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粉陷阱 下章
第十一章 密林春意深如胶
凌傲梅掠到半山之际,倏觉远处有三人朝山上掠来,她警觉的立即闪入右侧林中,躲在一株树干后面。

 果然不错,片刻之后,立即有三位黄衣大汉全付武装朝山上掠去,她不由忖道:“风云帮的人莫非今夜有行动?”

 她刚决定要去盯梢之际,倏听山下又传来衣袂破空声音,她刚掠入林中,立即看见二十余名黄衣中年人疾驰而过。

 这批人武功更高,其中不乏她认识之人,瞧他们肃容不语,一改平之狂妄作风,分明任务非比寻常,她更感兴趣了。

 她静伏不动,一批批的黄衣人匆匆疾掠而过,而且一批比一批身手强,凌傲梅不由暗暗的皱起柳眉。

 倏听一阵衣袂破空声音,只见四位妖冶红衣少女扛着一顶软轿疾掠而过,轿上红纱轻垂,轿巾赫然端坐一位老者。

 虽是匆匆一瞥,她仍然认出轿中之人是风云帮副帮主月客。

 她思忖片刻之后,立即跟了过去。

 紫燕前有一块数顷宽敞广场,由于香客平络绎不绝,因此,将那青石地面踩得又光又滑。

 此时,口已封,香客绝迹,不过,却有两百余名黄衣大汉井然有序的凝立在广场中,不过,人人皆现惊

 因为,在广场右侧那株参天古松的枝梢顶端盘着那位假玉面真君魏荃,瞧他含笑不语的情景,不由令人暗骇。

 因为,他那身子竟似柳絮般随着夜风及枝梢震动而上下轻晃,加上那神秘莫测的笑容更是令人莫测高深。

 不久,那顶软轿终于抵达广场了,一阵哄然“参见副帮主”喝声之后,月客肃然走了出来。

 时隔多年,他仍然是头发灰白,鸠形鸠面及一袭灰褂,魏荃一眼即认出他是月客,立即有了主意。

 一位中年人上前低语数句之后,月客倏地望向魏荃声道:“姓齐的,好久不见丁,下来亲热一下吧。”

 魏荃“嘿嘿嘿”一笑,倏见凌傲梅正从一株树后,掠向另外一株树,他略一皱眉,原式不变的冉冉飞出。

 那情形好似“活佛飞天”吓得月客请入神色大变,惶然不安。

 凌傲梅亦呆若木的站立不动,浑然忘了会行踪。

 “哇燥,好一群傻鸟,嗯,我去坐坐那顶软轿过过瘾吧。”

 意念一动,冉冉的飞向软轿。

 月客面现骇,右手一动就收剑,却悠然止住。

 那四名妖治少女怕死的,立即自轿旁向外掠去。

 纱帘一晃,魏荃已经轻飘飘的端坐在轿中,同时“嘿嘿嘿”连笑,场中之人立即惴惴不安。

 月客见状,硬着头皮道:“姓齐的,你的内功似乎进不少哩。”

 “嘿嘿嘿,你这个东海游魂都能够攀上副帮主,本真君的内功能够不进吗?”说完,缓缓的取出屠龙匕。

 月客生平憾事就是东海一行,此时一被揭疼老疤,立即厉声道:“齐富益,让本座领教你的绝学吧。”

 “嘿嘿嘿,好久没有人敢连名带姓的直呼本真君的名字了,很好,我喜欢,我会给我一个痛快的。”

 说完,缓缓的步出软轿。

 月客乍见他手中的“屠龙匕”失声叫道:“屠龙匕?”

 场中立即一片动。

 “呛。”一声龙,黑夜中立即闪出一道寒芒,它似恶魔之爪,又是爱神之手,令月客诸人又爱又畏。

 魏荃声道:“月客,你当年为了它,险些命丧东海,如今甘作爪牙,却连它的影子也没见过一眼。”

 “今晚它出现了,你还在客气什么呢了你还在犹豫什么呢?过来拿吧,它在向你招手了。”

 月客被糗得全身连颤,倏地喝道:“杀。”身子却退人人群,各式各样的暗器立即疾飞而至。

 魏荃身子一弹,疾月客,掌匕连挥之下,至近前之暗器,自动反弹向外疾而去。

 月客厉吼一声,身子一弹,连人带剑疾而至。

 魏荃乍见月客剑光寒芒吐蓄劲发,心中一凛,全身的真力立即接牵“总动员令”

 自“屠龙匕”尖疾而出。

 一道丈余长的寒芒化成一道白虹朔月客扫去“锵!”“噗”声中,月客手中之宝剑迅疾断成两截。

 月客自左肩被斜削而下,直到有方始再看见白虹,不过,鲜血、内脏已经随着月客的惨叫向下洒落了。

 好骇人的武功。

 好恐怖的画面。

 威震武林长达半甲子的月客全力一搏,居然落得剑毁人亡,而且无法留住全尸,这分武功太恐怖了。

 场中之人全部慑住了。

 直到尸体坠地发出“砰!”声后,那群黄衣人方始惊醒,不知是谁喊出一声:“逃呀!”

 众人立即转身逃。

 倏见蓝影一闪,魏荃已经搁在前头,只见他将屠龙匕斜斜一举,那群黄衣人吓得立即“立定”

 “嘿嘿嘿,想逃?行,第一,把尸体拾走。第二,把身上银票全部捐出来。第三,那四名幼齿仔留下来陪本真君,开始。”

 哇,那批人也真乖,不但自动将票掏出来,而且整整齐齐的摆成一叠,更有两人抬走尸体,以月客衣衫擦试血迹及包妥内脏。

 那四名妖冶少女却自动去衣衫,赤的站在软轿面前。

 那两百余人那有心情瞧那香体,只见他们惶恐的低头,好似待宰之羔羊,魏荃不由暗暗冷笑。

 他威风八面的扫视一周之后,声道:“本真君在天亮之前皆在此地,施磊或朱天容若是不是服,叫他们来吧,滚。”

 说完,身子一弹疾掠向那堆银票。

 那群人如逢特赦般,没命的疾逃而去。

 片刻之后,即已逃得清洁沼溜了。

 魏荃将屠龙匕归鞘放袋中之后,表面上在欣赏四女的体,暗中却在默察凌傲梅是否尚在附近。

 令他失望得很,凌傲梅仍然隐在一株树后,他暗一咬牙,立即沉声道:“你们两人把这些银票放入‘天公炉’中。”

 “你们两人将软轿抬入林中平坦处,先摆妥最人的姿势,等侯本真君亲临校阅吧,嘿嘿嘿!”

 说完,双手一负,仰天嘿嘿嘿连笑不巳。

 那四名妖冶少女也真乖,立即干净俐落的办妥事情。

 魏荃一见另外两女也掠向软轿,他立即含笑行去。

 他为何要留下那四名妖冶少女呢?因为他发现她们正是被自己在泰山那座荒庙林中轰得死去活来的连婉欣四人。

 他立即暗笑道:“哇,天助我也,我可以借重她们替我过滤一下施磊的心腹了,嗯!我还是留下她们吧。”

 他走了半里远之后,只见软轿停在半亩宽的草地上面,软垫已被子铺在一侧,何亚萍已经张腿仰躺在上面。

 连婉欣四肢着地,身子一弓“桃源胜地”高高鼓起,乍见到魏荃行来,立即故意的摇起来。

 佟杏铃将右腿搁在轿辕,双手轻,摆出一付急模样,口亦轻轻的合张及扭动起来。

 秦怡湘双腿分张屈立,上身直,藕臂前伸做出搂抱状,不由令魏荃乐得声道:“很好,我喜欢。”

 他一一上前在她们的双峰及桃源口轻捏着,气得凌傲梅暗哼一声,立即悻悻的离去。

 魏荃如释重负的拾起树枝一边在四周布阵一边声道:“你们别怕,本真君一向是怜香惜玉的。”

 “待会,谁也不准出声,以免破坏这个清静圣地,记住,即使发生天大的事情也不准出声,嘿嘿嘿。”

 四女神色一凛,立即频频点头。

 魏荃布妥阵式之后,倏地走到轿辕旁的佟杏钤身前沉声道:“佟杏铃,替本真君宽衣解带吧。”

 佟杏钤想不到他地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由一怔。

 魏荃朝她的双轻轻一捏,含笑不语。

 惯的佟杏铃情不自的格格一笑,倏觉自己失态,立即后退一大步。

 魏荃微微一笑,道:“连婉欣,你来吧。”

 连婉欣稍怔即掠到他的身前,怯生生的替他宽衣解带。

 当她发觉那门高高架起的“加农炮”之时,情不自的“啊!”了一声,然后又想起不能出声,所以立即以掌捂嘴。

 魏茎传音道:“幼齿仔,忘了荒庙林中的情景吗?”

 连婉欣欣喜得双眼含泪,立即跪在他的身前,樱一张,开始炮头,纤指在炮管抚摸不巳。

 其余三女见状,不由诧异万分。

 魏荃朝佟杏铃一招,她立即含着僵笑走了过来。

 魏荃轻那对丰,又朝秦怡湘及何亚萍一招手,二女这下子不怕了,立即挂着媚笑走了过来。

 魏荃的双掌在她们的双峰来间抚,同时低声道:“连婉欣,你鉴定了老半天,应该可以报告真伪了吧。”

 连婉欣眉开眼笑的起身,点头道:“好人儿,你可真会唬人,人家方才险些被你骇得魂飞魄散哩!”

 魏荃朝她的心中一摸,道:“哇,心还在跳嘛!黑白讲。”

 连婉欣故意将身子一贴,嗲声道:“好人儿,人家上回尝过你的功夫之后,一直茶思无味,你该怎么赔人家嘛?”

 “哇,茶思无味都还这么健康,如果茶思有味,那多恐怖嘛。”

 连婉欣啐声道:“讨厌。”双腿一张,自动将桃送了过去,一声脆响,闯进区之后,立即疯狂的扭动起来。

 佟杏钤方才失礼,为了将功折罪,立即趴伏在软垫上,嗲呼道:“好人儿,靠下来比较舒服些,来吧。”

 魏荃微微一笑,果真缓缓的倒了下去。

 这下子方便连婉欣大事的活动了,只见她忽而“旋转乾坤“,忽面“分波逐”忽而“东征西讨”忙得不亦乐乎。

 何业萍及秦怡湘验之后,一见到这位险些吓死自己的人竟是那位令自己难忘之人,险些乐歪了。

 她们立即坐在魏荃的身边和他调戏着。

 “哇,你们不是在天下第一堡吗?怎会来此呢?”

 “这…”“哇,别故作神秘了,我早就知道这凌云龙是‘寒英庄’及‘天下第一堡’的幕后老板,放心的说吧。”

 秦怡湘立即点头道:“公子判断正确,可否赐告资料来源?”

 “少来这套,我不会密的,同样的,你们告诉我的话,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秦怡湘,就由你说吧。”

 “是,公子,我们寒英庄有轮调制度,我们四人和另个的十二个姐妹此番调来风云帮,想不到竟会遇上你,真令人高兴。”

 “真的如此单纯吗?”

 其他的三女纷纷点头发誓不巳。

 “哇,好吧,谈谈风云帮吧,先从帮主淡起吧。”

 “帮主姓施名磊,外号‘剑中之绝’。”

 “他的家人呢?”

 “子、三子、一女、三媳及一婿皆住在帮中。”

 “朱天容呢?”

 “朱副帮主有一房室,两名儿子,目前亦住在帮中。”

 “月客有没有亲人呢了”

 “没有。”

 “哇,谢谢你们的合作,你上来吧,连婉欣,我问你,风云帮共有多少人?”

 “一千一百八十六人,此数字已扣除方才及白天伤亡之人。”

 “哇,你记得清楚的哩!”

 “格格,我负责替十六名姐妹排班,怎么可以不清楚呢?”

 “好,难得遇上你这么万事通的,告诉我,那一千余人是不是知道凌云龙在暗中把持风云帮?”

 “这…知道这件秘密的人不出一百个。”

 “好,你能不能替我除去那些人。”

 “施磊及朱天容由我负贵,如何?”

 ”这…你为何要冒这个险呢?”

 “我与凌云龙有不共戴天之仇,你要率领那批风云帮的人去攻打天下第一堡,然而拆穿他的伪君子面孔。”

 “啊,原来如此,凌观音是死于你的手中吧?”

 “我不知道谁是凌观音,不过,我曾经夜闯天下第一堡两次。”

 四女相视一眼,立即沉思不语。

 连佟杏铃也忘了动哩!魏荃心知她们正在做决择,立即不吭半声。

 半晌之后,只听连婉欣道:“好人儿,这件事危险,送命的机会很大,所以,你也应该提供一些保障及补偿吧?”

 “哇,看来你的心中已有谱了,提出来研究一下吧?”

 “好,事成之后,我如果还能活命,你让我分享一丝丝的欢乐,我可以放弃任何的名份,行吗?”

 魏荃想不到她会提出如此优厚的条件,他真想当场答应,可是,他硬忍了下来朝另三个人问道:“你们意下如何?”

 “一样。”

 “哇,你们要同甘苦,共患难呀,行,我答应每旬陪你们一次,如何?”

 “太好了,谢谢。”

 “啧…”连响声中,四女在魏荃的身上到处亲吻着,佟杏铃也摇得更加起劲,丝毫不觉得累了。

 四女立即轮上阵寻快活,同时低声讨论着。

 魏荃含笑享乐,不时的提供意见及问题,哇,好一个研讨会及同乐会,可惜,这种景被阵式所掩,外人无法得闻。

 当黎明再度来临之际,四女心满意足的下马了,魏荃在穿衣之际,含笑道:“别忘了不能动朱天容及他的家人。”

 连婉欣嗲声道:“安啦!人家会悄悄的通知他今午来此地找竺天奇,是不是竺天奇呀?”

 “标准答案,时候不早了,请吧。”

 说完,立即伸出双掌。

 四女在他的引导下依依不舍的离去。

 魏荃重回软轿上,侧身躺下,片刻之后,即已呼呼大睡。

 哇,通宵加班,当然累啦!魏荃入眠是在卯中时分,他呼呼沉睡着,直至辰未时分,倏见凌傲梅和一位老化子,中年化子来到阵外十余丈处。

 只听凌傲梅朝老化子低声道:“龙爷爷,人家明明看见玉面郎君和四位妖女走进此林,怎么没有留下蛛丝马迹呢?”

 这名老化子正是湖海一丐,这名中年人是丐帮芜湖分舵主齐文辉,他们两人正是被凌傲梅拖来此地的。

 只听湖海一丐龙煌沉声道:“小悔,你说玉面郎君手持屠龙匕一招击毙月客,然后来到此林。”

 “是啦!人家已经回答三遍啦!你怎么还不相信呢?”

 “这…我曾和玉面郎君打过一架,千招之内不分上下,我自忖也无法在五百招内制服月客,玉面郎君怎么可能…”

 “讨厌,人家亲眼目赌,难道还会瞎编吗?”

 “咳,咳,我不是这个意思啦!何况,那把屠龙匕另有主人,怎么可能会落入玉面郎君的手中呢?”

 倏听齐文辉轻咦一声道:“禀长老,前面明明是一片草地,属下诸人留多<红粉陷阱> m.UteXs.COM
上章 红粉陷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