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粉陷阱 下章
第十二章 淫娃荡女皆呼哥
毒煞怒道:“吴景霖,你也知道有今天么?”

 说话之时,手上的峨嵋刺慢慢伸了出来。

 吴景霖身发奇寒,可是方珂的毒刺伸出之时,他已然警觉,膝盖骨一点地面,身子已弹了起来。

 他宁愿死在煞的风掌下,也不愿伤在毒煞的峨嵋刺中,那知他身形刚刚弹起,忽觉当前一股热辣辣的掌风,已面盖了过来。

 敢情恶煞金扑“太阳神功”已经发动。

 他心头不由大骇,无论前进或后退,他的结果都是想像之中的悲惨,只有把眼睛一闭,听凭凶恶的死神降临。

 岂料他眼睛刚刚一闭之时,当面的热突然化去不少,只觉身子往下一沉“砰!”的跌在一堆花丛之中。

 吴景霖也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只觉寒气越来越重。

 睁眼一看,只见煞贺宁和恶煞金扑都狞笑着站在面前,毒煞的峨媚刺已然到了背脊之上。

 他脸色不由惨然一变,正想爬起来作最后一拼之时,突觉背脊之上有一阵麻麻的感觉。

 吴景霖登时将身子一翻,大叫道:“方珂,我变厉鬼也不饶你!”

 蓦听身后一阵哈哈大笑,吴景霖在地下滚了两滚,一阵断骨的痛苦立即从心脉之中涌起来。

 他咬紧牙拼死抵受,但是他的手脸部慢慢变成了紫黑色,不过刹那之间,吴只霖整个身子也都黑肿起来。

 吴景霖不断在地下翻滚着,嘴里发出痛苦的哀号之声,一旁的“金蛇三煞”却反而得意纵声狂笑。

 施萍母子两人目睹此惨状,眼睛都气得血来,可是她们两人,一个被人拍了道,一个被人提着,都是动弹不得。

 自东两手不住的在煞身上打,煞一点也不在乎反是他自己,两条手臂已经酸麻起来。

 煞顾了恶煞金璞一眼,说道:“好啦!好啦!三煞你去吧!”

 金扑应丁一声,缓缓走到吴景霖身边,一掌了下去,只听吴景霖大叫一声,身子弹起老高。

 当他跌下之时,七孔血,在地下也越滚越利害了,隔了一阵,但见地都是鲜血,才躺在地下一动不动。

 可是说来奇怪,吴景霖那个身子却慢慢的焦黄起来了。

 金扑把手掌一收,忽从间掏出一柄锋利的匕首,道:“大哥,现在该论到第二个啦,这妖妇脸蛋还正点的哩!你看看兄弟处置这妖妇手法吧?”

 贺宁笑应道:“三弟全权处置就是。”

 金扑一声狞笑,走到施萍的身边,锋利的匕首在她脸上一划,施萍娇美的面容顿时现出了一道血槽。

 但因她此时不能动弹,全身一阵痉孪,血迹沿着脸边而下,金扑大笑道:“你能够动一动,已经不错,咱们好戏还在后头呢。”

 说话之时,但见他手臂一抬,继而又是“嘶”的一声脆响,施萍的左耳已经被割下一只来。

 毒煞方珂赞道:“妙极,妙极,老三真有一手。”

 金扑恶笑一声“撕”的又是一声,把施萍右耳也割了下来,施萍痛得一阵颤抖,身子居然能够动弹了。

 要知她先前只是被点了“软麻”此时受痛不过,气血一阵冲动,自然把道冲开,她虽然能够走动,但仍无济于事。

 金扑左手一伸,已经把她抓到怀里,右手一划,施萍一个端端正正的鼻梁已被他割了下来。

 这一下,施萍怎么样也忍受不了,一声尖叫,人已晕死过去。

 “金蛇三煞“一阵狂笑,方珂大叫道:“老三,显见这妖也不能活啦,你还有什么花样么?”

 恶煞金扑连声道:“有有有,两位老哥再欣赏吧。”

 说罢,撕开了施萍身上的罗裳,出一身雪白肌肤,施萍已晕死不醒,金扑慢慢伸出匕首。

 “擦”的一声,已把施萍一只左割了下来。施萍一声惨号,人已霍然痛醒而起,但见金扑仍不放过她,匕首刀锋疾下,施萍右也被割下,只痛得她在地上死去活来。

 煞贺宁和毒煞方珂都看的开心已极。

 贺宁全神贯注,不提防手里的自东就在此时猛一挣扎,一下跳下地来,奋不顾身的向山下跳去。

 自东先前不顾独自逃生,那是出于天使然。

 但是他现在看到自己的父母遭人如此凌辱,小心灵之中一转,暗想我若也这样死去,爹爹和如的仇恨义叫何人来报。

 他心痛如绞,在这紧要关头,灵犀突然贯通,乘着煞贺宁松懈之极,不顾生死向山下眺去。

 他早时脑中全是死念,但现在却是怀求生之望,当他身子疾速地降下之际,还隐隐闻到不远之处呼喝之声。

 自东连降带滚,全身尽是伤痕,他那里还顾得了这些,心中暗暗祷告道:“苍天啊!请给我一线生机吧。”

 突然之间,只觉下滚的身子被重重的东西撞击了一下,人己昏过去。

 就在自东跳下山坡的同一个时候“金蛇三煞”各自一声大喝,三条人影跟踪扑了下去。

 二人在半山之中展开搜索,差不多寻了半个更次,冥冥之中也许苍天保佑,三人竟然没有发—现自东倒卧之处。

 煞贺宁发了一声厉啸,把两个兄弟招到跟前,说道:“真是奇怪,咱们明明见他从此地滚下,这里又不是千丈深谷,怎么晃眼之间就会踪迹不见?”

 恶煞金扑气愤愤的道:“斩草不除,春风吹又生,咱们若是再搜不到时,不如放把火将这遍山林烧掉,永绝后患。”

 毒煞方珂道:“老三说的是,现在天色快亮,咱们说做便做。”

 自东是从贺宁手上走掉,他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愧意,对两人意见白无异议,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当下由方珂擦火,恶金扑从旁以“太阳神功”发出阵阵热辣辣的掌风相助,时值深秋,枯枝黄叶都易着火。

 刹那之间火势已燃下起来,三人一直等火势烧了半边山林,才挟起震人的厉啸之声远去。

 再说自东先前被一块奇形的石头阻住,身子才不再往下滚。这块石头之所以说它奇形,是因为从另外两石之中所突了,而又微成蜷曲形状。

 也算上天有眼“金蛇三煞”刚才从这里经过之时,都没有发觉在那蜷曲石底下藏的有人。

 吴自东不知昏过去多久,夹听四周“劈劈拍拍”作响,他大吃一惊,吃力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四处都是火光,火势熊熊,已燃烧到他身边来了。

 他在重伤之下再也不顾身了,拼命往前爬行,那蜷曲的石头正好藏身,他便躲在一个角落里。

 慢慢的只觉平地之中蒸发出一阵势,加之浓烟不断随风贯入,他伤后之驱再也难抵挡的住,终于又昏了过去。

 时间慢慢过去,当吴自东再度醒转过来的时候,太阳已升的很高了,火势还在向山的另一边蔓延。

 他年纪虽小,这时也猜出这场大火是怎样燃起来的,不由恨恨一跺脚,对天发誓道:“只要我吴自东不死,我非把他们三人活活烧死不可。”

 说到这里,他又感到仅仅用火把“金蛇三煞”烧死,未免太便宜了一些,便又自顾自的摇摇头道:“不行,不行,这样太便宜他们啦,老天爷今天救了东儿一命,到时由你老人家处置吧。”

 他说过之后,脑中突然掠过家中的景象,不悲从中来,拖着伤重的身子,一步一步向山上爬去。

 吴自东费了大半天时光,才爬到家中,只见遍地都是烧焦了的树叶及木屑,房子也已烧去大半。

 触目一片凄凉,他劫后余生,终于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凄楚,立即伏在地下放声大哭起来。

 他一直哭到两眼血红,眼泪汪也干了,抬头一望,太阳已慢慢西斜,他才想起自己该把父母钓尸体找着掩埋。

 他吃力的做好了这件事,已经是筋疲力尽,只觉骨疼痛裂,嘴里也不断发出阵阵的呻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自东现在委实已没有力气再前行半步,只好躺在那片仅留的屋角睡去。

 这一夜又寒又冷,自东几次从睡梦中冻醒,他好像看到爹爹和娘在向他招手,当他尽力睁开眼睛来的时候,那里又有爹爹和娘的影子?夜凉如冰,冷风砭入肌骨,小自东摸到爹娘的早先的房子位置,借着明亮的月,在地下找到几锭银子,然后又到自己的房间找几件衣服的时候,眼前都是灰烬,却连一件衣服也没有了。

 看来此刻已是四更时分,他知道自己必须走走路,才能抵御四周来袭的寒气,只要他步子一抬,什么时候再能回来,那就很难说了。

 但是,他现在必须走了,要是不走,到了天明只怕他又不忍必离开这块生长了八年的地方。

 自东抖着走到房后,对着他亲自掘起的亲坟拜了几拜,挂着眼泪祷告,道:“爹爹,娘,两位老人家在天之灵,保佐孩儿,孩儿必须去寻找一位本领比天还大的师父,好替两位老人家报仇,爹娘啊!保佑孩儿,孩儿不能再伴着两位老人家了。”

 他一边说,眼泪一边不断的出,五更时分,天上月儿似乎更圆了,但地下这个可怜的孩子终于怀着悲痛的心情向山下走去。

 这是濒临东海的一个衬,村子里面住了四十多户人家,全是依靠打渔为生:过着宁静恬淡的日子。

 有一天,一个老渔人清晨起来,正想走到海边捕鱼去的时候,忽见大路躺了一人,这人衣衫褴褛,一脸都是污泥。

 他看了一看,原来竟是一个八岁的孩子。

 这渔人姓章,因他年老无无子,所以村子里的人都唤他做章孤老,章孤老为人心肠和善,有些人又叫他章老,都避免叫那“孤”字以免刺他。

 章孤老乍见之下,不由吃了一惊,他镇了镇心神,用手一探,觉得地下的孩子心口还在跳动,看样子由于忍不了饥寒才倒在地下的。

 他心里暗暗打了一转,想道;“人家都叫我章孤老,这孩子看来好像无父又无母,我何不把他救起来,收他做个义子,我老章不是也有孩子了吗?”

 他想到这里,不老心开怀,竟为之手舞足跳起来,忙把地下的孩子抱了起来,渔也懒得去打了,一股劲儿向自己家中跑去。

 到了家中,七手八脚的替孩子灌了一碗姜汤,又煮了一些稀饭,等那孩子醒过来的时候,话也不让他说,便让他把稀饭吃了下去。

 那孩子正是吴自东,他自离开那家破人亡的家之后,两三个月以来,先后跑遍于括苍山和四明山第一座峰头想找一位武功高强的师父学本事报仇。

 那知天不如人愿,他在山中走来走去,不但半个人没有见到,相反地,有几次险些被毒虫猛兽所伤。

 迫不得已,他只好又走下山来,身上的银子早用尽了,便过着乞讨的生活。

 他年纪幼小,生平从来没有离开父母一步,盲目的走,到了此地的时候,再也支持不住。

 要是没有章孤老,只怕这条小命已完了。

 自东喝下姜汤和稀饭之后,觉得已好了许多,章孤老大是高兴,连忙间道:“娃娃,你的父母呢,怎么年纪轻轻就跑出来要饭?”

 自东一听章孤老问起父母,眼泪已了出来,他一再遭受折磨,若非父母血海深仇在心里鼓励着他,只怕他老早也不想活了。

 章孤老见此情景,心想这孩子定是什么达官贵人之后,所以我一问他父母便流泪,连忙取了—条巾,在自东脸上擦了一擦。

 果见自东眉清目秀,心里更肯定八九分,当下忙道:“别哭,别哭,你若没有去处,便和我住在一起,我无无子,也正好要个人相伴。”

 自东历受打击,小心灵之中再也忍受不了之苦,一见章孤老肯收留自己,顿时仪在上磕起头来,说道:“公公,谢谢您老人家啦!”

 章孤老心中大喜、忙把自东扶起,嘻嘻笑道:“乖孩子,不要多礼,不要多礼。”

 说过之后,更是喜极大笑,赶紧义叫自东睡下,他却一溜烟似的跑出门去,兴高采烈去买东西去了。

 渔村的人今天见章孤老一脸挂笑,大家都好奇相问,章孤老心宽畅,那里还能隐瞒得住,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

 这一来,村人都替他高兴,好事之人都要他大大庆贺一番,章孤老也不推辞,一下买了许多东西回来。

 到了正午,村人都走向章孤老家中而来,这时自东已焕然一新,大家见有如粉装玉琢般的可爱。

 大家便替章孤老高兴,有的建议章孤老不妨干脆收自东做个义子,章孤老心里也有此意,但却不便说出。自东为人聪慧,也未待章孤老提出,口称:“义父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说罢,真个恭恭敬敬磕了九个响头。

 章孤老更是笑得一张嘴都合不拢来,这一天可真是这渔村大喜之,由于章孤老为人和善,村人前来道贺的,一直络绎不绝。

 从此之后,自东终于有了一个暂时可以安生之处,冬去来,眼看夏季即将来临,自东也已九岁了。

 他平常日子,也帮忙章孤老出海打渔,但在闲暇下来的时候,心中时时不忘父母的血海深仇。

 章孤老待他甚好,所以他的身世从来不愿向章孤老说起。

 有几次,他都想向章弧老说,好叫他任自己而去拜访明师报仇,但章孤老自得了自东之后,许多地方都需自东帮忙,自东看在眼里,自然更不便启齿了,只是这样一来,自东的情也变的更加沉默。

 夏天终于到了,这一年的夏季特别酷热,海中时有死去的鱼群,飘向岸边,渔人出海,十有七八都是徒劳往返。

 老资格的渔人都摇叹息,心想天公假若再不下一点雨,村子的人马上都只有挨饿的份了。

 一天早晨,天空飘浮起片片乌云,海风甚强,村人都惊喜的仰首望天,等候骤雨降临降下。

 人人心里都感到奇怪,心想像这种情景,几十年来都不曾见一次,就在大家心中惶惶之际,豆大的雨点已倾盆的倒倾而下。

 有人叫道:“好啦!好啦!雨终于下来啦!”

 久旱来雨,人们把雨看的比生命还重要,所以叫做“甘霖”大雨倾盆而下,许多都跑出来淋雨。

 就当众人脸—卜都喜气洋洋已极,忽闻一阵震天动地的啸声从海面遥遥传了过来。

 众人一听,都骇得面色惨变,就在这时,忽听一人大声叫道:“看呀,那海多么高?”

 众人循声一看,果见一排排如山的巨自海面移了过来。

 不睫踵之间,地面也开始动,有人大喊道:“不得了啦,不得了啦,地翻身了。”

 这人话声未落,渔村的房子已倒塌了五六间。

 自东也和其他的人一样,还站在外面淋雨,此时忽觉得头昏目眩,赶紧向回跑。

 他还没跑列一半,只见章孤老仓惶从房中奔出,急声道:“孩子,孩子,快不要去,房子快倒啦!”

 话声来落,又有几间房子倒了下去,自东和章孤老那间也在倒塌之列,两人惶然相顾,地面上一阵阵摇晃,章孤老年老力衰“噗通”一声跌在地上。

 自东大惊,赶紧奔过去扶章孤老。

 那知地面又是一阵晃动,硬生生的把自东仰跌出去,他比章孤老摔得更重,一下摔出三四丈远倒在地下爬不起来。

 <红粉陷阱> m.UteXs.Com
上章 红粉陷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