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61章 安能辨我是雌雄4
这场兵分三路的首战,以曹猛为主的西大军无功而返,牵制漠南王的前将军损伤惨重,一万兵折损过半,索漠北王王庭的左右两位将军收获颇丰,斩获蒙军千人。

 但是整体来说夏军依旧折损许多。

 准备了数月的首战,这样的结果并不算好,没有擒住漠北王又伤亡不少,首次领兵的主帅曹猛,也不是很好向皇帝代。

 而且还有那位特意被陛下安排道军营的少爷,不听军令私自追赶漠北王,如今天天已经蒙蒙亮,却始终不见人影。

 输完骑也未曾占到什么便宜,只消一想邵惊羽身边只有堪堪百人,曹猛便一个脑袋两个大,十有八九,这位少爷与数百兵定是回不来了。

 首战打的不算漂亮,曹猛发愁如何要给陛下写折子,下边士兵们战后打理,死了平一起的兄弟哭几嗓子,受了伤却并无大碍的求老天保佑多活几年,剩下的时间难免提起这次首战。

 左右两位将军麾下的兵士这次杀的痛快,收起来自是眉飞舞,前将军那边则是愁容脸,最后齐刷刷的提起那位莽莽撞撞的少将军,皆是叹了口气。

 虽说之前众人皆是看不惯京城的少爷来军营里作践别人,但是如今真的有去无回,想想那邵惊羽的风采,众人依旧觉得可惜。

 将军可惜,当跟了他的七百将士更是可惜。

 那位与颜一鸣关系甚好的百户不知叹了多少声气,早就提醒别让他去,偏偏不听,得的功劳再多又哪儿比得上命重要。

 第二天又已然到了傍晚,他们依旧没有回来,几乎无人认为邵惊羽一行人可以回来,却在天边夕阳西下时,一行人映着夕阳缓缓而来。

 这位失踪了一整天的少将军与身后仅剩的二三百人,带着浩而来的战俘,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邵惊羽骑在马背上的身影越来越近,一一夜未曾闭眼,已经很疲惫,但是那双眼睛却亮的不像话,一张年轻的脸上是这个年纪该由的傲然与自得道“幸不辱命,漠北王庭全军覆没。”

 曹猛听闻邵惊羽回来,差些感动落泪,亲自出了营帐接人,却才看见邵惊羽身后的战俘。

 一颗被布巾包起来的头颅被扔在地上,布巾散开,漠北王惊魂未定的表情依旧分明。

 曹猛与前来接人的众位将军齐齐愣在了原地,他们盯着这颗头颅看了许久,再缓缓对上邵惊羽的脸庞。

 他居然真的追上了!

 仅凭七百骑兵,追上了连夜逃跑的漠北王,更是斩获逃跑的漠北王一行两千余人!

 这…这,这…曹猛愣了片刻后终于回过神来,朝天大笑一声大喝一声“好!”曹猛倒不是真的有多么替邵惊羽高兴,而是因为邵惊羽拿下了漠北王的这颗人头,他终于可以向远在京城的陛下代了!

 所有人都以为邵惊羽没办法活着回来,但是他不但回来了,而且成了此次战役最大的功臣。

 将军们再也不敢小瞧这位初上战场的少年,兵士们惊叹之余,才开始羡慕那跟随邵惊羽的那些人。

 所说七百人回来时只剩不过二百,但是这二百人却是跟着邵将军出生入死,听说将军重重搞赏了邵将军与此次追击漠北王的兵士,从此成了邵将军的亲兵。

 怎能不让人羡慕。

 尤其是当那第一个愿意跟随邵将军的小白脸,听说此次杀敌无数,更是救了邵将军一命,被将军亲提到了身边。

 当初劝说颜一鸣的百户听闻后恍惚了许久,最后无奈苦笑一声。

 许是他看错了,邵将军根本不是京城的草包。

 他这位小兄弟的眼光,果然要比他好得多啊。

 七百人死伤过半,但是活下来的二百多人,无疑真正成了邵惊羽的亲卫,邵惊羽已然识得大多数的面孔,不过让他第一个记住名字的,却是颜一鸣。

 邵惊羽记得那惊魂一刀,若不是他救了自己一命,现在已经是下亡魂。

 那回营时众人坐在草原上休息片刻,邵惊羽身边的副将笑着打趣她,看起来瘦瘦弱弱,杀敌还真是半点不含糊。

 邵惊羽点头一笑,问她叫什么名字。

 颜一鸣顿了顿,她下意识想说自己唤作颜一鸣,但是突然想起刚刚去世的那位太子妃也是这个名字“将军就唤我阿鸣吧。”

 许是因为一场战役成了生死之,邵惊羽已经觉得颜一鸣很是熟悉,此刻又是心情大好,嘴里咬着狗尾巴草乐道“长得面像个女子,名字也像个女子,阿明不好听,我看你比我要小一点,就叫你小明吧。”

 颜一鸣:“…”谁要叫这种烂大街的名字啊!

 邵惊羽靠在副将背上,长腿舒展,余光瞥见她一脸抗拒又是一乐“怎么,不喜欢啊,你不告诉我真名我只能这么叫你,可是名字有什么忌讳?”

 还真是直接的不像话。

 颜一鸣抬头瞧了他一眼,慢悠悠道“也不算什么忌讳,我姓颜名一鸣,一鸣惊人的一鸣。”

 颜一鸣?邵惊羽听着耳,想了半晌才陡然想起,这不就是定国公府那位小姐,也就是刚刚去世不久的太子妃么。

 难怪他不愿说,邵惊羽将嘴里的狗尾巴草扯了出来,敏捷的站了起来“即使如此,以后就叫你一鸣吧。”

 颜一鸣坐在地上抬头看着他笑了笑。

 “多谢将军。”

 邵惊羽突然愣了愣,继而转身离去,一直充当人形坐垫的副将也站了起来,临走前又没忍住多看了颜一鸣一眼。

 男生女相,这小白脸笑起来,还真是漂亮极了。

 一场首战,虽说皇帝那边还未收到战报未曾封赏,但是邵惊羽却经此一战,在军营中迅速立起了军威。当与邵惊羽一行的将士们差些将他吹成天神下凡,一传十十传百,一时间,邵惊羽在军中的威信已然不比大将军曹猛低。

 邵惊羽当初答应颜一鸣的话没有失信,第二便亲自将他提到身边,顿时,颜一鸣已经可以与邵惊羽身边那名副将肩并肩,可以随意进出邵惊羽的主账。

 颜一鸣一瘸一拐的走近了主账,邵惊羽眼尖看见,放下手中的笔问道“怎么了?”

 “没事,脚崴了”颜一鸣道“曹将军请您过去一趟。”

 邵惊羽微微蹙眉,但是到底还有要事,只能先行离开,等回来时不见颜一鸣身影,随口问旁边的小副将“一鸣呢?”

 那名副将是邵惊羽从京城带来的亲信,比起颜一鸣也不过大了一两岁,子跳又话多,总是欺负颜一鸣长得像个小白脸生了女人腮。

 本身就是个姑娘的颜一鸣翻了个白眼,理都不想理他扬长而去。

 小副将在后边喊她去哪儿,颜一鸣身子顿了顿才简单的吐出两个字“河边。”

 又想起什么似的补充一句“你别过来。”

 正准备跟上去的小副将刹住了脚,将嘴边的“去河边干嘛”收了回去,这会儿邵惊羽问起颜一鸣去了哪儿,小副将瘪了瘪嘴委屈“说是去了河边,都是大老爷们,一起去怎么了?我就说他长得像个娘们子也像个娘们。”

 邵惊羽拎着手中的了他一记“整叽叽歪歪的碎嘴才像个娘们。”

 小副将:“…少爷您去哪儿啊?”

 “河边”邵惊羽道,走了两步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别跟来。”

 说的话都一样,小副将很忧伤的想,自从一鸣来了后,少爷都不带他玩了,不就是比他生的好看了些么,大老爷们生那么好看做什么。

 邵惊羽倒不是和小副将一样想去和颜一鸣一起冲澡,而是想起颜一鸣走路时一瘸一拐的模样,适才去颜一鸣的营帐中发现了带着血迹的布条,这才觉得哪里不太对。

 颜一鸣此刻正管与小苹果扯皮,小苹果已经不知道回头看了多少眼,实在不确定的问“你确定邵惊羽会来?”

 “百分之七十应该会来,邵惊羽比你想象的要细心”颜一鸣道,掀开子,小腿与脚踝之间的地方,那被一扎中现在依旧鲜血淋漓,虽然因为小苹果没什么痛感,但是看起来还是很狰狞。

 “够不够吓人?”颜一鸣打量着腿上的伤道“有没有让人看见就觉得万分怜惜又心疼?”

 小苹果虚弱的捂上眼睛“我不看,我晕血。”

 “出息”颜一鸣白了它一眼,当初她为了骗简玉衍划了脸,小苹果可是兴奋的在拍手叫好,那时候可没见它晕血。

 骤然两人突然间齐齐安静了下来,脚步声响起,小苹果飘起来瞅了一眼兴奋道“来了来了。”

 颜一鸣顿时收了脸上的轻松与笑意,骤然间是难以忍受的疼痛。邵惊羽走过来时,远远看见颜一鸣坐在河边,走近时听见清晰的气声,低头这才看见地上的血迹,许是听见脚步声后抬头看他过来,惊慌之下忙要将伤口遮起来。

 邵惊羽两步上前蹲下身子,一手将她的手拿开看见惨不忍睹的伤口,骤然厉声道“受了伤为何瞒着!”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