这才发觉近的东宫似乎有些冷清。

 东宫中除了幕僚们,来的最多的便是好友简玉衍以及亲弟弟南宫晔,再者便是颜一鸣。

 虽说这些年一直没有将颜一鸣娶进东宫的想法,但是见惯了颜一鸣那样的脸蛋,一般的俗物便很难再入眼,他又立誓要娶个真心喜欢的太子妃,所以东宫一直没有女眷。

 颜一鸣天生跋扈自傲,当初只不过被母后夸了几句便真当自己是这东宫的女主人,恨不得都来东宫。后来南宫玄对她越来越没了耐心,颜一鸣这才慢慢聪明了一些,隔三差五学会找些理由再来免得让人那么生厌。

 他曾经不止一次的与简玉衍说过,若是哪颜一鸣不再踏进东宫,这里才能有安静一点,那时说出这样的话时南宫玄是笑着的,大抵是从未想过颜一鸣有朝一真的会不再踏进东宫。

 因为他忘了不知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曾经听见颜一鸣说只要能嫁给他,就算不是太子妃又有何妨。

 能让眼高于顶的定国公长女说出这种话,自那以后南宫玄便知道,颜一鸣认定了他。

 这些日子,南宫玄自然也听说了颜一鸣卧病在的消息,但以前颜一鸣装病就为引他探望的次数不在少数,更何况他最是清楚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南宫玄就没信过,只当是颜一鸣又想花招想引他去颜府。

 分明说了伤心绝要放弃,结果还不是情故纵,南宫玄嘲讽之余没有发现,在想清楚这一点后这两不知为何的烦躁消除了大半。

 就连颜一鸣也许也不曾想到,这位太子殿下是因为发觉东宫少了她的聒噪突然有点小失落,待幕僚们离开后,南宫玄执起笔架上的笔,在蘸墨时目光落在了这柄龙尾砚上。

 这砚台…南宫玄想起颜一鸣献宝似的亲自抱了这砚台来给他,就连皇室都难得一见的好砚台,颜一鸣不知道从哪儿来,后来才听说老定国公被亲孙女丢了一方绝世好砚气的跳脚。

 南宫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两天总是会想起颜一鸣,想起她那天离开时是失落的脸蛋有种惊心动魄的美,想起为了讨好他时是期待的眼神。

 南宫玄不由轻笑一声,虽说知道颜一鸣这次定又是装病引他去探望,但这次似乎又没有之前那样的反感。想到这儿南宫玄又不免记起颜一鸣以前装病的模样,装上几一直没等到自己,只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再次摸到东宫。

 如今再想起来,其实也透着些憨傻的可爱,不妨过上几圆她心愿,去颜府一趟倒也无妨。

 被太子念起,此刻待在颜府没事做的颜一鸣,让人找了鱼竿鱼饵趴在湖心亭上钓鱼,突然听小苹果惊呼一声“南宫玄的好感度又涨了百分之五!”

 颜一鸣被小苹果冷不丁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中的鱼竿一抖刚刚差点上钩的鱼闻讯又迅速游走,颜一鸣举着鱼竿恨铁不成钢的教育小苹果“好歹都是第一百代的小苹果了怎么还是这么容易激动。”

 小苹果大抵是觉得自己一惊一乍的行为真的有点给苹果家族丢脸,有些羞愧的小声道“其实我已经很尽力的控制了吗,但是还是控制不住。”

 颜一鸣将丢了鱼饵的鱼钩提了上来放在一边笑了“好吧,控制不住就不控制了,你说南宫玄的好感度增加了百分之五?什么原因?”

 小苹果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我是游戏的派生系统,所有主线依旧是按照游戏里那样以简玉儿为主,简玉儿和谁有互动我才能探查到,而这两天简玉儿的主攻人物是简玉衍,既然没有和南宫玄的互动,那就不知道南宫玄的任何消息了。”

 看不了南宫玄,颜一鸣便免为其难的欣赏了一会儿简玉衍是怎样无微不至得照顾自己的“亲妹妹”结果从头到尾也没有什么刺画面,于是又意兴阑珊的收起了游戏进度查看。

 在四个男主中,天才首辅江逸和简玉衍的感情最为含蓄,江逸是性格所致,简玉衍是因为身份限制。至于南宫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邵惊羽行动力数值爆表也是想到什么就马上有所行动,所以这两人的感情线总是充各种体接触,感情发展也是最为顺利。

 “所以说人都是感官动物,男人会因为体征服产生征服,女人因为体接触产生归属感,感官上舒畅了感情进度也是突飞猛进”颜一鸣与小苹果探讨了好一会儿为什么简玉儿最动心的两个人是邵惊羽和南宫玄“知道最迅速的爱情源于哪里吗?”

 小苹果虚心请教“哪里?”

 “上”颜一鸣咬了咬牙道“邵惊羽上战场前一个吻别,让简玉儿情窦初开从此念念不忘…而南宫玄,我记得简玉儿落水那一段两个人有过肌肤之亲,可能干柴烈火还发生了点什么,就算南宫玄情商低,但是人家是游戏亲儿子,从一开始就赢在了起跑线上,所以说,”

 小苹果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想反驳,但是想了好半天也没想清楚哪了不对,只能懵懵懂懂继续颜一鸣刚刚的话题“所以什么?”

 一大早上一条鱼也没钓到,颜一鸣颇有些扫兴的从美人靠上站了起来“所以说下次穿越时最好给我个发挥空间大的身份,虽然说这个游戏背景已经很不矜持很没节,但是一个名门望族的黄花闺女也只能靠嘴皮子谈谈柏拉图,这不是增加攻略难度吗。”

 小苹果:…

 这分明是它担心宿主不满意千挑万选的极品身份,结果居然被嫌弃了!心道等会儿一定挑几个的飞起的身份给宿主。

 “那宿主,我们现在去哪儿?”

 颜一鸣莞尔一笑,眼尾的红痣灼人眼眸的勾人“当然是梳妆打扮,去小狼狗了。”

 南宫玄还没来得及去探望颜一鸣,就被自己亲娘皇后喊进了坤宁宫里。

 当朝皇后在当即皇帝还是皇子的时候就做了皇子妃,后来皇帝能成功登基有好一部分原因是借了皇后家的势力。皇后一族是聪明人,等皇帝登基后便主动了手上的大权让皇帝大为感动,从此重用皇后一族,算是以进为退走了一步好棋。

 皇后性格温婉又不失聪慧,这些年来与皇帝一直相敬如宾,又诞下两位皇子一位公主,多年来中宫位置一直颇为稳固,只是眼看着两个儿子年纪渐渐大了却身边连个侧妃也没有,难免着急。

 尤其是南宫玄,今年年底便要行冠礼。

 京城贵女虽多,但根基足够深厚能帮得上儿子的却也是一个手能数的过来,这些闺秀中,颜一鸣便在其中。

 皇后对颜一鸣印象一直不错,虽说子泼辣了些,但容貌绝又是书香门第家的小姐,聪明又不失书华,定国公府多年来一直深得圣宠,最主要的那孩子对自家儿子一片痴心。

 找个世族大家的女儿虽说是一大助力,但若是成亲后还事事向着母族也是一大隐患,但是以颜一鸣对太子送的心意,太子想要拿捏颜一鸣可算是轻而易举。

 唯一有些难办的,那就是太子似乎并不是十分心仪颜家小姐,皇后曾经问过太子何故,太子说颜一鸣太过跳,他更喜欢子温婉一些的。

 皇后疼儿子,知晓自家儿子看似强势骨子里却有些柔情在,太子妃的位置一直想留给真正的一心一意之人,只是身在皇家哪儿那么容易。南宫玄虽身为太子,但上边还有皇长子,虽说立嫡不立长,但是当今皇帝当初也不是嫡子,他心中到底怎么想无人得知。

 如今太子马上便要弱冠之年,太子妃的人选还是早定早安心。

 南宫玄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母后再次提起颜一鸣,虽说没有像当初那样反感,但是却总觉得可惜,听到母后说罢后挥手让左右退下道“母后觉得简相之女如何?”

 “简玉儿?”皇后诧异,看儿子点头后微微思索,想起简玉儿确实是个温婉的子,也难怪太子喜欢。

 简玉儿身份比起颜一鸣也不差什么,虽说容貌比不上颜一鸣,却胜在子乖巧温和,以后太子登基,简玉儿的子倒是比颜一鸣更适合后宫之主的位置。

 只是简家虽未明说,但是早已经站在了太子一边,再娶简家的女儿实在是有些浪费太子妃这个位子。

 但是太子又喜欢…

 之前未曾想过简玉儿,如今太子一提,皇后顿时觉得简玉儿也不差,但是这两家定是不会同意嫡女做侧室,就算是太子的侧室,世家自来在乎家族的脸面。思忖好一会儿也想不出哪个更好,最后只能叹口气,实在是想不出什么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母子两又说了好一阵子的话,这才跳过此事说起了亲弟弟南宫晔,这几颜一鸣在府上装病未曾来过东宫,一直当东宫是自己家的皇弟这几也不见踪影。

 皇后听闻后当即笑了起来“晔儿昨儿才来本宫这儿,好说歹说将你父皇赏给本宫的那套娇绿翡翠滴珠玉镯要了去,也不说是做什么。”

 就算不说,皇后一个过来人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定是小儿子不知对哪家小姐动了心,想方设法哄人家姑娘高兴,就连她的东西都敢打主意。

 南宫玄听闻也当即笑了起来“怪不得这些日子不见这小子身影,正巧今天没什么紧要事,便去他府上瞧瞧,到底是被哪家的小姐勾了魂。”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