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99章
当初为什么会和简玉衍滚了这个单,实则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也并非喜欢或者看重简玉衍,只是因为那样的身份那样的处境。

 一个戏子,故作清高实在好笑。

 如今就算颜一鸣再想起来,也不会因为此事觉得简玉衍比其他人更亲近,但是显然,江逸很在意也很受刺,甚至想因为这件事而要了简玉衍的命。

 颜一鸣丝毫不觉得江逸是在开玩笑,依照江逸的心思与简玉衍如今的处境,江逸想灭了简玉衍的口,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能做到。

 就像江逸说的,简玉衍这样的身份一旦暴便是死局,但就算真的不在意,颜一鸣还是不能让简玉衍真的死啊。

 简玉衍若是死了,她回家的希望也就完全告破,就得永远留在这里。

 颜一鸣慌了,对上江逸的眸子冷不丁一个寒颤,比起回不了家,扒马甲等等简直不值一提。

 颜一鸣有些艰难的对上江逸灼热的眼睛,不自然的轻咳一声“少君,其实这是个意外,我并没想…”

 “意外?”

 江逸挑了挑眉,脸色愈发不好“难道他强迫你?”

 “不是不是”颜一鸣急忙摇头,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同江逸解释,思索片刻才道“少君,每个人有每个人生活的方式,那个时候我是个戏子,与梅园梨园中的花旦们一模一样的戏子。被达官贵人看中赚的一条活路,从此也归他们所有,园中的女子是什么活法我就是什么活法,所以并非什么特别的原因。”

 “就算是如此,可他还是拥有过你”江逸静静的看着她,手指缓缓落在她的眉尖道“我无法容忍。”

 偏执是病,真的得治,颜一鸣有些崩溃,你不忍也求你忍住啊,你若是不忍我怎么办。

 “少君”颜一鸣抬眸认真看着他“当初的身体并非是我本人,所以就算发生了什么也不用这么在意,简玉衍若是真的死了我不会太难过,但我依旧希望你能放过他,因为他活着却对我很重要。”

 江逸捻起一缕她披散在枕边的长发,纤长的眼睫遮住幽深眸子中隐匿的思索极为自然道“那我呢?”

 “…你也很重要。”

 “嗯”江逸笑了笑,就像适才所有的低气压宛如幻觉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道“但我想问的是若我死了你会不会难过。”

 “这种话也能拿来开玩笑”颜一鸣无奈,长长舒了口气。

 江逸没有追问为什么简玉衍活着很重要,而且情绪明显有了好转,颜一鸣声音柔和几分道“如今再想起当初四年的时光,我还是会怀念,那是我这么多年最平静最舒心的一段日子,所以若是有一天你真的不在了,我一定会伤心会难过…等等少君,你又在做什么?”

 江逸低头,热的吻印在颜一鸣漂亮的锁骨上。

 “还是在亲你,为什么总这么问”江逸在锁骨上咬了咬,下的肌肤细腻而又温热,自当初颜一鸣离开这么多年,江逸不曾眷恋过女,可是现在却是难以压抑的蠢蠢动。

 停在口的位置,江逸抬起头,一双眸子看着颜一鸣眨眨眼睛“可以继续吗?”

 继续你个头,颜一鸣抓住单薄的里衣“你当真以为外边的丫鬟们是聋子吗?”

 “我也没想做到那样,你想到哪儿去了”江逸闷闷的笑“我只是想…”

 手指轻轻挑开绾的不怎么结识的带,手掌落在颜一鸣皮肤细腻的间,环过她细瘦的肢在她耳边轻笑一声“看一看。”

 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却是句句暧昧。

 许多年前,还是少年模样的江逸也是如此,一口黏黏腻腻的情话撒着娇在她身上委屈的说他不会做什么,但总是亲着亲着衣服会掉的零零落落。

 唯一遵守的是从未做到最后,他说还是要留在房花烛夜的。

 反手解开勾住幔的银勾,层层纱幔挡住隐隐绰绰的人影,烛火跳动了几下又恢复了平静,江逸趴在榻上侧过脸问她“今晚可以留在这里休息吗?”

 颜一鸣闭上眼睛“不可以,会被发现。”

 “你可是是狐仙,怎么会让人发现”江逸笑“好了不闹了,天亮之前我会回去。”

 快走快走,颜一鸣气闷。

 半晌之后江逸重新将人搂在怀里“可以抱着你睡吗?”

 “…你不是已经抱着了吗?”

 江逸笑出声,起身下吹了蜡烛重新回来,清越的嗓音比起平多了几分沙哑,低头吻了吻颜一鸣耳畔“很晚了,休息吧,我四更过后就走。”

 颜一鸣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呼吸浅浅的睡了过去,而一直口称酒醉的江逸,夜中一双眸子清明看不出一丝醉意,修长的手指轻柔的梳理着颜一鸣的长发。

 酒,当然是喝了许多,但是却没有醉。

 来这里的确是因为心里太难受太想同颜一鸣问个清楚,但却还有其他的原因,比如确认他,太子,简玉衍等人对颜一鸣到底有什么影响。

 颜一鸣虽没有正面回答,但不影响江逸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

 颜一鸣既然对简玉衍没有感情,那救他自然有必救的原因,江逸一直都记得,在刚刚认出颜一鸣时颜一鸣曾经说过一句话。

 她说她从未想过会被认出来,就像从未想过会回到这里。

 不会回到这里,那又会回到哪里?

 所以下凡历劫的狐仙本应该重返天上,可是不知什么缘故却依旧停留在了凡间。

 颜一鸣说简玉衍活着对她很重要,当初他曾猜测杀了简玉衍也许会害了她的性命,但现在看来似乎还有其他的解释,比如简玉衍若是死了,颜一鸣有可能会继续留在这里而回不到她想回的地方。

 而他也在刚刚试探了颜一鸣,他问她自己的死重不重要,颜一鸣回答同样重要。

 那大抵可以推断,除了简玉衍,还有自己,亦或者还有太子,他们都必须活着才能保证她的目的达成。所以她借用临安郡主的身份反水简相,这样可以保护南宫玄的安全,故意透给简玉衍消息,从而保证了简玉衍的安全。

 他似乎摸到了颜一鸣的命门,找到了足以让她妥协的办法。

 狐仙曾经肆无忌惮的从他的世界走过,却从未想过会被抓住小尾巴。

 江逸低下头,手指轻轻抚过颜一鸣的脸颊,俊秀无双的脸庞在黑夜中平添几分让人看不懂的狠厉。目睹江逸变脸的小苹果怂怂的缩在脚,即使知道江逸不会听见自己的声音,却依旧紧紧捂住嘴巴将自己变成了一座雕像。

 虽然在它看来,今晚除了略略有些不可见人的事情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但却莫名其妙让人,不,让机器心神不宁。

 也许是江逸的气场太强,小苹果缩着脖子始终没敢睡觉,直到四更时窗外有人轻轻敲了敲窗户,江逸这才轻手轻脚的下了,将被子细心的掖好后,无声无息的离开。

 小苹果终于松了口气,重新缩在脚盖上被子闭上了眼睛。

 醒来后江逸已经离开,看不出一点有人来过的痕迹,若非身上留下许多遮不住的红痕,颜一鸣甚至怀疑昨晚简直是在做梦。

 那天之后,江逸再也没有夜闯过颜一鸣的房间,颜一鸣长长舒了口气。

 天气越来越转凉,中秋越来越近,在距离十五还有三天的时候,远在北平的越王,终于快马加鞭赶回了京城。

 魏雄杰特意去凑了热闹,回来时与她说越王与太子真不愧是兄弟果然长得十分相似,只不过,没有几可活了。

 颜一鸣侧过头,看着志在必得的魏雄杰,很想将这句话原数奉还给他,但想起这多半年的相识,虽然魏雄杰格外爱唠叨,但除去站错了队伍以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大错。

 伸手拍了拍魏雄杰肩膀,可口婆心的提醒他中秋行动时万事小心,一切保命要紧。

 魏雄杰眼睛陡然一亮,正要再说什么,颜一鸣已是站了起来转身离开。

 魏雄杰叹了口气,看着颜一鸣离开的背影,许久后才起身去忙正事,如今时间越来越近,他们要开始做好最后的准备。

 越王回京,南宫一族终于聚齐,王爷整装待发,邵惊羽大军依旧未归,京城北军宫中南军都已尽在掌握,皇帝至今未曾怀疑简相依旧委以重任,所有计划没有丝毫的纰漏。

 如今,只等中秋之慢慢来临。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