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117章
在后来母亲的病愈发严重,她甚至想要逃离这个世界的时候,颜一鸣想过,当初如果没有因为心中的恐惧与烦躁离开S市,没有离开妈妈的身边,她是不是不会变的这么感这么容易受伤。

 一场病痛催化下造成的伤害,让颜一鸣与母亲离了心,即使她能理解病人不受控制的举动,但是却永远也忘不掉母亲的话。

 她说她是原罪。

 为了得到父亲那所谓的“原谅”她甚至要拉她下地狱,医生说这都是病痛种下的果说她不应该怪罪到妈妈身上,可是颜一鸣却咨询过其他的医生,他说生病后的一切不可操控的行为才是心里最真实的反映。

 于是心中的可怜与踌躇又渐渐消失干净。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心里在想什么,也从未向清醒过后的母亲解释过什么,她逐渐发现离开了这个家后的空气比往日清新了太多。

 可是有些事情有些身份,却是永远也摆不了。

 感的母亲在女儿离开这里后,似乎才发现她对女儿的思念与依赖比想象中多得多,她总是亲亲热热的打电话给女儿,每都不间断,就像重新找到了可以倾诉的对象。

 可是当初那个对她永远充耐心的女儿似乎变了很多。

 病人不曾想过太多,只是越发不厌其烦的打电话给她,她不知道颜一鸣的课程,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会忙,只要想麻马上就要听见她的声音。

 颜一鸣就算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去爱她的母亲,可是却从未对她说过一句重话,但是在她忙得分不出一分神的时候电话依旧不依不饶的响起,催命一般的让人烦躁。

 她关了手机,耳边终于清静,直到晚上才开了机,没有母亲的电话,倒是父亲不知为何拨了电话给她。

 从来都不敢不苟言笑的男人说话永远都不会听出来什么感情,但是此刻颜一鸣却听得见他的愤怒,他问她对母亲说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妈妈…

 颜一鸣蓦然生出了无端的荒谬,她冷笑着打断了父亲的话,多的压抑与烦躁在一瞬间变成了扎人的话语。

 她说你有什么资格对她说这种话。

 因是你种下的,凭什么却要她接收她并不喜欢的果。

 父亲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所有的话都被堵在了嗓子里,颜一鸣听着电话中的沉默,有种难以言喻的痛快,她想起了年少时那个女人与父亲的笑容,想起他一又一的冷漠。

 “你有什么资…”

 “你妈妈不见了。”

 话还没有说完,父亲疲惫的声音过了她的声音,颜一鸣愣在了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结结巴巴的说“…那快去找啊…”“她买了去你那里的机票。”

 因为女儿的拒接电话,她没有再打电话给她,而是瞒着所有人直接前往了女儿所在的城市。

 颜一鸣在急忙奔向机场的时候摸着心口的位置,分明已经很失望了,可是在听见她一个人跑出来时还是会担心的不像话,从来都是被捧在手心里的母亲,从没有在没有人陪同的情况下离开家一步。

 飞机还没有到,她在机场等了又等,等不到后开始一个又一个地方的去找,最后终于找到了她,她甚至还穿着家中长穿的长裙,脚下踩着拖鞋。

 颜一鸣一颗心终于沉了下去,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喊了她一声,母亲转过头来,没有笑也没有说任何话,在颜一鸣完全没有防备的时候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

 她那高傲的母亲,在被女儿决绝之后赶来这里,就是为了教训她一般的给她一巴掌。

 一巴掌从此刻在了颜一鸣的心中,她第一次心中有了恨,对母亲的,对眼前这个她关心了这么多年的女人。

 她身高腿长,比身量娇小的母亲高了那么多,行人来来往往好奇的注视着这对母女,颜一鸣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所有的表情全部隐在了心里,她用从未有过的冷淡语气对母亲说“既然你能自己来,那自己回去应该没什么问题。”

 面容依旧年轻漂亮的母亲怔在了原地,她想象中是自己对女儿无礼行为的教导,是女儿认错的乖巧模样,却不该是现在的样子。

 她突然有些后悔刚刚的行为,那么多人女儿定是觉得丢了面子,或许是这一巴掌打的太重,她急急忙忙去追女儿却根本追不上。

 她一个人在机场站了很久,久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被从S市赶来的舅舅父亲带回来家。

 颜一鸣接到舅舅的电话说母亲已经找到“哦”了一声准备挂了电话,舅舅与她说母亲到底生着病,不要计较太多。

 颜一鸣这才连一声“哦”都舍不得给,结束了这无聊的对话。

 舅舅着眉心,无力的靠在车座上,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开始的错误,被她们故意忽略,直到现在已经再也挽救不回来。

 他劝不动外甥女,只能委婉的与妹妹说颜一鸣如今很忙,所以还是不要天天打电话给她,颜妈妈愣了好半天后,像是有什么要问,但是终究没有问出来。

 舅舅以为她听了进去,松了口气离开了家里。

 几后,却以更狼狈的姿态直奔这里。

 颜妈妈,第二次,自杀了。

 她虽说病了,但有些清醒时却还是聪明的,她发下了女儿不同寻常的冷漠与家人对她的隐瞒,她悄悄的避开了众人找到了家中的监控。

 她看见她哆哆嗦嗦的拿着一把水果刀走进了女儿的房间,女儿房间传出来的尖叫声刺痛了她的耳膜,然后所有人冲了进去将她拉了出来,女儿捂着止不住血的胳膊,面容是她从未见过的苍白。

 颜妈妈突然懂了。

 她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这段视频,就像受一样,最后悄悄的离开了这里,再一次躲在房间里哭了很久,待下午仆人们来敲门时,房间里再次没了动静。

 颜一鸣曾与关系很好的朋友说起过自己家中的种种,朋友掩不住诧异的说原来这种中出现的情节居然会真实出现,她看着颜一鸣漂亮精致的脸庞,想起许多人说起颜一鸣时的羡慕与喜欢,突然有些悲凉。

 上帝从来是公平的,这样光鲜亮丽的背后,却隐藏着最残酷的事实。

 颜一鸣与她说她再也不想回去,就算以后也不会再回去,但是这句话过后的第三天,颜一鸣又踏上了回家的路。

 母亲再一次幸运的被抢救了下来,但是心理医生却找到了她,她说母亲因为对她的内疚所以选择了自杀。

 他说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坏在她的病再一次严重,可是好在她对父亲那莫名其妙的愧疚似乎被掩埋,心里想着念着的只剩了女儿一个,医生希望她可以配合治疗,说不定母亲的病能有所好转。

 她始终未曾开口说过一句,那么多人来劝她,他们说无论如何她是她的母亲,她是生下她的人,颜一鸣荒唐的想,是不是要自己要像她一样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才能不用承担这样的责任。

 可是她还是想活下去的,她除去这个糟糕至极的家庭,她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情。

 她没有听他们的话还是离开了S市,后来她听说母亲终于接受了治疗开始服药,而她再也没有收到过母亲的电话,颜一鸣本以为生活就要这样下去,可是期末之后她却被莫名其妙的退了学。

 父亲亲自来接她,他说没有关系她可以直接去S市的某一大学,他说母亲很想她,她说母亲很需要她。

 颜一鸣终于哭了。

 她从未做错过什么,自小受伤的是她,自小陪在母亲身边,自小从未真正恨过父亲的也是她,可是为什么最后的后果却全数要她来承担。

 颜一鸣想不通自己做错了什么,上一辈的恩怨就这样过去了二十多年,最后反噬的却是毫不相干的自己。

 颜一鸣荒诞的想,也许并不是不相干,就像母亲所说的,她有罪。

 她是原罪,她的出生就是罪,所以从一生下她就要承担所有。

 她的母亲需要见到她,她需要告诉母亲她从没有怪过她,她需要认真耐心的陪在她身边告诉她还爱着她,可是一切都发生了,再次看见母亲,颜一鸣却连笑也笑不出来。

 母亲再也没有对她说过一句重话,她总是小心翼翼的问她今天做了什么吃了什么,问她心情如何,就像曾经面对父亲时的小心的卑微。生怕说错说错一句话惹她生了气。

 她在清醒的时候与身边的阿姨说,若是发了病千万不要让一鸣见到,她似乎忘了当初被她刻在心口的父亲,心只剩下了一个颜一鸣。

 母亲搬到了郊区的阳光别墅里,医生劝她每隔两天就去看看她,和她说说话,颜一鸣不愿意去,她不想见她,更不想见到她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她只想离开,可是却离不开。

 心情不好时她用各种各样的方式缓解心情,言语间比起曾经尖锐又刻薄了许多,她做梦都想离开这里寻一个安宁,直到有一天,她终于离开了这里。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