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粉陷阱 下章
第 四 章 再战征服恰查某
魏泰也是不清楚中的一个,他年来专心于查寻胞兄下落,对别的事情毫不留意,故对此中秘密,当然也是一片雾。

 此刻,他心中思索着这些谜题,目光却移视“穿心剑”

 上山时的敬佩之心,一扫而空,变为腔怒火。

 天虚真人的话一落“穿心剑”脸上愤然闪地一丝杀机,他右手向身后一探,站在礼案前面青衣童子手中所奉的长剑,已嗖地出鞘,只见白光一,闪电一般,竞向青衣少年黄志刚心坎刺去,口中冷冷喝道:“逆徒该杀!”名家出手.气势果然不同,旁人根本未,见他的出手招式,那剑芒离黄志刚脸前只剩五寸间隔。

 这反手,剑,出招,一气呵成,快得眩人眼神.正是“穿心八式”中的一招“金针穿心”

 突然的变化,使群雄纷纷惊呼,而一旁的武当掌门想不到施振伟在大庭广众之下,竟会突下毒手,肯见自己徒儿立将血溅五步,竟然来不及出手救援。

 在这电光石火霎那,一声清叱响起厅中,一道青光,倏然而现。

 只听呛!地一声,在黄志刚前闪起一朵火花“穿心剑”施振伟身形倒退一步,长剑垂下,脸上一阵苍白。

 众目瞥处,出乎拦阻的人,正是“美玉追风剑”魏泰,其实若非是他,在这危机一发之间,谁也没有这份功力。

 只见他手中已握着一把与众不同,剑身如玉般的长剑,散光霞,横屹立,头微微起伏。

 他一剑退施振伟,自己也感到心头火辣辣难受。一旁的黄志刚,幸逃一剑之危,脸无人地闪到天虚真人身后。

 这充杀机的场面,立刻引起厅中一阵动、接着响起一阵叹息,叹息之声,充了惊奇与失望…在江湖上,真正看到过这二位剑术绝世高手的人并不多,而相搏的场面,这可是第一次,可说是千载难逢。

 但一招之搏像火花一样,竟是这么暂短,根本没有人看清双方怎么出的手,有的甚至没看到魏泰反手取剑。

 就凭这一刹那模糊的影像,群豪感到二人的剑术,果然盛誉无虚,那么深奥而凌厉,不过,也产生了一种“其味犹存然已无”的感觉。

 随及厅中叹息之声一止“穿心剑”已恢复了本来镇定的神色,冷冷道:“魏泰,念在今是本帮大典之,希望你立刻退出此地。”

 魏泰一反手“美玉剑”已然归鞘,纵声长笑道:“施大侠是在下逐客令?”

 “不错!施某忍耐限度到此为止,假如你不听的话,再要走出此地,恐怕是难于登天了!”

 “哈哈哈”魏秦头豪气如涛汹涌,大笑道:“宇内双奇合壁,天下何入能敌?今天家兄虽然不在,但我魏泰愿以三尺玉剑会一会号称“神剑手”的“穿心八式”看看究尽谁弱谁强。”

 字宇铿铿,掷地有声,加上那脸上飞扬的神采,隐着一份傲视天下的气慨。

 这番话令座上群豪又是一阵动,就是武当掌门也不微微变,觉得魏泰锋芒太,徒生不必要的枝节。

 要知道少林武当此来可说是谋定而动,想当着天下武林,以理屈服风云帮,处理一件公案,而形势的变化,彷拂巳走了岔道,他们怎会同意魏泰意气冲动。

 但魏泰的雄心壮志,又岂是他人所能了解的。

 只见“穿心剑”脸上也立即闪过一丝豪情,平静地道;“魏泰,你是在向施某挑战了?”

 “就是用挑战二字,又有何妨。”

 “好,请院中一搏!”

 魏泰闻言,一声长笑,身形一晃,已屹立于厅前院落中。

 此刻,他俊美的脸上,飞扬起一股奇异的神彩,星眸闪出一股灿烂的光华,风飘衣袂,令人感到绝顶剑手所特具的名家风范,刚才群豪对他的豪言大为不,此刻见到这种飘逸的神态,也不暗为之心折。

 魏泰动,座上群雄立刻轰然一声,涌出大厅,谁也不肯放过这场精彩好戏。

 只有少林武当暗暗皱眉,但知道势已如此,拦也无用,默默随着群豪出厅,不时低语,像在换意见。

 还有一人,心中也在暗暗担心,那就是“开碑手”钟祖成,他一见魏泰,出好奇而接近,一知是“宇内观奇”的老二,已在结之心,此刻肯见这种火爆场面,不由代魏泰大为焦急。

 以他老于世故的经验,知道这种博斗,一动上手,为了盛誉所系,谁也不愿当众败落,结果必是一场血惨剧,不分生死不会休。

 如果魏泰落败“宇内双奇”之名,立付东,这个开始,等于一生的结束,胜了哟?一样遭,风云帮中岂会坐视不闻,轻易放他全身而退。

 这位武林的和事佬这时握着双于想设法打开这个死结。

 其实“开碑手”钟组成料得一点不错“穿心剑”因魏泰的突然现身,已感到事态的严重。

 他所以在开帮之,不惜大动干戈.实已起了除去这个即将成为死敌的念头,以期昔日那桩公案,不致太过于复杂而棘手。

 当然,其中也掺杂的一争雄好胜之心,但比起他内心的那桩秘密,争雄好胜已显得不关重要了。

 这时,进门的院落中,已被风云帮弟子包围,个个脸泛怒容,凝视着场中屹立的魏泰,每人手按剑柄,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赴会群豪,拥于厅门二旁,表情各异,院中气氛像冰一般地凝结,落叶索索,秋天的肃杀之气,令人感到更烘了。

 “穿心剑”稳步走下台阶,脸色一片沉重,他手上的长剑已换了一柄,但长袍未,脚下像行云水一般地走倒场中,与魏泰相隔二丈,对面而立。

 魏泰美玉剑再度出鞘,反剑贴肘,抱拳道;“施大侠请亮剑。

 不要看他刚才狂傲之态,此首逢劲敌,完全以比剑仪礼对话。

 蓦地——厅门口响起一声大喝:“且慢!”一条人影,疾速飘落院中,立于二人中间。这人正是“开碑手”钟祖成。

 他脸上绽开一片笑容,首先向代理风云帮帮主的施振伟抱拳一礼。道:“施大侠是否能暂息雷霆之怒?”

 “穿心剑”浓眉一皱,冷冷道:“钟大侠又想做和事老?”

 “开碑手”哈哈一笑道:“世上无不可解决的纠纷,请施大侠卖个面子。”

 “穿心剑”抬头仰天道:“风云帮初临武林,岂容示人以情,钟大侠请不必多言。”

 语气冷屑,大有拒人千里之外之意。

 “开碑手”毫不气馁,一摊手道:“血之事,并非吉兆,施人侠,难道没有现回的余地?”

 “毫无挽回余地。”施振伟的语声,斩金断铁。

 “开碑手”内心有一股气愤任他以往排解纷的往事中,很少碰过这种钉子,其实,他不了解其中的内幕,否则也不会身而出了。

 这时,他为了顾全魏泰的安危,见“穿心剑”峻拒,转心一想,何不以言点点魏泰,只要有一方退让,这场架就不会打起来,于是转身对魏泰微微一笑道:“魏老弟,这场架还是不打的好!”魏泰一怔,道:“为什么?”

 “相骂无好言,动手无好拳“宇内双奇”名重武林,何必争一时之雄长!弦外之音,大有打得不是时候的意思。

 但魏泰却没有仔细去体会,朗声一笑,道:“老丈好意,我魏泰心领了,但事关家兄安危,在下能不身相护?”

 钟祖成目光一转,倏然正容道:“纠纷之重点在于风云帮何以要追索令兄下落,老弟弃真正缘因不问,而陡争意气之胜负,岂非舍本来未。”

 魏泰心中一动,飞快暗忖道:“钟祖成的话不错,风云帮中似乎包藏着一份秘密,这秘密似乎又与大哥有关,而大哥又不知隐迹何处,这些题若不解决,岂不失去自己身而出的本意。”

 这些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正要说话。

 陡见“穿心剑”目闪厉光,沉声叱道:“钟祖成,你还不退出是非之圈,难道要施某把你当仇敌看待?”

 钟祖成的身躯一转,眼见“穿心剑”竟然如此的厉声厉相对,心中一震,脸色不由一变。

 他四十年来排解纠纷,并非没有失败过,但如此攒强,却是第一次遭到。

 他再也忍不住怒火,心头一横,仰天一声狂笑,伸手向际一探,正想撤出兵器,倏然台阶响起一声佛号,接着二条人影一晃,已飘落场中,目光瞥处,正是少林定元大师及武当天虚真人。

 只见少林定元大师合什道:“钟施主热心感人,的确搏斗并不能解决问题,老衲与天虚道友极力支持施主排解之议。”

 这二个门户掌门唯恐再打起来,真正问题,反被搁置一边,忙用活稳住双方。

 “开碑手”闻言不好意思再撤兵器,抬手抱拳道:“能得大师支持,老朽深以为荣,不知二位掌门有何良谋?”

 “穿心剑”冷笑一声接口道:“纠纷皆由少林武当而起,这话岂不问错了人?”

 天虚真人肃容道:“施大侠错了,贫道与定元大师此来乃是以理相询,并无动手之意。”

 “穿心剑”鼻中一哼,道:“虽无动手之意,却在挑拨是非之心。”

 “施大侠言过其词了。”

 “嘿嘿!那道长凭什么说本门有杀人灭口之意?”

 “哈哈!这么说,施大侠是承认贵帮在追踪魏福下落了?”

 “我施某好像并没有说过这句话。”

 魏泰见“穿心剑”一口遁词,不由冷笑一声,口道:“施大侠何不坦白一点。”

 施振伟立意要怒魏泰怒道:“假如你以为有人撑,可以欺本帮,那可是想左了,我施某一样愿给你一点厉害看看。”

 果然,魏秦星眸种,傲然道:“在下独行江湖,尚没有向任何人拉过情,对贵派一套“穿心七绝剑”自信尚未放在眼中,是非等咱们分出胜负再说。”

 语声中.美玉划再度出鞘,模移一丈。

 蓦然——半空中响起一声沉重的大喝,道:“好狂的口气,是谁敢到风云帮来撒野。”语声虽不严厉,但每一个字,震得众人耳膜嗡嗡直鸣!事起突然,场中群豪同时一惊!目光瞥处,只见一条黄影,自庄外凌空掠落,现同一个神态庄严无比,肩负长剑,年纪约五十岁的黄袍老者。

 老者方脸凤目,狮口长须,隐有帝王之相,气度之稳重,令人不敢直视,场中的风云帮弟子立刻皆拜下去,同声喝道:“弟子恭侯帮主回帮!”

 “穿心剑”这时也躬身道:“愚弟拜见帮主!”

 黄袍老者一挥袍袖,雍容地道:“时值非常,一切免了。”

 这时,群豪才知道这黄袍老者就是风云帮帮主施磊,眼见他这种气派,皆心中暗暗咋舌不已。

 只见旋磊不怒而威的目光,向场中一扫,停在魏泰脸上,微现惊奇之,缓缓道:“老夫足未踏入江湖,未知小友如何称呼?”

 魏泰淡淡道:“宇内双奇之一,‘美玉追风剑’魏泰。”

 旅磊神色一震,嘴巴一动,倏又闭口沉默起来!这情形使定元大师及天虚真人一怔,目光微瞬,却见“穿心剑”口角张翕,无声而动不由恍悟原因。

 敢情施振伟正向史长以真气传音说话,显然在叙途经过。

 魏泰见这情形冷冷一笑,道:“老丈是风云帮帮主了!”

 施磊倏然光一闪道:不错!老夫虽未出世,但曾闻‘字内双奇’之名,想不到今在这里见面,但小友凭什么口出狂言,看不起本帮剑法“穿心七式?”

 魏泰傲然一笑道:“就凭“美玉追风三十六式”!”

 施磊伸手一捋前长须,毫不动怒,平静地道:“素闻“宇内双奇”被誉为“剑中之仙”但你可知道老夫自许什么和呼?”

 魏泰淡淡一哂道:“在下愿洗耳恭听。”

 施磊一字一句道:“剑中之绝!”

 这四字一出。群豪立刻兴起一阵私议,武当掌门脸色一变。

 要知道江湖上的绰号,皆是因誉赠送,却从没有人自许封号,大家皆觉得这初人江湖的风云尤其天虚真人,连遇二番目无余子的话,憋不住一般气,冷冲道:“施帮主这么自大,岂敢已剑术通玄。”

 语含冷屑,隐有讥嘲之意。

 这也难怪,要知道武林中以剑术传世者,首推武当的正宗剑法“九宫十三式”刚才先被“美玉追风剑”魏泰口出狂言.因鉴于同一阵线,容忍于心,如今再植施磊目无余子,当众自傲,若再充耳不闻,定会令人错觉武当不过如此之感。

 只见风云帮帮主施磊微微一笑,道:“道长可是想见识—番?”

 “贫道确有此心!”

 少林一元天师倏然一拉天虚衣袖,朗诵一声佛号道:“天虚道长难道忘了初衷?”

 接着对施磊合什道:“帮主如能表演一番,定能一新武林耳目。”

 施磊轻轻一哼,道:“大师放心,老夫绝无与天虚掌门手之意!”

 语声一顿,目光一瞥风云帮弟子道:“取练剑工具来!”

 场中弟子一声应诺,立刻有五人手抱一个本人奔入场中,将五个木人一排间隔—尺排列在施磊面前。

 这五个木人与普通人同样高大,每个木人的前后不同部位,皆绘着一粒如钱孔般大的黑点。

 群豪面现惑容,正不知道这位风云帮帮主怎么表演,只见施磊走到本人身后目光一瞥,又走回原来位置,面对众人,向天虚真人道:“道长看清了。”

 伸手一探,一柄银光闪闪,剑身奇细的长剑,已然出鞘施磊用右手食指一扣剑尖,剑身变成半弧形,敢情是柄缅铁百锤而成的柔剑。

 只见他目闪神光,倏然一声轻喝,右手一放,右腕轻挥,叮地一声、闪出一排银光,左右刺,霎眼刺出五剑。

 五剑一气呵成,耀人眼神,接着银光一敛,剑身一顿之际,道声:“献丑了。”

 群豪纷纷走近木人前后一瞥,同时响起一阵惊叹。

 武当掌门天虚真人看后,脸色也不一变!每个木人身上黑点位均已穿。

 要知道这用这柔剑,已显得出功力深不可测,何况木人前身和后身的黑点部位并非对准而画,而是错开的。

 在瞬眼五剑中,竟然斜行穿过五个部位,由前身黑点穿背后黑点,毫无错差,表现出功力,目力,智力,记忆,已容合得天衣无

 这份身手,怎不令人惊骇!武当无虚真人微微一叹道:“施帮主剑术果然巳入化境!”

 这是衷心的赞佩!施磊朗声一笑道:“道长现在对老夫自许“剑中之绝”不以为忡了吧!”

 魏泰鼻中一嗤,挥口道:“自许封号,并不见得有什光采!”

 施磊目光陡瞪,沉声道:“老夫就量量你的剑术是否也够得上光采二字。”

 语声中,袍袖一挥,嘭嘭连响之中,五个木人已经飞出五丈开外,场中群豪一惊,纷纷退避。

 魏泰昂然屹立道:“动手之前,在下有一个问题请教?”

 “什么问题。”

 帮主谅对刚才经过已了然于,敢问贵帮是否在追踪家兄下落?”

 “穿心剑”开口道:“听信谣言…”

 语声未落.施磊又一摆手阻止他的发言,沉芦道:“为解群疑,老夫承<红粉陷阱> M.utEXs.cOM
上章 红粉陷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