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粉陷阱 下章
第 五 章 坎离怪蛇逞暴威
朝阳再度和人们见面了魏泰闷哼一声之后,立即睁开双眼。

 他乍见那位老者,怔了一下不敢相信的双眼又凝视老者片刻之后,怀疑的道:“大哥会是你吗?”

 老者含笑颔首道:“不错,泰弟,是谁把你伤成这付模样的?”

 魏泰咽声唤句:“大哥!”立即跪拜下去。

 老者右掌一挥,以气劲托住他,道:“泰弟,快坐下免得扯裂伤口!”

 魏泰应声是,边拭泪边坐了下来。

 “泰弟,你怎会伤成这样子呢?”

 魏泰立即将自己参加风云帮开帮典礼之经过说了出来。

 这名老者正是“宇内双奇”老大魏福,只听他沉声道:“风云帮一公开现身,天下武林永无宁矣!”

 “大哥,施磊的武功显然不赖,不过,只要咱们联手何足惧哉。”

 “唉!泰弟,你有所不知,施磊只是一个傀儡而已,他的那位幕后指使者才是真正可怕的劲敌。”

 “谁?”

 “凌云龙。”

 “什么?会是天下第一堡堡主呀?不可能吧?”

 “唉!凌云龙这个伪君子,实在伪装得太成功了!”

 “大哥,凌云龙真的是那种人吗?”

 “唉!若非他装得那么像,我岂会吃亏呢?”

 “大哥,据传闻,你放火焚烧天下第一堡,又带走徐仙青及一样宝物,难道就是在那一役中吃了亏吗?”

 “不是,我是栽在徐仙青之手中。”

 “啊!听说你为了她才进入大内,她怎会如此对待你呢?”

 “她是凌云龙之胞妹呀!”

 “啊!太离奇了。”

 “不惜!这是凌云龙心计过人之处,自从我在江湖闯出字号之后,他即令其妹以徐仙青之名义接近我。”

 “当我钟情于她之际,凌云龙却故意安排她入宫成为皇上之贵人,然后再由她托人约我入宫一唔。

 “我和她在宫中晤面之际,不住她的哀求,表面上留在大内担任侍卫,事实上却只注意她一人之安全。

 “宫中甚,自我入宫之后,皇上根本未曾再临幸过我天天目睹她那冷清寂寞的日子,在同情之余.终于超越界限。

 “所幸,我俩的行动甚为隐密,不但未曾被人发现这件事,而且在宫中发生政变之后,顺利的逃出大内。

 “经她之提议,我们赶往天下第一堡请凌云龙设法探听那批黑衣骑士之来历,那知,却因此步入术中。”

 说到此,他的脸孔一阵扭曲,一时讲不出话来。

 好半晌之后,他才又接道:“凌云龙先派人入京及在江湖中探查那批黑衣骑士之来历,又对我百般的礼遇。

 我不住他们夫妇及堡中高级人物之相求,逐渐的协助他们指导堡中弟子练武及研提堡务兴革意见。

 “不知不觉之中,我的武功分别被他们及徐仙青学了七八成,他们在志得意之际,便打算除去我。”

 “就在一个夜晚,当我在凋息之际,突听书房中传来徐仙青一声闷哼,当我赶至之时,却见凌云龙挟着她离去。”

 “我在盛怒之下,立即上前夺人,凌云龙与我连拆三十六招之后.佯作落败的立即离去,我不察有异的挟起她离去。

 “那知,一批批的高手上前拦截,得我只好到处纵火,然后趁隙离堡,进而借助水遁离去。

 “事后,我和她隐居在一处小村庄,那知,当天夜晚,我喝过她端来之香茗之后,即五内似焚,气血逆

 “我尚以为是着了那对夫妇之道儿,正运功毒之际,却被她制住血道,才知道这一切全是骗局。”

 “她除了威胁利我入堡之外,并我写出‘碧海无边’剑诀,我在痛恨之余,拼着经脉受损冲开道,当场了结她的性命。”

 “可是,从那天起,每晚亥初时分,我必毒发一次,而且伤势越沉重,偏偏的又无法寻到解药。

 “我只好踏遍天下寻访解药,想不到居然会凑巧的救了你,看来凌云龙的克星就应在你的身上了。”

 “大哥,你找过赛华陀了没有?”

 “他已受了凌云龙之蛊惑,目前住在天下第一堡中。”

 “你有没有去过少林呢?少林‘大还丹’可解万毒及伐筋洗髓呀!”

 “少林大还丹早在十年前就用罄了,泰弟,别想那么多了,我在这些年中已经将咱们二人之剑招融合出一招‘天地泰’。

 “我已把它录在纸中,你先调息一番,待会醒来之后,再好好的参悟吧!”说完,他先行调息。

 那知.当魏泰刚入定不久,突觉“百会”中贯注一股强劲之热,他明知有异,惟恐走火入魔,只好运功汇合那团真力。

 当他在午后醒转之际,只见魏福已经倒地气绝,他的膝上果然留着一卷纸,他不由抚尸痛哭。

 好半晌之后,他埋妥魏福之后,立即专心研练“天地泰”

 别看他的剑招高明,他足足的花费三天,方始悟出“天地泰’,于是,他在墓前拜了三拜,方始下山而去。

 经过半年之暗中观察,他终于潜入天下第一堡,而且与凌云龙厮拼半个时辰,想不到仍然只胜他半筹而已。

 他在暗凛之余,冲破重围,负伤离去。

 那知,却让他在泰山县城郊外遇上魏荃一家人遭到风云帮高手抢劫,他虽然歼灭那六人,却无法挽救魏荃父母之性命。

 他一见到魏荃之绝佳资质,立即决心培植他。

 魏荃瞧至此,已是末页,他一见尚有一张字条,凝神一瞧,只见:一、传闻屠龙匕剑鞘上留有屠龙客武功华“屠龙一式”若真有此事,你必须将它练至纯

 二、坎离蛇之内丹乃是至之宝,你必须将它们与你的内家真元汇合,才能够克制凌云龙。

 二、我及先兄由于孤傲方正,才会有此遭遇,你可别步此覆辙。

 四、据我这些年来默察之下,凌云龙暗中成立寒英庄,训练女杀手为他执行阴谋以拢络高手,所以,我才将你那“话儿”加以改造,一来可以避免你受她们的惑,二来可以“以其道还治其人之身”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五、当今各大门派皆被骗,只有丐帮帮主陆有通不与凌云龙不来往,个中之玄奥,你不妨默察及运用。

 六、火骊可避毒,你不妨将它服下,若能将它与“坎离蛇”内丹汇合,必可以发提石,距离金刚不坏之身不远矣。

 七、附上“追风三十六式”剑谱于箱底,你不妨分别以“怨叹郎“及吾之身份出现,以收欺敌及慑敌之功效。

 魏荃瞧至此,不由为“宇内双奇”的遭遇难过不已。

 好半晌之后,他将厚册放入灶中焚化,取出那本“追风三十六式”及那柄“美玉剑”开始研起来。去夏来,一晃又是端时节,全国各界除了吃粽子之外,就是在水边观看或参加“龙舟比赛”

 不过位于泰山天下第一堡前面那片宽敞的广场上面却是人山人海,据估计,大约聚集了五千余人。

 而且大多数是谙武之

 因为今天是天下第一堡堡主凌云龙为了替他的唯一掌珠凌观音挑选“老公”特地举办擂台招亲。

 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何帮何派,只要在三十岁之下之未婚男子皆可报名参加,而且,随到随比。

 不过,截止报名时间,订在端节午时前。

 唯一的条件是参与比武者皆必须打着赤膊。

 告示早在三个月之前即张贴于各大城市之主要通道因此,稍具资格之汉子,早在一月前纷纷抵达泰安县缄。

 魏荃替自己颁发“毕业证书“离开茅屋之后,立即看见这件轰动消息,他在冷笑之余,决心赴会。

 别人不明白天下第一堡规定与赛者必须打赤膊之目的,魏荃可明白他们是为了避免“怨叹郎”搅和。

 若从另外一个角度观察,何尝不是在“怨叹郎”赴会呢?魏荃抵达现场之后,只见场中搭了八个十丈高的平台,已经有十六名青年分别在台上厮拼。

 每个台上中央分别端坐一人,那些人分别是僧,道,尼,俗,瞧他们不但一大把年纪,而且气凝神足,看来必是大有来头。

 魏荃从辰中看到巳中,总共看见四十余名青年过招,他不由冷笑道:“哇!有够烂,居然还敢上阵。”

 他方才已经由众人议论之中,知道台上那八人分别是以少林为首的八大门派掌门人或帮主,不由暗凛凌云龙果然罩得住,他抬头一见已近午时,立即走到由武当掌门天虚真人所主持之台前,那位负责受理报名工作之中年人不由一怔。

 因为,魏荃头戴斗笠,身穿短袖布衣,下穿褐色短,足穿草鞋,十足是个“草地郎”

 魏荃以嘴中之细个个轻剔牙,默默的瞧着他。

 “朋友,你要参加此武吗?”

 “是呀!吗?”

 “!不过,你跃得上这十丈高白吗?”

 “这…有规定要直接跃上吗?”

 “这倒没有,不过…”

 “没有就好,在下可以从旁边的梯子上去,太了!”

 “这…朋友,方才参加比武的人皆是直接跃上台,而且有不少遭到淘汰,你若无法直接跃上台,还是少少吧!”

 “不!轻功高明者,其他方面不一定行,我要试试看!”

 “好吧!请问尊姓大名?”

 “魏荃,号鲨鱼,字泥鳅。”

 中年人在薄上登记之后,淡然道:“魏朋友,你等侯唱名上台吧!”

 魏荃点点头,立即坐回原位。

 午时一到,一声锣响之后,一位慈眉和颜老者倏地掠上第四座高台,他立即先向少林定元大师拱手行礼。

 然后,转身朝台下做个环揖,道:“老朽熊相辉,忝居敝堡总管,现在郑重宣布截止报名时间。

 “用膳时间已届,比武暂停一个时辰,敝堡在现场有茶淡肴,尚请各位别嫌弃。”说完,又做了一个环揖。

 台下立即响起一片掌声。

 魏荃一见那八位裁判已被邀入堡中,他立好随众人走向摆在附近之数百张桌子,不客气的坐下来用膳。

 由小见大,可见天下第—堡成名绝非幸致。

 魏荃用完膳之后,一听众人皆在拍天下第一堡之马,心中一烦,干脆走到远处林旁,靠在一株树干睡起觉来。

 哇!这下子更像“草地郎”

 他放心的睡了一阵子直到一阵如雷掌击把他吵醒之后,他睁眼一瞧熊总管正在下台三鞠躬,他立即随便找个座位坐下。

 俗语说:“好酒沉翁底”“笨鸟先飞”“好戏在后头”

 午后比武一开始,场面立即十分的烈及紧张。

 招百出,颇有看头。

 观赛者热烈鼓掌,与赛者又全力以赴,见面就拼,刀光剑影,肢断臂飞,迅即增添一股血腥之气。

 比的速度也迅速的推展着。

 有些人自谙不行.宁可被人奚笑王八,亦不敢上台挨宰。

 因此,在申初时分,那名管家唱出;“吴魁亮,魏荃。”

 声音方歇,台下已经传出一阵清朗的啸声,蓝影一闪,一位魁梧青年“一式冲天”轻飘飘的停在台上。

 台下立即传出掌声及喝采声道:“要得!吴大侠有望夺得花魁矣!”

 “是呀!这下于有看头啦!”

 “咦!另外一人呢?怎么未见他上来呢?”

 “喏!就是那个草地郎啦!居然还爬梯而上哩!真菜!”

 “妈的!怎么穿短头呢?太不像活了!”

 “凌堡主实在太有修养了,若换成我,早就把他赶出去了!”

 不错!魏荃正在爬着梯子,而且在上台之后,下斗笠,立即先朝天虚真人恭敬的鞠了九十度大礼。

 “无量寿佛!施主多礼了,请!”

 魏荃不慌不忙的又朝台下一鞠躬,然后,再朝吴魁亮一鞠躬道:“很荣幸能够与吴大侠玩几手?”

 吴魁亮由于家世显赫,一向孤傲,他方才乍见魏荃的窝囊模样及小心翼翼爬梯而上的情景,即面现不屑之

 因此,当魏荃向他鞠躬之际,他将头一昂,瞧也不瞧他一瞧。

 魏荃心中暗骂,表面上装做尴尬的双颊一红,不知该何以自处?倏听吴魁亮一声冷哼,道:“你先出手吧!”

 “这…不大妥吧?”

 说完,望向天虚真人。

 天虚真人右手援须,含笑颔首道:“可以的。”

 “好吧!那我就向你借那支发簪吧!”

 吴魁亮冷哼一声,仍然昂首不理。

 魏荃道声:“有僭啦!”右掌一伸,缓缓走了过去。

 那情景好似向好朋友拿发簪一般,台下立即有人哈哈一笑。

 吴魁亮俟他走到近前,叱声:“滚!”右手一挥,一道气劲应手而出。

 “砰!”一声,魏荃的腹间中了一掌,不过,他的手中却多了一支碧绿玉簪。

 吴魁亮却“蹬蹬”退后两步,才稳下身子,那张脸立即布

 台下立即传出一阵惊哗!其他台下之观众立即好奇的望了过来。

 魏荃抚摸那支玉簪叫道:“哇!惊死郎,这支玉簪值不少钱吧!能够摸它一下,接那一掌也值得啦!”

 吴魁亮当众出糗,此时一听见魏荃之话,以为他得了便宜又卖乖,脸色一阵铁青,立即疾奔而至。

 双章分使“金豹爪”及“云封雾琐”疾罩住魏荃的全身。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魏荃已经飘到他的身后“轰轰!”两声,右侧那二尺方圆之木柱应声而折。

 台下立即传出一阵惊呼,向侧躲闪。

 倏见褐影一闪,魏荃已经以左掌托住那榻下之断柱左臂一振,迅速的将右侧顶蓬撑了上去。

 台下立即有人轰声叫好!吴魁亮妒火中烧,身子一弹,自兵器架上出一把剑,不由分说的纵身疾扑“天罗地网”疾罩向魏荃。

 台下立即传来不平的吼声道:“吴大侠,你还忍心下手吗?”

 远处立即传来准派掌门吴雄扬雄浑的喝声道:“亮儿,住手!”

 吴魁亮身子一顿,急忙挫收招,可是,挟怒攻出的力道雄浑无比,加上他在半空中,无处着力,仅能收回三成功力。

 倏见魏荃以右掌捂住下身,头部缩到高举之右臂上面,身子向外一涌,硬生生的接下那凌厉的剑风。

 一阵“拍…”清脆的声音过后,台下当场有三人砸倒,低头不敢目睹惨状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天虚真人疾掠到魏荃的身前,关心的问道:“少侠你有否不适?”双眼更是灼灼的瞧着他的堂。

 只见他的膛似被顽童涂鸦般全身一条条文叉纷纷的红痕,怪的是,居然没有一丝血迹。

 这是“坎离蛇”内丹之功劳,魏荃满意极了,他立即含笑道:“多谢道长的关心<红粉陷阱> m.UTeXs.Com
上章 红粉陷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