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粉陷阱 下章
第 十 章 倩女含羞送上门
一声呻之后,竺夭奇缓缓的睁开双眼,他一见到天涯女立即道:“汤儿,你就是汤儿吧?”

 天涯女双眼含泪,连连点头道:“是的。”

 “姥姥。”

 “呵呵,好小子,你总算复原了。”

 “复原了?姥姥,我这是短暂的清醒吗?”

 “不是,你的清楚时间是在辰时,现在已是申之子,是你的好女婿荃儿替你解毒的。”

 “天呀,我真的解毒了?天呀,我…咯…”天涯女上前拧断铁链,咽声道:“爹,这些年来苦了你啦!”

 说完,已经抱着他放声大哭。

 竺天奇想不到自已能在时隔一、二十年尚能解去剧毒,悲喜集之下,立即也放声大哭。

 哭声动天,涕泪直

 倏听楼上传来一声尖叫道:“我为何会在此地?”

 四人神色一凛,立即朝楼上掠去。

 他们在半途中,立即遇见疾掠而来的程玉燕,只见她倏地止身以掌护叱道:“你们是谁?”

 竺天奇颤声道:“燕妹…我是天奇呀?”

 “住口,谁是你的燕妹。”

 天涯女倏地跪在地上,泣道:“娘,你在十九年前被东海仙姬的魔女含月失心智,是爹他…”

 “住口,我没嫁人,怎会有你这个女儿呢?”

 “燕抹,我…”

 “住口,我…我不要听。”

 说完,捂耳转身逃。

 天涯女道声“娘,汤儿冒犯了。”右掌一抬,一缕指风疾向程玉燕背后“志堂

 程玉燕冷哼一声,向有一闪,就奔去。

 竺天奇身子一闪,上前扣住她的右肩,急道:“燕妹,你听我说。”

 “不要听,我不要听,放我走。”

 老妪上前拂住她的“黑甜”道:“她刚醒来,一时无法接受这些陌生之事,先让她休息一下吧。”

 天涯女立即抱着她回房。

 老妪朝神色惨然的竺天奇道:“好小子,别急,先让老身替你把这些发修剪一番,好让她明认认你吧。”

 “谢谢姥姥。”

 睡中的魏荃只觉鼻尖一,他情不自的张口嚏,那知,立即被两片润,温暖的樱封住。

 他睁眼一瞧,立即发现是出自坐在榻沿的天涯女之杰作,他立即虎背一兜,紧紧的将她搂入怀中。

 双立即贪婪的着那两片樱

 天涯女热情的合着他,可是,当他的怪爪要替她宽衣解带之对,立即被她当场逮个正着。

 “哥,别惊动别人嘛!”

 “可是,我们那套你我顶,静悄悄的无噪音呀!”

 “双姐正在等待你救她哩!起来用膳吧。”

 魏荃贪婪地在双峰抚摸片刻之后,方始起身,天涯女拿着他的外衣边服侍他穿上边柔声道:“哥,我拿你的一套衣衫给爹穿,你不介意:吧?”

 “荣幸之至,还合身吧?”

 “你们两人皆是标准身材,合身之至,爹很高兴哩!”

 “娘稳定些了没有?”

 “还好啦!你待会替双姐打通经脉之时,我再与爹配合一番,相信一定可以奏效的,用膳吧。”

 “咦?怎会有烧饼油条呢?”

 “我下山去买的呀!”

 ”你一大早就下山啦!你昨夜有没有睡呢?”

 “人家兴奋得唾不着嘛!你不知道人家多么的以你为傲,又多么的高兴,恨不得陪你好好的疯一番哩。”

 “好呀!那就来吧。”

 ”去你的,现在不行啦!用膳吧。”

 “唉!秀可餐,矣。”

 “少来,吃不吃?否则,我要硬了。”

 “吃,吃,好恰喔。”

 “格格,你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哥,双姐长得比我还要美,不过,却比凌观音还要冷,那是因为身子不适之故,可别怪她。”

 “我知道,你也吃呀!”

 “好嘛,还有,姥姥已经决定将双姐许配给你,你待会可要‘上路’些,免得伤害她们的自尊心,拜托,拜托。”

 “这…不妥吧?”

 “妥啦!姥姥是无极派掌门卓三畏之胞姐,长姐如母,卓三畏最听她的话了,这对你有利哩。”

 “哇,有拍这个马的必要吗?”

 “有,卓掌门对于揭发凌云龙的阴谋最有影响力,他讲一句话,比你的千百万语还要管用。”

 “这…好似有点挟恩图报哩!”

 “讨厌,你又在拖泥带水了,你想一想,你待会救她之时,是不是要碰她的身子,你叫她还能嫁给谁呢?”

 “这…”“讨厌,不跟你谈啦。”

 “别这样子嘛,我…我答应啦!”

 “嗯,这才乖。”

 “哇,我又被你摆一道啦!”

 “少来,当你在快乐之时,不知该怎么感谢我哩!”

 “快乐?我…”

 “格格,我的这身武功皆是姥姥从那本‘玉女真经’传授,双姐身具‘六绝脉’,比我优秀,又专心修练,‘玉女功’比我强多了。”

 “格格,我提醒你呀!当你和她要飘飘仙之际,可要当心她把你的那大炮管咬断。”

 魏荃双颊一红,道:“哇,你呀!有够三八。”

 “格格,夫情趣嘛!来喝些豆浆吧。”

 “人家要你喂。”

 “讨厌,又不是三岁小孩。”

 说完,拿起汤匙勺了一匙要喂他。

 “不要,人家要你用口喂。”

 “刁民,你不怕我吐口水呀?”

 “你的口水是香汤津,多多益善。”

 天涯女低啐一声:“受不了,点子王。”立即喝了一口豆浆,然后吻上他的双,缓缀的将豆浆渡了过去。

 “哇,有够好吃。”

 “讨厌,够了吧。”

 “哇,那有食量这么小的,小娃娃也要喝两百西西哩!”

 “讨厌!”

 那碗豆浆,若在平时,早就一饮而尽了,可是,此时却耗了将近半个时辰,方始把它解决。

 两人又柔情意的叙述衷曲一阵子之后,方始来到双双姑娘之房外,两人刚“立定。”

 老妪已经含笑启门。

 入内坐定之后,老妪指着身穿一袭白衫,双眼紧闭盘坐在布置素雅榻上的冷少女道:“荃儿,她就是双儿,”

 魏荃由她那白皙的肌肤、梆眉、琼鼻、樱,甚至被他透视发现的高耸双峰,知道天涯女所言不虚。

 他立即颔首道:“姥姥,请指点施救之法。”

 “我先把双儿的运功心法告诉你,烦你循序打通她的道,记住,宜缓宜徐。”说完,立即道出她的运功路线。

 魏荃听了一遍,知道“前进路线”及“停留地点”之后,含笑道:“两个时辰之后,必有佳音回报。”

 老妪欣喜得双眼含泪,突然起身盈盈下跪。

 魏荃道声:“姥姥,请你别折煞荃儿。”一股柔劲应手而出。

 老妪将真力一提,硬要拜谢,那知,双膝似被两团棉花垫住般,她连试几次,方始红着脸站起身来。

 双双姑娘悄悄的目睹此事,信心陡生,那对凤眼异采一闪,立即闭上。

 天涯女见状,暗暗欣喜之下,立即扶着姥妪离去。

 房门一关,双双倏然伸出略颤的柔荑就去衣衫,魏荃立即道:“毋需宽衣,请运功固守丹元,静待真机会合。”

 说完,连人带椅飞到榻前。

 双双又羞又紧张,全身不自然的轻颤着。

 魏荃盘坐在椅上,沉声道:“心如止水,妄想俱灭,灵神显感,返扑归真,姑娘,我要下手了。”说完,双掌缓缓的提起。

 一缕真气立即缓缓的自双双的“百会”透入,另外一缕真气自“气海”输入,双双立即神色一整。

 她原本以为他双掌会接触到自己的身子,因此,又羞又紧张,此时一见他竟能隔空输功,不由敬佩加。

 不过,她反而在担心他会后力不继哩。

 因此,她在一处道贯通之后,立即扬起柳眉暗示他可以继续打通下一个道,乐得魏荃立即照办。

 不到半个时辰,上半身已经完工了,不过,由于她的下半身筋络堵萎缩,因此,进展便相对的缓慢下来。

 有恒为成功之本,魏荃发挥无比的耐心及耐力过关斩将,汗逐渐的自他豹额上透出,不久,他的全身透了。

 她那白哲的面孔逐渐的红润了。

 在窗外护法的老妪欣喜的泪水簌簌直了。

 明月亮悬空中,一缕悠扬的箫声飘于红楼院中,这是红楼史无前例的情景,真是喜气重重呀!一股雄浑的歌声伴随箫唱着,长夏江村风清,檐牙燕雀已生成。

 蝶衣晒粉花枝午,蛛网添丝屋角晴。

 落落疏帘邀月影,嘈嘈虚枕纳溪声。

 久斑两鬓如霜雪,直樵渔过此生。

 品箫的是天涯女,唱的是竺天奇,魏荃、老妪、双双及程玉燕四名听众坐在椅上听得如痴如醉。

 程玉燕经过梳理打扮,已经容光焕发,只见她那对凤眼倏然浮现泪光,同时起身缓缓的走向竺天奇。

 歌声方歇,她已经声唤道:“奇哥。”同时扑入他的怀中。

 竺天奇紧紧的拥她道:“燕妹,苦了你啦。”

 “奇哥,你也吃了不少苦哩。”

 “燕妹,这—二十年来皆是姥姥救了我们,我们过去向她致谢吧。”

 两人刚起步,天涯女也拭泪跟了过来。

 “呵呵,别多礼,别多礼,缘,这全是缘,这些年来招待不周之处,尚析你们别见怪哩。”

 说完,上前一一扶起他们。

 竺天奇含笑道:“燕妹,咱们两人能够重见天,全是魏少侠以血解教,咱们理该也向他致谢。”

 程玉燕刚含笑点头,倏听“叭”一声,魏荃已经跪在地上道:“魏荃拜见岳父、岳跟大人。”说完,叩了三个响头。

 天涯女羞赧的立即跪在他的身边。

 竺天奇哈哈一笑,上前扶起二人,道:“上天垂怜,竞在我疯疯颠颠之际,送来这个乘龙快婿,哈哈,”

 四人重新就座之后,老妪含笑道:“今真是喜事重重,道说不尽,双儿,去把姥姥榻下那坛酒拿来吧。”

 双双立即羞赧的离去。

 天涯女亦入内取来瓷杯置于各人之身前。

 不久,院中立即飘溢着香醇的酒味,众人互敬一番之后,由魏荃将自己的身世及遭遇说了一遍。

 众人对“字内双仙”舍己为人的情形敬叹加。

 众人对魏荃能够除去为患多年的“坎离蛇”及服食它的内丹,更是暗暗道奇,敬佩不已。

 倏听天涯女将魏荃戴着斗笠,穿着短衣、草鞋参加天下第一堡的趣事说了出来。

 众人听得频频莞尔微笑不已。

 在魏荃叙述自己夜闯天下第一堡之后,竺天奇肃然道:“想不到凌云龙居然恐怖到这个程度,后果堪虑哩。”

 老妪颔首道:“不错,我必须去提醒我那位不成材之弟弟,免碍他糊里糊涂的将无极门置于万劫不复之地。”

 双双立即道:“姥姥,双儿跟你去。”

 “这…还是过阵子吧,你先把本门武功及玉女心法练些吧。”

 “这…好吧。”

 老妪欣慰的一笑,道:“我的娘家是无极门,却嫁给那个不争气的庸医宇文庸,这全怪我意气用事。”

 “双儿出世不久,她的双亲即被宇文庸的仇家杀死,他出外寻仇却一去不见人影,我只好带着双儿住在此地了。”

 竺天奇急问道:“宇文前辈会去那儿呢?”

 “谁知道,他经常神经兮兮的为了寻找一味药草就一年半载不见人影,让他去自生自灭吧。”

 一顿之后,她突然含笑对魏荃道:“荃儿,姥姥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成与不成,请你立即回答。”

 魏荃暗感头大,却含笑道:“姥姥,请吩咐。”

 “荃儿,你看双儿如何?”

 “这…冰清玉洁,兰心蕙质,人间绝。”

 “缪赞矣,姥姥想将他托付给你,如何?”

 “这…荃儿家世卑微…”

 “呵呵,别提那些俗不可耐的理由,还有其他的理由吗?”

 魏荃苦笑道:“荃儿方才不便详述与寒英庄那些妖女鬼混的情形,荃儿不配与双双姑娘…”

 天涯女忙道:“别听他的,全是那些妖女自己找他的。”

 “哇,汤妹,你…”“我…我怎么样,双姐是我的好姐姐,我们早已相约共侍—夫,你如果再不上路,我们就…西娜娜,吹了。”

 魏荃脸红通,讷讷无言。

 天涯女起身牵着宇文双双的柔荑走到老妪的面前,一见到魏整尚低头不语,她立即上前拉起他。

 在天涯女的指挥之下,魏荃与宇文双双朝老妪拜了三拜之后,众人欣喜的举杯道贺着。

 老妪乐得呵呵笑个不停,那坛酒不知不觉的见底了,二女留下来收拾现场,魏荃四人分别回房了。

 他想起方才的情景,正在又羞又喜之际,倏听一阵急促的息声音,他凝神颅听片刻,不由双颊一红。

 “加农炮”立即站了起来了。

 原来,竺天奇夫妇正式进房“补办手续”了。

 他们的声音除原本甚低,偏偏魏荃的听力特强,不听也不行,越听越难过,他只好去外衣,以被蒙头了。

 倏听一阵轻细的步声传入房中,他掀被一瞧,立见天涯女笑嘻嘻的道:“以被捂面,害羞啦?”

 魏荃一把将她搂入怀中,低声道:“别喳呼,凝神倾听。”

 天涯女凝神一听,立即听见一阵“奇哥”、“燕妹”轻呼声音以及密集战鼓声音,她的娇颜倏地抹霞。

 “讨厌,怎么专听这种事嘛!”

 “哇,强迫中奖,不听也不行,所以,我只好以被捂脸啦!”说完,怪爪已在替她宽衣解带了。

 “不要嘛,双姐在等你啦!”

 “讨厌,怎么专找人家的麻烦嘛!”

 “找麻烦?我忘了飘飘仙的滋味啦!”

 “哎唷!欺负弱小呀!”

 说完,立即在她的右峰起来。

 天涯女喔了一声,唤句:“哥。”立即替他除去衣衫。

 不久,两具雪白的身子已经粘在一起了。

 “哥,用玉女心法,免得惊动别人。”

 魏荃摇摇头,<红粉陷阱> M.utExS.cOM
上章 红粉陷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