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粉陷阱 下章
第 九 章 红楼行义功德圆
含月罗衫扬动,发出二拳一指,使的正是少林正宗的“罗汉神拳”与“金刚指”

 陆藻一看含月出手少林之艺,傲笑—声:“少林之技,不过如此。”

 陆藻身形欺上,小扇玲珑万端的直点含月胁下。

 含月何等身手,秀眉一扬,冷笑一声道:“竺相公看清了,现在四招连环而发——‘莹娘画眉’、‘昭君挥弦’、‘黛五葬花’、‘贵妃醉酒’。”

 她口中说着,身法同时一变,柔媚无骨的打出四招,一变犀利为妖媚,掌柔指温,然而一旦击中,立将丧命。

 这正是含月研多年,首次与人相搏用出的“万美媚拳”每一招式,都取一古代美女为名,听来更是优美动人。

 陆藻连退四步,含月又柔媚浅笑道:“飞燕倚妆,昭君当炉。”

 两招左右攻来,十毒状元暴喝一声,六香扇上,发出“毒气”秘功,两人这下攻势同凶悍无匹,大有立见胜负之慨,两人辗转而斗,已过了”一十三招。

 风云人物,各展绝学,虎斗龙争,孰牲孰负?十毒状元为保英名,全力以赴…含月恨透男人,自要毙其于拳下…“毒气”漫空而起——“万美媚拳”冶奔来——一时笙箫齐奏,管弦并鸣,如云美女,霓裳翩然的仙姬宫“纸娃馆”内。

 此时一换平常的柔风媚骨,溶溶青光而改成了掌风震窘帘,拳式摇撼宫灯,武林四大风云人物的“毒儒”与“姬”正凶猛的拼搏着。

 两人身形进退,全快如电,招招辛辣,举拳要害,每发出一招一式,两人全由死至生的轮转了一趟,双方各竭尽智力使出毕生奇学异招,希能制服顽敌。

 十毒状元陆藻,天才放纵,武学湛,六香扇上所涌出的“毒气”于无形中源源而出,含月只要略一疏神,毒气方能从拳风中渗进。

 若中其正面锋锐,立要命毕当场,沾到毒气边缘,一张国天香,颠倒众生的俏脸,将变为望而生畏,丑陋不堪了。

 姬含月,冶人,所学博杂,一拳一式,全都媚态人,隐在透明薄纱下的冰肌雪肤,散放出一股人的眼目的神韵,令敌无法抗拒。

 “万美媚拳”发挥出尽极惑之能,通常之人,只要她发出一招,立有甘心受拳,趋死若饴,香风四中,藏着无边凶猛的杀机。

 一旁的竺天奇,为两人独树一帜的奇功奥学所吸引,看着两人所发出的招式,他潜心而思,将以何种手法破解。

 转眼之间,含月嘴上所说出的二十招已快使,但见她“万美媚拳”越来越是狐媚人。

 竺天奇瞧得亦不略略一动,只觉齿鲜红,俏眼修眉的含月,有如临于溪六的皖纱的西子。

 又若华清池内,由侍扶起慵娇无力的杨贵妃,美到极处,到顶峰,竺天奇眼看她抡拳发掌,白颊上不自的泛上一片霞红。

 那知陆藻更是抵不住含月的媚惑,手上所发出的招式,全不能直攻要害,每次出手,总会不知不觉的略略一偏,生似不忍将娇的含月劈于掌下。

 六香扇发出的的“毒气”已无先前犀利,毒气毫无力量穿透含月发出的掌风,完全挡在外头。

 “毒气”既然灭了锋锐,含月反击之力更形大张“万美媚拳”招招而出,陆藻耳目受它媚拳所,早已忘了身在何处。

 含月纤手一起,玉拳呼的自掌风中捣出,口中同时娇喝道:“白娘施法。”

 香风奔涌中,果如白娘娘口动其言,掀起浩大法,三千波澜,水势汹涌,直漫金山寺。

 陆藻连退四步,右肩仍旧被含月“万美媚拳”的拳风扫到,但感全身一震,中气血一阵翻涌,心中一惊忖道:“好厉害的‘万美媚拳’。”

 竺天奇不冲口喝道:“第十八招。”

 眼看再过两招,含月所说的二十招即,竺天奇盼望十毒状元陆藻能将这最后两招支撑过去。

 不然在这最后关头,败于含月拳下,不但一世英名尽付东,而且还得一生留于仙姬宫之内,任听含月差遣。

 含月一听竺天奇朗朗而喝,心中亦是焦燥,秀眉飞扬,发拳叫道:“则天临朝。”

 陆藻适才被她迅败四步,方自站定,含月拳凤已排空到,拳式之凶猛浑锐:比之前而一十八招更是威力无伦,就如中国第一女帝,雄伫金銮殿,横凝天下,万臣皆服,朝是听。

 陆藻眼看含月拳风雄浑中,更挟着一份横扫宇内之傲态,中顿时茫然,只觉得她这一招“则天临朝”穷自己毕生所学武技,无一招一式可以破解,钢牙一咬,反掌拍出,以硬对硬。

 “砰”的一声大响,陆藻身形摇摇晃晃,又连退了凹步,这一退,背后己靠在一张紫檀小几上。

 含月深一口气,扬拳大呼道:“最后一招——王母大宴。”

 西王母蟠桃盛宴,自然是群仙毕集,顾名思义,含月这一招实在是包含了无数精锐杀招。

 这一刹那间。

 “娇娃馆“内,拳风寂然,只透出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胜败刹那间就要决定了。

 竺天奇、陆藻、含月,三人六道目光,织成一片奇异的光芒。

 陆藻受她“万美媚拳”拳风一,身形再退,猛听“喀喇”一声,身后那张紫檀小几碎成数片,几上羊脂玉瓶趺落于地,瓶破花散,清水于陆藻脚底。

 陆藻藉力一失,又是退了数步,身开踉跄,靠在门旁,张口出一道鲜血,沾在碎几上,殷红夺目,手上六香扇再也持握不住“铎”的掉落。

 竺天奇心中亦是“嗡”的一震,陆藻摇晃的身躯,使他心弦绷得紧张,目光直视着名列武林四大风云人物的十毒状元。

 他情不自跨前一步,想伸手去扶靠在门旁,随时有倒下可能的陆藻,但他一瞧到含月,跨出的有脚又硬生生收回,手心中尖出无数紧张的汗水。

 含月瞧陆藻,浅浅笑道:“躺下吧,何苦再硬撑下去。”

 她语声娇柔,有如情人万分怜惜的低语,陆藻一听她的话,差点就依言颓倒。

 但是十毒状元傲视宇内,实有过人之处,蓦然咬碎洁齿,含血出,瞪目大呼道:“含月,廿招内,你仍打不倒我。”

 跟着摇晃颤动,竭尽全身之力,缓慢走到含月身前膛,傲然放声大笑,震得馆外檐前钢马亦摇额脆响。

 竺天奇心中畅,但喜悦之余,又深骇含月武功之高强,若是含月不太过自负,定下廿招为限,十毒状元实非她之对手,心中不喃喃道:“万美媚拳,万美媚拳,千娇百媚,万人莫敌。”

 陆藻笑声方歇,含月却咯咯笑道:“陆藻,陆藻,你此时还笑得出来?”

 竺天奇不飞眉问道:“怎么?”

 含月轻笑一声,走到门旁,伸手取起陆藻所掉那柄六香扇,随手一折,钢扇骨竞告断为两截,掀起细花软帘,抛入浮翠萍的池中,她缓缓转过身来,娇笑道:“陆藻,你该快去料理身后之事了,还呆站在此地狂笑做甚?”

 竺天奇喝道:“姑娘,这是什么话?”

 陆藻又狂笑道:“竺君,生死之事,我陆某毫无放在心头,刚才我若依言躺下,内腑尚不至碎裂,此时凭我功力,再支撑一个半月,尚无问题,但我岂能败在她手下,哈哈,含月,你眼光未免太短渺浅陋了,陆某岂是贪生畏死之徒吗?”

 竺天奇心中但感一阵凛然。

 含月冷笑一声道:“好个视死如归的十毒状元,你嘴上说得硬,心理还不是思忖着去找宇文庸来为你医疗么?”

 “只是我告诉你,你这个创伤,天下只有宇文庸治得了,但天涯茫茫,千山万水,只怕你未找到他之前,已经一命归了。”

 竺天奇一听陆藻并非没救,热血上涌,朗声道:“宇文庸就是海角天涯,也要找着他。”

 陆藻苦笑一声道:“竺君,不必费神去寻宇文庸了。”

 竺天奇方自一愕,含月娇声道“就算陆藻功力深厚,能支持至一个月,而这一个月之内,你们又能寻到宇文庸,但他绝对不会出手救治。”

 竺天奇喝道:“行医之人,应俱仁心之术,岂有见死不救之理?”

 含月嘴角一挑,含得意的道:“不错,字文庸虽是喜怒无常,全凭中之意向,但使他乐意下方,与天争命,救过天下数以千计的苍生,但在这千千万万人中,独独十毒状元救不得。”

 竺天奇跨前—步,双目盯住含月,大喝道:“为什么单单他不能救?”

 含月正待答话,陆藻已道:“只因为我与宇文庸是同列武林四大风云人物之中,四人相争至今,犹难分上下…”

 含月打断他的话题道:“但是今毒儒已不敌姬了。”

 竺天奇此时已明白为什么庸医将不肯救治毒儒的原因了,在他看来,毒儒受创,正是四大高手中减弱一员,如此他岂不出手救治陆藻之理。

 含月美眸一转道:“杀伐争斗巳过,两位当可在仙姬宫内享受此时,陆藻能挡得了‘万美媚拳’廿招,我亦不会自食其言,等下仙姬宫内美女,任君择一而归。”

 “这位竺兄弟竞舟得魁,等会将命十二金钗于‘柔绵屋’中恭候大驾光临,两位若是在此盘桓此时,方知不虚此生哩!”

 陆藻有若目睹蛇蝎一般,高声叫道:“免了,免了竺君,咱们回中原去。”

 含月细眉一扬,笑道:“仙姬宫内,曲折廊道,千栏万瓦,花草幽,谅你也走不出去,哈哈,陆藻,今我就破仙姬宫‘以换艺’之例,让两位无条件的享受美女。”

 陆藻张口正待回答,陡感中一阵奇痛,心知受创已重,当下不由忍住出口之话,运功以调血气。

 竺天奇膛一,大声道:“我不要。”

 含月琼鼻哼了一声道:“不要也得要。”

 她话声才完,突然东首柳林深处传来云板敲击声,越过绿波池面,穿窗而入。

 含月眉头略微一皱,云板之声已是消逝于浓香的空间,她伸手抚抚云鬓上的珠钗,双眼勾了俊隽的竺天奇一眼,腻声道:“连我你也不要?”

 含月伸手姿,微薄的云裳已衫褪至肩上,出一条粉藕似的素手,洁白光滑的肤肌,泛出淡淡人的莹光。

 陆藻但感脑中一眩,中血气受了她无比的魔惑,又告汹涌,鲜红的血,再度从他的口中涌出。

 竺天奇清澈的双目犀得前视,但见含月红微张,齿半,吐出浓烈的馥气,双眼如火是铜骨铁筋钢打造,也要为她熊燃烈火所溶,念,尤其她那抬臂动,腻声微语,使人无法抗拒,含月此时正施出狐媚人的奇法。

 陆藻但见竺天奇身躯不动,双目凝视妖娆万端的含月,眼瞳血丝扩张,膛略微起伏,暗道一声:“红颜祸水,谁能抗拒?”

 竺天奇钢牙咬紧,中忽然掠过恩师临世时劝他莫为女人所惑的话来,被含月挑起的一股火,顿然雪溶冰消。

 跟前所见含月,直如一条雪白毒蛇,正吐着骇人红信,那眼光是无比的恶,那馥郁的香气,全成了刺鼻的血腥。

 竺天奇不吐出一口气来,猛声喝道:“你更是要不得。”

 喝声威厉,像是当头喝,陆藻身形一震,惊醒过来,不觉全身冷汗如雨,含月陡然一敛万般狐媚,冷笑一声,扬长而出。

 竺天奇目注含月窈窕倩影在花间消失后,缓缓回过头来,与陆藻相视一笑,这一默声而笑,毫无喜悦畅快,全是惊悸惧骇。

 竺天奇一探颊上下汗水,骇道:“含月的厉害,当真难以预料,好险,我差点败在她的手下。”

 陆藻摇晃着身形走过来,贺道:“当今天下,能抵得住姬含月‘妖狐媚法’的,唯有竺君一人了,她这‘狐妖媚法’通常不轻易使用,如今竞冶惑不得竺君,想必拂袖羞怒而去了,只是适才那云板敲击之声又是含着什么神秘呢?”

 竺天奇定了定神,想起了含月与自己的屠龙匕,他一瞧紫青锦盒,不疑云大起,对陆藻道:“含月以屠龙匕为饵,引了武林四大门派掌门,以及宇内宇外,无数武林好手前来东海,然后一网打尽,这手段当真无比毒辣,这锦盒若果是真,含月何不据为己有,却会心甘情愿,双手奉上?”

 陆藻播了摇头道:“众人未来之前,谁也没想到含月竟会下此毒计,她这锦盒,大有问题,不如启开看看。”

 竺天奇道:“正该如此。,,陆藻目注竺天奇手中的那个小巧玲珑的紫青锦盒,这正是震撼人‘帆武林人物个个梦寐以求的屠龙匕。

 竺天奇左手托住盒底,右手五指扣住盒面,运力一掀,那知盒面竟牢牢闭住。

 竺天奇此时在武林已晋一高手之林,这一运力而掀,就是铅熔铁杆,也要吃他这一巨大无比的力量掀开,那知这锦盒却分寸不开。

 竺天奇心下着疑,正待出十成之力,以开启锦盒,陆藻中一动道:“这锦盒瞧来另有机关,似非如此开启。”

 竺天奇将锦盒送到陆藻之前道:“如此烦请前辈一开。”

 陆藻伸手接过锦盒,笑了笑道:“我亦没有把握开这宫中之秘。”

 他双手按住锦盒两旁,运力一,接着又在锦盒四角掀了两掀,竺天奇以为锦盒将会开启,那知锦盒竟然毫无动静。

 竺天奇感到一阵茫然…陆藻将锦盒递给他,他默默的收入怀里。

 陆藻以为竺天奇对锦盒不得开启,感到失望,当下出言安慰他道:“竺君,江湖上能人异士良多,后锦盒当能开启,以晓宫中之秘。”

 竺天奇点了点头,星目中却蕴留疑惑的惘。

 他一抬眼,看到陆藻苍白的面孔,血迹点点的青衫,心中一震道:“陆前辈,咱们快快出宫,你的伤势不能再扭搁了。”

 陆藻齿微微一笑道:“就算能出得这纵横离的仙姬宫,但亦无用。”

 竺天奇朗笑道:“这一个月之内,在下无论如何亦要找到‘庸医’宇文庸,在下使他出手治疗前辈伤势。”

 竺天奇这番话,字字出自肺腑,真诚动人,句句打入陆藻心坎之中。

 陆藻目竺天奇良久良久,身形不一阵剧烈颤动,踉跄后退丁三步,终于支持不住,萎倒厅上。

 竺天奇急急抢前,扶住陆藻,但见陆藻口急促的起伏,额晶亮汗水,白颊上顺而来,滴在沾了殷红血迹的藏青衣襟上。

 陆藻一长身,正待回言,蓦听馆外一女子声音道:“慢走。”

 陆藻及竺天奇同时一懔,但见门口俏生生的站了个体态丰腴的紫衫少女,正是那沉默文静的婢女歌歌。

 竺天奇上前道:“姑娘驾临此地,有何贵事?”

 歌歌平静的道:“宫主烦请二位至‘柔绵屋’一行。”

 陆藻朗朗笑道:“就请姑娘对你家宫主说,咱们兄弟二人不敢消受贵宫美女。”

 歌歌脸上罩上一层红云,低下了头,浅声道:“还请二位跟小蜱至‘柔绵屋’中一趟,否则宫主怪罪下来,小婢承当不起,万望二位别再推辞。”

 竺天奇道:“宫主若对姑娘有所指责,由我竺天奇担当便是,贵宫主的十二金钗,咱们不敢希求,宫主的美意,咱们心领就是。”

 歌歌眼眸朝竺天奇一转,幽幽道:“咱们仙姬宫中,违反宫主意志,即是死罪,你这位相<红粉陷阱> m.UTeXs.Com
上章 红粉陷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