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粉陷阱 下章
第十三章 淫娃为郎除魔爪
姬领军入中原,游龙太保扫群莺;铁牛耕地呼亲哥,中砥柱罩得住。

 金银双娇在白马上顶崖忙碌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布下飞鸟难渡,蝼蚁难入的“万象森罗阵”了。

 玉面真君声道:“此阵一布,你可以尽情的一展所学了,请!”

 “哇!真君难得莅此,岂可怠慢,就让在下恭塑一张靠椅吧!”说完,取出屠龙匕。缓缓的出匕身!

 “慢着!此匕是否为屠龙匕?”

 “正是!”“你是否已经练成屠龙一式?”

 “略有心得!”

 “既然如此,第一关毋需再试吧!”

 “不!真君的身份是何等的尊崇,在下岂可不遵,请瞧!”

 剑芒似闪电吐,丈外的那块丈余方圆的大石立即溅起碎石,那“咻…”

 石飞沙溅情景,令双娇触目惊心。

 玉面真君亦情不自的神色一凛!

 半晌之后,一切重归平静,只见魏荃将剑归鞘,右手又虚空挥招一阵子,立即出现一座石椅。

 妙的是椅臂及垫足之处一应俱全,即使是名师莅临雕,也无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这么精细的杰作。

 玉面真君掠身坐定之后,含笑道:“好功夫!好手艺,金娇、银娇,你们过来见识一下吧!”

 说完,立即含笑起身走向魏荃。

 魏荃含笑道:“我谢前辈的夸奖,玄功该如何试呢?”

 “各人修为有异,随意吧!”

 魏荃朝笑嘻嘻正在抚摸石椅的双娇瞧了一眼,道:“烦请二位姑娘各惠赠一青丝,如何?”

 双娇含笑取下帽子,轻轻的扯下一秀发递给魏荃。

 魏荃将两秀发并捏在手中,由上往下轻抚一下,含笑道:“由发知人,二位姑娘养生有道,内功不凡哩!”

 说完,拿起一发梢,轻轻的一抖,那两二尺长的秀发,立即变成一四尺长的笔直铁线。

 双娇口喝道:“好功夫!”

 玉面真君心知魏荃以玄功结合两头发虽然不凡,但却有把握办得到,因此,不由淡淡一笑。

 魏荃微微一笑,身子一弯,将发梢朝一块岩石一沾,那秀发好似牙签戮入豆腐般,缓缓的向石中穿入。

 玉面真君这下子可真傻眼了,不止不觉的瞪眼张嘴猛盯着那块岩石及那秀发。

 不久,发梢终于自那块岩石的另一侧穿了出来,玉面真君情不自口喝道:“好功夫!齐某甘拜下风。”

 魏荃微微一笑,真力再涌,竟以那秀发挟起那块岩石,左掌朝石面一阵抚摸,石屑立即纷纷坠下。

 玉面真君神色连凛,久久说不出话来。

 双娇却双眼异彩连闪,敬佩之洋溢不已。

 魏荃将那块岩石整修成为一张椅子之后,将它抛给银娇,然后缓缓的吐气调匀体中直真力。

 银娇接住岩石椅,脆声道:“多谢公子厚赐。”

 玉面真君破天荒的呵呵一笑,道:“小老第,你的眼光真准,此椅与银娇的玉颇为吻合哩!呵呵!”

 银娇的双颊倏地酡红。

 魏荃敬佩地道:“前辈心里聪,已然了解在下之心意,委实令人佩服!”

 说完,立即开始宽衣解带。

 银娇忙将石椅放在地上,上前替他宽衣解带玉面真君呵呵一笑,立即走向那张大石椅。

 金娇从未见过玉面真君如此的欣喜,因此,她立即春风面去替他宽衣解带,准备让他更愉快些!

 倏听银娇惊呼一声,玉面真君及金娇倏地抬头一瞧。

 银娇却以身子挡着“加农炮”不由惊呼出声。

 魏荃捉狭的逗她之后,一见到他的惊讶及尴尬模样心中暗暗得意,立即含笑轻抚她的双颊。

 银娇既然发现这种空前奇珍,岂肯再浪费时间,立即迅速的解除自己的装备,然后自动送上体。

 那成体散发出无穷的意,逗得魏荃紧紧的抱着她,然后贪婪的那两片丰润的樱

 银娇熟练的将香舌伸入他的口中,轻柔的挑卷着,卷得魏荃乐不可支,立即与她展开“舌战”

 “银娇,你跟真君多久了?”

 “我从十六岁进入真君的门下,至今已逾二十年了。”

 “什么?你已经有三十六岁了?怎么可能呢?”

 “真君恩赐‘采补’之术,平又百般呵护,因此,尚能保持青春容貌,公子待会是否要尝尝异趣呢?”

 “求之不得!”

 “格格!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完,放旋起来。

 魏荃微微一笑,边抚摸圆,边着“圣母峰”

 银娇格格连笑,旋扭更疾,口中嗲声道:“好公子,别分心,陷入阵中,可不好玩哩!哎唷!撞山啦!”

 “哈哈!撞破你!撞烂你!”

 “格格!那有如此容易之事,小心啦!”

 他为了表示敬意,不原意当着玉面真君玩他的女人,于是,只好转移阵地到外来快活了。

 倏听一声急喝道:“丫头!不可!”

 魏荃抬头一见两截树枝分别向银娇之“命门”及“志堂”他急将右掌一翻,两道掌力疾卷而去。

 “叭!”“叭!”二声,那两截树枝立被劈碎。

 一声:“不要脸!”之后,立见凌傲梅自十余丈一株树上掠下,魏荃不由暗暗的苦笑一声。

 灰影一闪,湖海一丐已经尾随追去。

 立听银娇惊魂甫定的道:“丐帮的人怎会来此地呢?”

 “哇!休管那多,继续吧!”

 说玩,立即将她放下。

 “哈哈!想死别怕没鬼可做,苍鹰搏兔,仙人指路,破斧沉舟,情天碧海,雷电加,风调雨顺!杀!”六大招式,他费了盏茶时间才施展完毕,那“杀”字刚喊出,银娇已经尖叫一声:“极乐世界”矣!

 倏听一声嗲呼:“公子!”金娇已经赤的掠了过来。

 “哇!姑娘,你不是陪…”

 “格格!真君知道你的胃口不小,特别吩咐人家来侍侯你嘛!哟!好可爱的宝贝,怪不得银娇会垮!”

 魏荃尽情哆嗦,方始吐出一口气道:“真君实在有福气,喔,只羡鸳鸯不羡仙!”

 “格格!你也不错呀!不知那家姑娘…不!那些姑娘有福气嫁给你哩!”

 “哇!似我这个七八糟的亡命之徒,有人敢嫁吗?”

 “格格!自古以来,慧眼识英雄者,比比皆是,届时别忘了通知真君喝喜酒,愚姐妹必会前往恭贺!”

 “谢啦!希望那一天能够早点来临,入阵吧!别让真君候太久了!”

 “格格!真君早已走了!”

 “啊!他去那儿呢?”

 “风云帮呀!真君说,你这个年青人与他很投缘,既然知道你要与朱天容里应外合,当然要去作秀一番啦!

 “这…我在这儿享受,他去拼命,太不好意思啦!”

 “格格!真君就是这付脾气,走吧!翻过这座山有个瀑布,咱们去那儿好好的冲个凉,如何?”

 “附议!赞成!”

 黄昏时分,金银双娇将一只大山猪烤得香之后。

 魏奎缓缓的收回功力起身道:“哇!有够香!真君回来得真巧!”

 双娇闻言,立即抬头张望!

 “呵呵!好听力!小兄弟,你实在高明!”

 蓝影一闪,玉面真君已自三十余丈外山坳掠了过来。

 “金娇姑娘,真君的左臂好似挂了采,你有刀创药吗?”

 “有…有…"双娇立即关切的取出一个瓷瓶,望着玉面真君。

 “呵呵!区区创伤,没有伤到筋骨,别心!”

 双娇立即上前替他上药及包扎。

 “前辈,是谁下的手?”

 “朱天容。”

 “哇前辈,你是不是为了要成全他,才使用苦计呀!”

 “咳!别替我遮丑,我是险些中了机关埋伏,又遭一波波的高手以剑阵、刀阵、阵、刀盾阵来攻,在身之际被他画了这一剑。”

 “哇!真不好意思!”

 “呵呵!没事!好好的品尝一下烤猪美味吧!”

 双娇立即将猪切片,以竹签串妥交给二人食用。

 玉面真君边吃边叙述风云帮之机关埋伏及阵式攻势,魏荃全神聆听且出声请教破解之法。

 玉面真君一见魏荃对自己如此的客气及尊重,不但不厌其烦的解说,而且举一反三叙述自己的心得。

 二八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聊到子夜时分,那口烤猪也被四人吃去了一大半,玉面真君抚腹含笑道:“我好似吃太了哩?”

 金娇格格一笑道:“真君,您至少比平时多吃了两倍的东西,而且全是猪,是否需要补充一些质物品呢?”

 “呵呵!酒!会不会太晚了?”

 金娇摇头道:“不晚!请您们稍候!”

 说完,立即与银娇驰下山去。

 魏荃羡慕的道:“前辈,您拥有双娇,有福气的哩!”

 “呵呵!不错!她们两人既聪慧又乖巧,跟了我这个喜怒无常的人一、二十年,虽无名份,却从无半句怨言。”

 “前辈,你提起名份,在下倒要请教你一个问题,你对天下第一堡堡主凌云龙这个人的印象如问?”

 “对他既佩服又怀疑!”

 “怀疑什么呢?”

 “怀疑他为何要如此克制呢”

 “哇!高明!明察秋毫,真是独具慧眼。”

 “呵呵!不敢当!听你之言莫非另有所指?”

 “不错!因为凌云龙正是风云帮、寒英庄的幕后指使。”“啊!可能吗?”

 “前辈,你且听在下叙述‘宇内双仙’的遭遇吧!”他立即择要叙述一遍。

 原来如此!难怪魏福会失踪这么久,不过,这只是他两人的片面之词,我可以相信,别人不会相用呀!“

 “不错!凌云龙伪装得太完美了,任谁也不会相信如此的阴谋,不过,我另外有补充资料。”

 他立即将寒英在庄主甄碧瑶及甄慧霜乃是凌云龙之义女,又是风云帮左右花令之事说一遍。

 “恩,我认识此二女,得很哩!想不到她们还有这么多重的身份,更想不到你居然能够令她们心服口服的。”

 魏荃双颊通红,连连低咳,却说不出话来。

 倏听十余丈外一块大石后面传来一声轻咳,魏荃想不到会被人潜至这么近,倏地起身凝视着。

 “呵呵!好小子!是老化子及敝帮帮主!”

 玉面真君一听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丐帮帮主居然来到此地,心中一凛,倏地亦起身凝聚功力。

 因为,他们以前曾经打过一架呀!

 只见站在湖海一丐右侧的是一位身材颀伟,相貌俊逸,充正气的中年人,魏荃乍接触到他的目光立即收起玩笑之心!

 那人正是丐帮帮主凌云虎,倏见他的双眼神光熠熠的凝注魏荃的双眼,得魏荃油然生起羞惭之心。

 他立即征征的望着凌云虎。

 玉面真君一见凌云虎居然使出正派人士不屑使用之“慑魂术”又见到魏荃似已着了道儿,他不由一急。

 他正制止之际,耳边却传来湖海一丐的传音道:“齐老儿,别打岔,你难道不想清楚这小娃儿的来历吗?”

 玉面真君略一思忖,立即肃立不语。

 半晌之后倏听凌云虎悠的道::魏荃,你为何要扮成玉面真君?“

 魏荃茫然片刻之后,木讷的应道:“我要率领风云帮的人去攻打天下第一堡,使凌云龙现出阴谋。”

 魏荃倏地清醒,他望了场中二人,问道:“老前辈,你不是已经离去,怎么与此人,啊!我好似记得他是贵帮帮主吧!”

 湖海一丐肃容道:“不错!他正是凌帮主。”

 魏荃立即拱手行礼道:“参见帮主!”

 凌云虎拱手还礼道:“凌某不敢承担这份大礼。”

 “不!帮主,你是晚辈最敬佩之人!”

 “帮主,令弟是否为天下第一堡堡主?”“正是!”“白道各大门派皆鼎力支持天下第一堡,丐帮乃是忠孝节义帮派,你又是他的胞兄,你和贵帮为何没去支持该堡呢?”

 “人穷志不穷,岂可诃谀或锦上添花!”

 “有骨气!这正是在下佩服之处,帮主夤夜来此,有何指教?”

 “一来致谢,感谢你救了小女一命,二来见识游龙太保这位后起之秀,果然见面胜过闻名。”

 “不敢当!”

 凌云虎接道:“小侠,在下方才在石后冒昧的听见你和齐前辈的交谈内容,请问是否全部属实?”

 “在下愿意发誓!齐前辈在午间亦曾发现在下以体中之血替朱天客解毒,及他愿意暗中策应之事”

 玉面真君颌首道:“一切属实。”

 凌云虎沉好半晌,沉声道:“少侠,各大门派皆深信凌堡主之为人,你若率众攻打天下第一堡,恐怕会引起武林公愤哩!”

 “尽人力听天命,如果无法在中原立足,在下愿意归隐,等各大门派沦入魔掌,吃够苦头之后,在下再出面除魔。”

 凌云虎三人不由神色大变!

 他们皆是老江湖深知魏荃之话并非危言耸听,偏偏凌云虎念及手足之情,不便进一步表示心意。

 倏听湖海一丐说声道:“帮主,请准我离丐帮。”

 “师叔!别我!真的别我!”

 “帮主,你已经劝令弟无数次了,他不但未加悔改而且野心更大,此次比武招亲,若非被视少侠一闯,如今江湖是何局面?”

 “难得有魏少侠这种不计个人成败得失之人要阻止武林惨剧发生,老化子若无法参与,死不瞑目。”

 “师叔,你明知我的苦充,又包容这么多年,为你在此时如此我呢?”

 “帮主,老夫人被令弟所骗,你碍于孝顺,一再包容他,等他的阴谋公开之后,你何以面对万名弟兄呢?”

 “自绝谢会!”

 “不行!此乃懦夫的行为!”

 “师叔,求你出任帮主吧!”

 “不行,我不是这种料!”

 “那我该怎么办呢?”

 “很用单,照原定计划去做。”

 “可是,魏9少侠会答应吗?”

 “试试看!他是明理及直之人,必会考虑的!”

 魏荃听至此,立即暗感不妙!

 只见凌云虎肃容道:“这是凌家之家丑,为了敝帮及天下苍生,在下非说不可,尚祈二位保密。

 “不错!舍弟确实有称霸武林之野心,他为丁<红粉陷阱> M.uTExS.cOM
上章 红粉陷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