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98章
搭在江逸肩头的手轻微的颤抖了一刹下意识捻住了他的衣衫,江逸环在她间的双手似乎顿了顿,继而将她愈发用力的锢在怀里。

 江逸与颜一鸣一同生活了四年时间,记得她即使慵懒却毫不退让的子,那样孱弱的身体却出乎意料的固执,可是心却是柔软的。江逸这般聪明,在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已经会用示弱与撒娇哄得颜一鸣去低头,她这样的脾,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

 只不过这些话,他早已曾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想了千遍万遍,所以即使此刻别有用心,感情却是真的。

 他从未在外人面前低过头,可若是颜一鸣,江逸又觉得其实没有什么不可以。

 颜一鸣突然有些心酸,有些苦涩。

 记忆以来,就算是当初那个站在雪地里没人愿意多看一眼的少年,依旧是膛的傲骨,何曾像现在这样,面对她出这样卑微的姿态。

 颜一鸣从未想过在游戏过后再与他有所纠葛,但就算是一场游戏,江逸也是她四年时间尽心呵护,一点一点看着长大的孩子。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局面呢,为什么要发现呢,为什么会心软呢。

 轻声叹了口气,修长的手指轻柔的帮他顺着有些散落的发丝,就像当初一起相守的年岁一样,颜一鸣垂下了眼睫“少君,你醉了。”

 江逸边绽起一抹温柔的笑意“酒不醉人人自醉,自从看见你,我从来都没有清醒过”江逸终于松开了颜一鸣,蓦的站了起来,颜一鸣微微一愣下意识退后一步却被江逸拦抱起。

 耳边依旧是江逸清越好听的笑声,两人砸进柔软的被褥间,脸颊相距不过咫尺。

 颜一鸣惊诧的眸子对上江逸墨黑的眼眸,来不及看清那双眸子中掩藏的感情,江逸的吻已经落了下来,眼睛,鼻尖,最后落在上,舌尖撬开了齿,沁着丝丝的酒香吻得认真而又细致。

 颜一鸣被口的手,有些使不上力的推了推江逸的膛,但似乎没有什么作用,好不容易有了片刻的息时间,颜一鸣挡着江逸的脸急声道,

 “少君你做什么…”

 江逸恋恋不舍的分开一瞬,俊秀的五官出一丝无赖的笑意,

 “亲你”江逸说“你说过的,我醉了”说罢顺势在她手心亲了一记,继而握住她微微哆嗦想要收回去的手,低头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尖眉眼弯弯的看着她笑“收留了醉鬼,阿鸣,你没有想过后果吗?”

 颜一鸣有一瞬间的无措,但很快已是恢复如初,只是到底没有推开江逸,任凭他吻了许久。

 不过现在再听到江逸这句话,颜一鸣解颐一笑,手上使了巧劲儿挣脱江逸的手,在江逸惊讶的目光下灵巧的翻身坐了起来,

 “什么后果”颜一鸣眯了眯眼睛,摸了摸适才有些的耳朵笑道“就连翻墙也要帮忙的小书生,我还不放在眼里。”

 “是吗,原来我们阿鸣能文能武,可真厉害”江逸的惊诧转瞬即逝,罢了却是笑容更盛“所以刚刚明明能推开却没有拒绝,可是觉得喜欢?”

 颜一鸣手一哆嗦,一时间只想捂上江逸这张嘴。

 江逸将她微微僵硬的神情看在眼里,很是善解人意的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趁着她一不留神拽过来揽着再次歪在榻上。

 虽说颜一鸣之前有过口头警告,但是显然江逸发现她并不会真的动手,有恃无恐的模样。

 颜一鸣转头正要说什么,江逸将她按在枕头上,一手撑着脑袋看着她一副好了好了放过你的模样“有点头晕,别动”江逸道,低头瞧着她的样子“所以,这张脸是你本来的样子吗?”

 话题跳的真快,颜一鸣心道,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江逸若有所思,片刻后又道,

 “当初是我从杭州接你回京。”

 “嗯”颜一鸣又应了一声,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

 “所以无论还有谁,这一次第一个见到你,第一人认出你的人都是我,是不是?”

 颜一鸣张了张嘴,抬眸对上江逸认真的眼睛,心头又是一阵酸涩。

 狠心一点是不是更好,但是对上这样的视线,又何其忍心。

 “是”颜一鸣说“都是你。”

 第一个见到我,第一个认出我的,全部都是你。

 颜一鸣突然猜得到为什么江逸会来这里,为什么会突然喝酒,又为什么会说出刚刚这样的话。

 他说无论还有谁,他在与其他人相比。

 江逸从来没有在意过太子,所以必然不是因为太子,那除去太子便只剩简玉衍与邵惊羽二人。

 邵惊羽还在赶回京城的路上,而且除了皇帝与邵惊羽以外无人知道当初那位女将军的真实姓名,江逸断然不会猜到。

 而简玉衍,江逸最近与简玉衍有不少合作,简玉衍若是不曾提防,被江逸发现着实不是什么稀奇事。

 她从来不是隐忍的子,想到了也就问了。

 “少君”颜一鸣喊了他一声“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是啊”江逸低头看着她,目光平静“原来让简玉衍念念不忘这么多年的那名戏子也叫阿鸣,右眼眼尾也有一颗红痣,是巧合吗?”

 “不是”颜一鸣别开视线道“那也是我…”

 “你猜的没有错。”

 江逸隐在暗处的手骤然握紧,心里疼的厉害,可是面上却依旧尽力控制着表情“几前简玉衍告诉了我简相安的暗装,是你引导他这么做的。”

 果然,江逸全部都知道。

 “是我用阿鸣的身份劝他告诉你简相的计划。”

 “所以是你为他求得了一条活路”江逸边分明看得见笑意,声音却是已经冷到骨子里“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救他”江逸问,说出这句话时因为太过难过,耳边甚至有些失聪,声音有些颤抖语速有些咄咄人“他这样的身份根本难逃一死,为什么要救呢,你爱他吗?”

 “我不爱他”颜一鸣叹了口气,重新对上江逸的眼睛“一点点都不爱。”

 耳边的震耳聋的心跳声似乎骤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江逸仔细将颜一鸣刚刚的话回想了好多遍,这才像回过神一般,只是那双幽深的眸子渐渐升腾起无尽的兴奋。

 既然不爱,江逸问她,

 “那他死了,你会伤心吗?”

 “不会”颜一鸣道,说罢突然间瞪大了眼睛,莫名的不安从心底蔓延开来。

 江逸一直以来的温柔外表让她有些麻痹,直到这一刻,颜一鸣才陡然反应过来,他是永远带着笑意的佳公子,可也是踩着无数人爬到一人之下的冷血首辅。

 这个人对自己有多容忍,对其他人就会多残忍。

 “少君,你想做什么?”

 “我想送他去死”江逸说。

 “我想让他去死,阿鸣,你知道原因,而我也,知道他曾经做过什么。”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