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83章
江夏王姓“明”这个是极为罕见的姓,但是不排除是小苹果为了将“颜一鸣”三个字倒过来强行设置此姓的可能。江夏王乃当年先帝亲封的一位异姓王,占据两广位置,可见身份超然,然而尽管身份如此却依旧加入了复国的行列,这让颜一鸣有些想不通江夏王心中到底怎么想。

 最后只能将之概括为贪婪二字。

 人的望永远也不会得到足,即使是独霸一方的这位王爷。

 就像简相,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依旧极具野心,所以他所谓的复国与扶持简玉衍重新登基定然也只是个幌子,挟天子以令诸侯怕才是他最终的目的。

 不过颜一鸣查看过原剧情中南宫一族被宫后撤出金陵后的一段剧情,按照原剧情,简玉衍虽然富国之心并不是很强烈但是却并非像如今这样排斥,又因为简玉儿的刺作用还真有过一段相当霸气的日子。

 简相的确又操控简玉衍之心,但简玉衍也不是任由他拿捏的简单角色,要不然最后简相也不会因为简玉衍的内部反水落个无比凄惨的下场。

 相比曾经一直心有防范的简玉衍,如今事不关己的简玉衍似乎少了几分警觉,这实则并非一个很稳妥的局面,简相为了现今定然不会动简玉衍,但是难保最后一怒之下将全无防备的简玉衍直接了断。

 若是几位主角不幸出了事,颜一鸣的回家之路就等于彻底无望,所以如何让简玉衍提起防备之心,亦是颜一鸣需要着手准备的事情之一。

 魏雄杰许是还想说什么,在颜一鸣所住的院落前来回踌躇了许久,终是转身离去。

 颜一鸣故意避开了那位魏大人,虽说他的一厢情愿并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但颜一鸣实在不喜欢这种随时随地被觊觎的感觉。

 怎么让她与南宫玄的亲事告终还能继续留在京城,此事虽说颜一鸣适才才得知,颜一鸣对着铜镜点了点自己眼尾的红痣轻笑一声,此事还不容易。

 之前还是颜校尉的时候一行至百里亦是常有的事情,如今成了贵小姐每藏在马车之中行不过几十里,魏雄杰却还是时不时的问她会不会太累需不需要歇息。

 颜一鸣无奈的注视着眼前的表面书生道声不用,还是正事要紧。魏雄杰心头微微苦涩,他本就是送她来京暗地里促成她与简公子的姻缘,从一开始就知道别无可能实则不该有如此私心。

 尤其还是被那位江大人发现了一丝端倪。

 这已是极大的不该。

 颜一鸣出乎江逸意料的配合,一路不曾游历什么风景,倒是真像一心只想前往京城完成与太子的姻缘。

 但是单看跟在临安郡主身边的那位大人,江逸不觉得此次联姻会进行的那般顺利。

 不过此次联姻本就暗藏玄机,无论是江夏王还是太子葫芦里都卖着药,等临安郡主进了京城必然又是一番不安宁。

 一路走得十分平静,直到众人浩浩进入金陵城,因是女眷倒是不需皇亲前来相应,马车一路直接前往皇宫后才有宫中极有地位的姑姑前来相,道是宫中的娘娘们已是等了许久。

 江夏王乃是先帝亲封的异姓王,可见当年深得先帝信任,但是如今几十年过去,江夏王长居两广已是与土皇帝一般,就算是每年的朝觐也是爱来不来。

 皇帝自是怒于江夏王的狂妄,但是当年先帝特许江夏王麾下可留军备,现在后悔已晚。金陵距离两广到底太远,皇帝探不到江夏王的虚实,但只看江夏王一年更比一年跋扈的态度,也能大抵猜得出他许是已经有了敢于朝廷叫板的资格。

 所以就算有想要削藩的想法,但一时半会儿也不能轻举妄动。

 江夏王多年来对朝廷的态度愈来愈恶劣,每每提起江夏王皇帝总是怒容面,所以此次江夏王主动提出将女儿送往京城之事,虽是疑点重重,但是却格外重视。

 以至于这位临安郡主还未进京,宫中一众嫔妃与公主已是如此早早在坤宁宫中等待一见。

 就连皇后亦是如此。

 颜一鸣一身华服姗姗来迟,没有忽略那些不擅掩饰的小公主们因为等待而控制不住的愤怒,与皇后盈盈请安后笑声解释“一路风尘仆仆不敢扰了凤仪,梳洗焚香后这便赶了过来,还望娘娘不要怪罪。”

 上次与皇后想见还是与太子谈婚论嫁的时候,皇后因为南宫晔之事对她始终心存不,说话间总是夹杂着几句嘲讽。

 如今皇后眼尾又多了几条皱纹,但是却笑得比当初亲切的多,将颜一鸣上上下下夸了无数次后,这才让其他嫔妃离开,留了颜一鸣,又命人去请了太子在坤宁宫用午膳。

 颜一鸣谢过皇后的好意,目光落在无声离去的一人身上,当初因为邵惊羽的缘故,邵氏之女深受宠幸位列贵妃,但看今的位子,分明已是与普通的妃嫔坐在了一处。

 邵惊羽与邵家彻底断绝的关系,邵太师一气之下驾鹤西去,留下不中用的邵老爷与没有子嗣的贵妃,果然连三年都没有撑过去。

 颜一鸣收回了视线,继续与皇后九公主攀谈,皇后时不时将目光落在颜一鸣脸上,实在是因为这位郡主的相貌与已经逝去的太子妃有几分相似,眼尾更是如出一辙的有颗红痣。

 想来当初那孩子亦是眼尾有颗红痣,但谁又能想到竟是那般结局。

 太子妃为救太子再新婚当晚离世,她与陛下知道太子心中悲痛所以始终不愿再娶正,但是如今已是这么多年过去,就算他再不愿意却也耽搁不得。

 江夏王送女入京,虽然众人都明白江夏王是存了联姻之心但是却并未明言是哪位皇子,她为太子着想所以借着身份先行一步,宫中其他嫔妃所说不但也不可奈何。

 颜一鸣自是发现皇后的目光,不过倒也难怪。

 当初捏的第一张脸本就有些像自己本来的面貌,但是为了攻略起来更加容易所以又美化了许多,所以乍一看还是有点相似,更何况眼尾还有这颗红痣。

 颜一鸣有些后悔当初捏脸留下自己的痕迹,但是如今后悔已经无济于事。

 相似的特征,控制好了能够事半功倍就如同当年攻略简玉衍,控制不好的话却是个极不稳定的炸弹。

 当然颜一鸣现在需要的不是事半功倍。

 皇后着急,但南宫玄他并不急迫甚至与以往一样十分抗拒,只是此事不容他任,所以南宫玄来的不早不晚,待遇皇后见礼之后这才将目光落在一旁的临安郡主身上,却是微微诧异。

 这女子生的…

 颜一鸣颔首一笑,那双眼睛那抹红痣与已经久远的记忆蓦的重合,南宫玄难免又多看了一眼。

 皇后将南宫玄的神态看在眼里,心中十分欢喜,自太子妃走后,太子已是多年不曾多看其他女子一眼。

 若是太子能改了心意不再像以前那般固执,她定能将这门亲事促成了,若是能得了江夏王的助力,那太子之位便能稳若泰山再也轮不到他人觊觎。

 临安郡主子极好还会主动挑起话题,想来是对太子印象不错,虽然太子在一开始的惊诧之后便恢复了以往的冷淡,但皇后始终觉得有戏,

 寻了个空离开了一小阵子,给了两人一点独处空间,颜一鸣眼瞧着皇后离开,有一搭没一搭的终于一步一步将话题引到了危险边缘,她有意无意的提起了当初已经去世的自己,很是违心的夸赞了几句太子对太子妃真是一片深情。

 南宫玄一开始是有些惊讶临安郡主眼尾那颗如出一辙的红痣,但也只是仅此而已,如今临安郡主陡然提起已经死去的亡,南宫玄心头已是有些不快。

 他不喜他人提起阿鸣,尤其是这些有可能取代阿鸣位置的女人,但到底没有将情绪显出来只是简单的应和几句。

 却不想这女人实在愚笨不会看他脸色,一而再再而三的始终念起太子妃三字,南宫玄愈发不喜。

 颜一鸣眼瞧着南宫玄终于失了耐心,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不知悔改”的直接撞在口上柔声道,

 “听闻太子妃容貌倾城,右眼眼尾亦是有颗红痣…”

 南宫玄眸骤然一冷,周围的丫鬟们已是吓得动了不敢动,但颜一鸣却还是笑盈盈的将下半句说完,

 “当初听闻此事,未到京城我便觉得与殿下有缘,如今看到殿下更觉如此,殿下以为呢?”

 南宫玄强着怒火,提醒自己眼前这个不知羞敢于阿鸣相比的女人身份特殊,但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她眼尾的红痣,一时间恨极恨不得命人将那红痣生生剜去。

 就算这女子身份再如何尊贵,他已是不想再看见这张脸,南宫玄冷然道声自己并未有再娶之心,可能要让郡主失望了。

 颜一鸣很配合的失望叹了口气,再做出一副食不下咽的模样告退离去,南宫玄没有留她的一丝想法,冷眼看颜一鸣离开后愤然离席,正好撞上闻言赶来质问的皇后。

 “你说了什么惹得郡主直接离席?”

 南宫玄想起刚刚那话依旧觉得无比厌恶,看着眼前的母亲直言道“我不喜欢除了阿鸣以外眼尾有红痣的任何一个女人,母后不用白费心思了。”

 愚蠢至极敢于阿鸣相比,她也配?

 南宫玄嘲然一笑转身离去,留下怔怔的皇后无力的扶额。

 真是孽缘,孽缘啊!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