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66章 安能辨我是雌雄9
越王是当今皇后所出,太子的亲弟弟,除了长皇子以外唯一破格亲封的亲王,如今越王亲临,就算还未宣旨,众人已然明了陛下的欢喜与重视。

 邵惊羽这一仗赢得惨烈但实在漂亮,以七千的损失数量歼敌三万多人,陛下在听到战报时,当着所有大臣的面大肆夸赞邵惊羽天才将帅。邵家如今已是位极人臣,皇帝赏赐邵家无数珍宝后,当即亲封二品辅国大将军,益封其食邑五千户安国侯。

 圣旨一出,朝皆惊,但是却没人敢说一句不该。

 当初谁能料想到,一个头小子会有这样的能耐。

 邵家是有名的书香世家,何曾出过武人,却不想一鸣惊人,倒是人人皆以为会大有作为的曹家,此次战中失利,竟然犯了迷路这等低级错误,惹得陛下龙颜大怒。

 此罪按律当斩!

 最后实在看在宁国公的份上,皇帝下令以财物赎免,直接贬为庶人,左将军则是罚俸半年并降职两级。

 抛去曹猛,皇帝对于此战仍是格外欢喜,邵惊羽的亲姑姑,如今的贵妃更是一时风光无数,皇帝实在喜欢邵惊羽甚至觉得封赏不够,最后下令此昭由越王亲宣。

 越王亲临,所有人出营亲自接,邵惊羽自小常去皇宫,与越王南宫晔年纪相当,关系很是不错,如今越王来此邵惊羽倒是高兴,不似其他人那般严肃惶恐。

 面春风的从主帅帐中走出来还顺手整理了一下发冠,走了两步转头瞧见不知道在想什么原地不动的颜一鸣,哂笑一声“跟紧了,我可是特意与陛下跟你讨了赏。”

 邵惊羽这人护短的紧,想方设法的帮自己人讨封赏不管他人如何评说。

 “是”颜一鸣答一声跟上邵惊羽的脚步低声道“多谢将军。”

 邵惊羽俊眼飞扬,揶揄看了她一眼凑过去低声问她“你想怎么谢?”

 颜一鸣一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模样正表示“末将必誓死追随将军以报将军之恩!”

 “…”邵惊羽难得的有些失望,心里像是滚进了一粒沙子一般磨得发,看着近在咫尺的精致五官磨了磨牙

 好不容易接受自己对一个男人动了心这个事实,却又不得不接受这个“男人”太过笔直这个悲惨的事实。

 算了算了,邵惊羽顺了顺气,此事记不得,需得从长计议。

 待走出主帅营帐,其余将军们已经整理好等他一同前往,邵惊羽咳嗽一声掩饰自己为了私事磨蹭了片刻的恶行,扭了扭手腕后这才一本正经的往外走去。

 好在越王殿下来的并不着急,邵惊羽与众人等了片刻功夫,越王冷峻的脸庞这才缓缓出现在众人面前,众人齐齐见礼见过越王殿下。

 南宫晔来的轻便,一匹好马与数百亲兵就这么来到了北大营,一身绣了金色龙纹的衣袍显得格外尊贵。

 许是此次大胜实在值得庆祝,南宫晔边噙着笑意命众人不必多礼,转头与邵惊羽道声好久不见,邵惊羽朗一笑,两人携手进帐。

 虽说如今一人尊为亲王一人已是人臣,但到底好友见面,无需十分客套。

 一众将军一句话也不敢言,只能眼瞧着两人说的投机,曹猛等人已是紧张的绷紧了身子。

 邵惊羽像是这才看见曹猛的窘态,轻咳一声“王爷既然来此不如多留几,现在不妨先行宣旨。”

 南宫晔轻笑一声挥了挥手,身边宫人急忙躬身拿出圣旨,一瞬间跪了地。

 圣旨与邵惊羽所料几乎无差,陛下先是表示自己听闻此战后甚是欢喜,然后开始论功行赏。

 邵惊羽封侯又升官,听得在座一众人倒一口凉气,右将军此战亦是有功受封爵位,曹猛大战失利贬为庶人,左将军罚俸半年连降两级。

 曹猛跪着的身子晃了晃,幸被旁边的右将军扶了一把。

 待几位将军功过之后,此战之中被邵惊羽特意提起的一众人亦是受到封赏。

 直到宫人念到颜一鸣的名字时,南宫晔一派清闲的模样骤然一滞。

 这个名字在这离京的一年里不知想起过多少次,身边无人敢提,他却从未忘记。

 如今只是名字相同而已,南宫晔却顿时想起无数,竟然舍得将目光转移到那同样唤作颜一鸣的小将身上。

 只是一眼,南宫晔又是一怔。

 那小兵与阿鸣长相毫无相似,但是却一般无二的,同样的位置有着一颗同样的细小红痣。

 南宫晔隐在衣袖中的手不着痕迹的轻微一颤,又一次将视线落在颜一鸣的身上,许久后突然苦笑一声。

 他在想什么。

 阿鸣已经死了,眼前这人不是阿鸣,他甚至是个男人。

 邵惊羽没有注意到南宫晔的失态,他的心思全放在陛下对颜一鸣的封赏上,陛下果然给他面子,他不过给了颜一鸣一个从五品的校尉,陛下却直接给了他正五品的位子。

 圣旨宣完,有人欢喜有人愁,一众人缓缓离去,南宫晔看那陌生的瘦弱身影走出营帐时才移开了视线,邵惊羽这才注意道随口问他“怎么了?”

 “无事”南宫晔笑了笑“许久不曾与你赛马,试试?”

 “奉陪到底”邵惊羽爽快答应,随口又将颜一鸣喊进来“一鸣,带越王殿下换身衣裳。”

 南宫晔正要说不用带路,但是再次听到“一鸣”二字又将话了回去“劳烦。”

 颜一鸣与平一样的冷漠模样,摇了摇头“王爷言重,请。”

 越王的营帐早早收拾了出来,比起主帅营帐更加奢华齐全,小苹果一路上在耳边兴奋的尖叫“修罗场修罗场!”

 “哪来的修罗场”颜一鸣无奈白了它一眼“一样的名字还长了一模一样的痣,我怎么就忘了小五就在附近。”

 “罪恶啊”小苹果叹息“你这个罪恶的女人!”

 请你闭嘴,颜一鸣不再搭理小苹果,站在门口等南宫晔换了一身劲装出来。

 南宫晔转了转手腕,随手整理着护腕问她“你的名字,是哪三个字?”

 “颜色的颜,一鸣惊人的一鸣”颜一鸣言简意赅。

 还真是一模一样啊,南宫晔叹了口气“是个好名字。”

 “…是。”

 两人又走了一段,南宫晔余光正好看见她右眼眼尾的红痣,心中顿时又是一恸,这才转移话题“听惊羽说此战是你救他一命?”

 “末将只是奉命行事。”

 南宫晔看她依旧淡漠的模样笑了笑“年纪小小倒是不居功。”

 “分内而已。”

 南宫晔哂然,这等沉默却又耿直,他倒是极为欣赏,只不过与阿鸣真是一点都不像。

 邵惊羽已经骑着马溜达了好一会儿,终于看见南宫晔与颜一鸣的身影,远远看见并不喜与人交谈的越王居然与颜一鸣在说话,惊讶之余顿时有点吃味。

 早知道让云晓去得了,自己还能和一鸣说说话调调情。

 失策了。

 好在颜一鸣将越王带至此处便与其他将士一样退在一边,军营中待着无聊,如今越王与将军赛马,众人里三层外三层围观两人赛马。

 颜一鸣身量小不慎被挤到了外边,眼瞅着挤不进去,索回营帐睡觉去了。

 待一觉醒来,外边已经天繁星,门外的小兵看她出来笑道“可算醒了,再不醒可就没热闹了。”

 颜一鸣转头,远处火光漫天,烤的味道远远飘过来,颜一鸣摸了摸肚子寻着香味而去,却发现地上掉了一个精致的荷包。

 颜一鸣将荷包捡起,借着火光打开后,才发现里边居然是几颗熟悉的糖果。

 正是当初临走前,她亲手送给南宫晔的糖果。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