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9章 炮灰太子妃9
金陵城下,沁雪梨园,梨花较桃花晚了几天,如今开的正盛。

 冬有梅园,有梨苑,梨园实则是金陵城中一座戏苑。

 并非寻常人家听戏的普通戏楼,真正名望贵人才能来的去处,像是与嘈杂的金陵与世隔绝,曲径通幽,漫天紫白的梨花沿青石板铺成的小道拾阶而上,隐隐听得见涓涓的水声。

 耳边是青衣隔着花雨的婉转的吴侬软语,鼻尖是身边素衣侍女斟茶时飘来的清香,手下是黑白跳跃的棋子。

 南宫晔小王爷约了颜一鸣听曲儿下棋,而且还外带了个小灯泡颜家小少爷。不过看南宫晔与颜小弟路的样子,一看就是这儿的常客,颜小弟接过牌子点戏点花旦的速度更是行云水。

 五皇子南宫晔自打知道颜一鸣准备放弃自家那太子哥哥后,以前下去的蠢蠢动的心,在颜一鸣刻意的引导下,一点一点的重新复苏了起来。

 他与颜小少爷自小关系亲近所以经常会来颜府走动,自打上次与颜一鸣说开后几乎都会来颜府,颜一鸣不会像之前那样刻意躲着他,也会笑盈盈的与他说话玩耍。

 他知道自己很喜欢颜一鸣,但是在真正与她相识,在颜一鸣不再当他是个孩子时,南宫晔觉得自己似乎比想象中的更喜欢颜一鸣。

 喜欢到看她执着棋子,无论是蹙眉还是认真思索,都觉得美的让人心尖发颤,喜欢到没有发现,颜一鸣此刻的棋艺宛如一个智障。

 虽然说颜一鸣有之前颜小姐的记忆,所以说琴棋书画自然也是会的,但是颜一鸣是个懒人,懒人从来都不喜欢这种费脑子的高雅竞技,对她而言在赌场摇骰子比大小也许更乐的逍遥。

 不带脑子的输了一盘,颜一鸣将站在身后跃跃试指点了一整盘棋的颜小弟弟捉了过来“你来,我休息会儿。”

 颜小弟嘴上说着“不用不用姐姐请便”但还是麻利的坐在了颜一鸣之前的位置上,嘿嘿乐了两声后豪气的表示“看我给你赢回来!”

 不能与颜一鸣对弈南宫晔难免有些失落,但是紧接着又不失落了,因为颜一鸣坐在了一侧的青石凳上,转头便可以看见她纤长的睫蝴蝶一般微微颤动。

 颜一鸣今儿穿一身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淡扫蛾眉薄粉敷面,娇媚无骨已是入三分。此刻双臂闲散的搭在青石桌板上,轻薄的衣袖滑落出冷玉一般的纤细手腕,在腕间那翠绿滴的玉镯的衬托下越发白的晃眼。

 这镯子是当初凉州刺史进献一块极品翡翠,父皇命玉雕师细细雕琢才得了这么一副手镯,后来赏给母后。南宫晔前些日子见颜一鸣这身打扮便觉得配那镯子合适,这才使出浑身解数终于从母后那里将镯子讨了过来。

 还没有戴在颜一鸣腕上时已经想象过那抹,如今亲手将她戴在颜一鸣腕间,就着她今这身翠水烟波的烟罗裙,发现比想象中的更加契合。

 侍女们送了荔枝过来,荔枝本来就是稀罕物,更不说是这三月便能透的三月红,单单一颗便抵得上寻常百姓半年的口粮。

 此刻这双时不时吸引南宫晔的手,正在不紧不慢的剥着嫣红的荔枝,待剥好后将那白色的果送进口中,细白的牙齿一点一点的咬着果最后吐出坚硬的果核。

 南宫晔这盘棋下的有点心不在焉,大概觉得自己为颜一鸣着了魔,所以即使颜一鸣只是再正常不过的吃着荔枝,对他而言似乎都是种无言的惑。想要握紧那双手,试一试是不是如同想象中的柔若无骨;想要尝尝那,是不是比想象中更加柔软甜美。

 颜小弟倒是毫不分心的认真下棋,就算是颜一鸣,也发现了适才出手极快的南宫晔,此刻的局面有些被动,一瞬间的恍惚便被颜家小弟捉住了空隙,棋盘上的黑子被无情的拿掉了许多。

 小苹果在其他人听不到的地方无比遗憾的摇摇头“果然是少年人,定力太差了。”

 “定力如果太好,那这局我还怎么玩”颜一鸣轻笑一声,又拾起一颗荔枝慢悠悠的剥开了皮。

 颜家小弟大占上风得意无比,南宫晔不免懊恼,强行不去看一边的颜一鸣后俊俏的脸蛋终于多出几分认真,手指探入棋盒捻棋一枚棋子正要落下,上却突然一凉,低头入眼的是颜一鸣葱白的指尖与白的荔枝。

 “啊—张嘴”颜一鸣精致的脸蛋上带着笑意,将已经剥好的荔枝喂到嘴边。

 南宫晔捏着棋子的手指冷不丁的一紧,微微怔愣间思绪成一堆,有些怔愣的看着颜一鸣,但是理智已经不受控制一般的张开嘴将这枚荔枝咬了过去。

 许是咬的着急,齿不慎触碰到了颜一鸣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指。

 齿间即刻全是荔枝留下的甜,却抵不上颜一鸣冰凉的手指落在上的触感,即刻间烧成一片。

 南宫晔心头腾得涌起了这个念头,即刻抬头去看她,却发现颜一鸣已经迅速的又剥开了一颗荔枝,适才碰到自己的那手指捏着荔枝送进了自己口中,看他看过来时莞尔一笑道“甜不甜?”

 南宫晔盯着颜一鸣蘸了荔枝汁水的手指,蓦然间红了耳

 小苹果已经有些不忍直视的捂起了眼睛,宿主这也太欺负人了,放在21世纪,这位五殿下还是个未成年呢…

 此刻的太子殿下出了皇宫后径直去了五皇子南宫晔的府邸,五皇子年纪尚小,又因为嫡亲哥哥还未成亲,所以府上也不曾有一一妾。

 太子突然亲至,五皇子又不在府上,府上下人们诚惶诚恐的跪了一地,南宫玄摆摆手示意众人起身,罢了问起好几天不见人影的南宫晔“晔儿呢?”

 “回殿下,五殿下一大早出了府,至今还没回来。”

 南宫玄倒也不算诧异,长腿一迈路的往南宫晔的书房走去“可知道去了何处?”

 “回殿下,说是去了定国公府。”

 定国公府?

 定是又去找了颜家那小子。

 南宫玄笑了笑,当初选了颜家那孩子给晔儿当伴读,这么些年过去,这两孩子倒是感情越来越深,既然去了颜家,正巧他也准备去探望探望病中的颜一鸣,一会儿不妨也去颜家一趟。

 随手拾起南宫晔桌上的字帖,却发现字帖下有张美人图。

 说它是美人图,因为可以看得出画中女子身姿窈窕,但是严格意义上却又让人哭笑不得。这金陵城中第一公子简玉衔画工极好,他这弟弟南宫晔的画工似乎画不出他想象中的美人,南宫玄瞧了这美人好一会儿也认不出到底是哪家的小姐。

 唯一让他留意的是,虽说五官看不出特征,这女子的右眼眼尾却有一颗细小的红痣。

 红痣。

 颜一鸣那张明绝丽的脸陡然浮现在眼前,微微上挑的双眼,与眼尾那颗漂亮的红痣。

 只是就算第一时间想到了颜一鸣,南宫玄却从未想过南宫晔笔下的美人就是颜一鸣,只是心道不知这位美人眼尾的红痣是否比得上颜一鸣那般勾人。

 既然南宫晔不在府上,南宫玄也不做停留,继而便去了定国公府。

 太子亲至自是有人提前通报,颜家上上下下听闻太子要来顿时震惊,颜家上上下下上至老定国公下至刚刚两岁的曾孙都来相

 南宫玄亲手将颜老太爷扶起,待去了正堂颜家一众人行过礼后,南宫玄这才发现,好似颜一鸣怎的不在这里?

 颜老太太一眼就看出太子神色,这才急忙解释道“鸣儿病了许多日子,这两天才能下地,今儿五殿下来府上说是要去梨园听戏,琦儿便带了她一同去说是去去病气,这会儿也快回来了。”

 居然是真的病了?

 南宫玄诧异。

 他只当是颜一鸣装病,却不想今到了才知晓是真的病了,载而想起颜一鸣那惨白的脸蛋,心中顿时有些不忍。

 自家孙女有多喜欢太子颜老太太自是知道,太子难得给鸣儿好脸色,今儿却特意过来探望,若是让他走了,待鸣儿回来定要失望。颜老太太疼孙女,于是想了想又试探道“天色不早了,殿下既来了,不妨在府上用膳,比不上宫里的御厨,殿下就当是尝尝鲜。”

 知晓颜一鸣是真的病了,南宫玄心头自是不忍,他好像是有许多时不曾见过颜一鸣,如今才发觉确实有些想念,待颜老太太挽留也便没有拒绝。

 待颜一鸣回来时天色已经暗了下去,刚刚进府就有小丫头脸喜气的带着颜一鸣往正堂去“小姐可算回来了,太子殿下已经等候多时了…”

 颜小少爷面上陡然变,急忙转头去看颜一鸣,颜一鸣却已经抛开他直直往正堂走去,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兴奋的扬起了角。

 门外丫头们通报说小姐少爷回来了正往正堂方向来,南宫玄蓦的有些说不出的期待,抬眸望去,身姿美好的女子披着月踏了进来,容貌角色,细小的红痣在烛火下越发为这张脸添上几分

 稳稳上前微微伏声行礼喊一声“太子殿下”那般熟悉的容姿,抬头时却没有南宫玄想象中的欢喜。

 南宫玄突然觉得自己很不喜欢颜一鸣这样的目光。

 空气像是凝结了几分,就连颜老太太也有些摸不着头脑,颜太太急的左右不是,急忙上前提醒颜一鸣“还不给太子殿下斟茶。”

 颜一鸣乖乖点头,斟茶倒茶动作行云水,上前将茶杯递给南宫玄,伸手间衣袖挡不住纤细的手腕,出了翠绿夺目的玉镯。

 南宫玄的目光凝固在颜一鸣手腕上,突然间伸手牢牢抓住了颜一鸣的手腕,热茶从手中掉落浸了裙摆,南宫玄却丝毫没有放手,暴怒的声音在耳边森然响起,

 “这镯子,谁给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 颜一鸣:看我的镯子,好不好看!

 众人:好绿啊~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