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113章
经历过离别,才知道那是一种比死还难以忍受的感触。

 江逸已经经历过一次,不想再有第二次,也承受不来第二次。

 颜一鸣说他杀不了出去他的其他人,实则又有什么杀不了,只是若是死的是他们,虽然阿鸣从此无法回去,他却也会失去所有的机会。他毁了她回家的奢望,她定然也不会选择再留在他的身边,那时他也再没有能要挟她留下来的筹码。

 那时便如同阿鸣所说的,只要她想走,他根本没有留不住。

 破罐子破摔,她完全做得出来。

 所以他不会傻到去真的对其他人动手,更何况只要世界再一次没有阿鸣在身边,这余生又有什么意思。

 当然,死亡是最坏的结局,比起这个结局,他更喜欢的,还是让她受制而不得不留在自己身边。

 就像现在一样。

 江逸的话在脑海中回响了很多遍,就连小苹果也有一瞬间的死机,但是一人一机器却都没有怀疑这句话的真假

 江逸此刻的状态,那双执拗让人心悸的双眼,无一不再告诉颜一鸣,这不是开玩笑。

 颜一鸣想与他说求他清醒一点,本该殷红的因为咬的太过用力而显得格外苍白。

 你可以选择死亡,但是真的值得吗。

 颜一鸣甚至有些不能理解“就算我终于留了下来,可是那时你不在又有什么用。”

 “就算我活着,你却不在,那又有什么用。”

 江逸道,他甚至没有反驳颜一鸣的话,只此一句,颜一鸣已经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她曾与简玉衍说过,这世上比起爱情重要的事情太多太多,生命,自由,亲情,她不会为了爱情放弃所有。

 可是如今,她只能就这样放弃吗。

 她情急之下问小苹果到底该怎么办。

 小苹果待机了好一阵子才弱弱的开口“如果江逸真的选择自杀,那宿主你真的要永远留在这里,直到…”

 说到这里小苹果忧伤的叹了口气才接着道“直到江逸寿终正寝。”

 眼瞧着自家宿主直接自闭,小苹果急忙又补充道“当然还是有挽救的机会的,说不定哪一天江逸变了心,也许就决定放你自由了,又或者他终于想通…宿主你放心,就算你在这个世界真的活到了一百岁,等回到现世绝对还是你当初穿过来的时间,所以…”

 所以宿主你就陪他过着呗,等这辈子过去也就熬出头了…

 只不过看着颜一鸣愈发颓败的面容,这句话,小苹果到底没敢说出来。

 江逸握着她冰凉的手拉着她行走在初冬灰蒙蒙的天空下,颜一鸣怔然的被他拉着,不知方向的走着。

 她想不出身的办法,她不能走只能待在他的身边,甚至不敢再说一句重话刺江逸。

 穿越至今将近八个年头,这是她最不知所措,亦是最无助的时候。

 江逸带她回了江府。

 皇帝待他极好,这宅子大气又不失精致,只是时至如今依旧只有江逸一位主子,府中仆人亦是不多。比起颜一鸣曾经住过许久的定国公府,江府,亦或者是邵府,这空旷的可怕,甚至有些说不出的冰冷。

 颜一鸣的注意力终于被吸引了些许,目光略过空的府邸,然后目光落在远处急匆匆小跑过来的一位老伯。老伯看似已有些年纪却身形迅捷,脸红光的将颜一鸣自上而下打量一遍笑眯眯与江逸道“哎吆,咱们府上可算要有位女主人了。”

 颜一鸣开口正要道不是,江逸俊秀的眉眼已是绽出毫不遮掩的笑意“说的极是。”

 颜一鸣:“…”这位老人家看着颜一鸣的目光简直炽热的不像话,颜一鸣有些别扭的别开视线,江逸见状笑了笑道“阿鸣脸皮薄,李伯你别逗她。”

 “不逗不逗”李伯乐的合不拢嘴,催促两人快去更衣洗漱,转身喜滋滋的去厨房吩咐准备晚膳。

 脸皮薄的阿鸣有些恍惚的看着眼前的江逸,此刻他又恢复了以往的模样,适才疯狂而又偏执的那个人又像被锁紧了黑暗中。

 颜一鸣看着江逸熟悉的笑容,突然胆子又大了起来,脑子一个灵又道“少君,我觉得我们还是需要商量一下。”

 江逸没有生气,只是当做没有听见道“府上的厨娘糕点做的极好,之前让人送给你的茯苓饼也是她亲手做的,入宫之前我已派人回来传话,等我们洗漱换了衣裳,正好可以直接用晚膳。”

 颜一鸣沉默了片刻,蓦的出了被江逸握着的手,淡淡道“不用了。”

 江逸根本听不进去,无计可施让颜一鸣的内疚开始逐渐退散,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出的烦躁,她甩开江逸的手罢了又补充一句“我没有胃口。”

 “那先休息”江逸却像毫不在意“我让丫头送过来,等有了胃口再吃。”

 颜一鸣抬眼看向她,江逸伸手理了理她有些凌乱的长发,手指擦过她冰凉的耳廓,江逸伸手捂住她的双耳,一如曾经的雪天,江逸自她身后将她揽在怀中,温热的双手捂住她的耳朵。

 然后擦着脖颈暧昧的问她冷不冷。

 一瞬间,所有的烦躁像是被戳破的气球,又恢复成了让人不知如何应对的无可奈何。

 她的主动江逸全然不听,她故作冷淡又像是打在一团棉花上,让人倍感无力。

 当做什么也没有用时,颜一鸣有些崩溃的闭上了眼睛,只能随着江逸去了他的房间。

 目光遮不住好奇的丫头勤快的拿了衣裳过来,江逸接过来,命丫头出去准备热水,丫头异常惊讶的又瞧了江逸一眼,然后撒腿溜了出去。

 “阿鸣”江逸终于正视她的话,不再顾左而言他的忽略她的话题,他道“我知道你想谈什么,而我的答案也只有一个,我不许。”

 “可是这样在一起又有什么意思?”

 “我觉得很有意思”江逸双目含笑,凑近了她两人鼻尖相隔只不过两指宽“看着你无可奈何越来越生气,分明气到极致却因为愧疚狠不下心,无论是哪一个我都觉得非常有意思。”

 颜一鸣:“…”“而最有意思的,正是你那么想离开却不得不留在我的身边”江逸声声近“当初是你来到了我的身边,让我适应了有你的生活,阿鸣,你要承担这个后果。”

 所以,请狐仙将你那漫长的岁月分出一段留给我,而我,

 “要的不多”江逸说,他抬起她的下巴轻轻落在一吻“陪我一生一世,那时,再也没有人会阻止你。”

 那时,你就可以自由了。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