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60章 安能辨我是雌雄3
雍熙三年时,宋太宗下诏招募边界地区有勇力的百姓为兵,发给他们粮食与兵器,所立战功的奖励是:“获生口者,人赏钱五千;得首级者,三千…愿在军者,优与存录,愿归农者,给复三年。”

 这些为了激励将士的褒奖制度早已被遗忘,但是如今被邵惊羽提了出来,除去颜一鸣,在座所有人皆是当即大惊,再看向颜一鸣时已是止不住的羡。

 虽说这位小将军杀敌的本事大伙儿不知道,他会奖励什么大伙儿也不知道,但是身份摆在那里,所以此刻无人会质疑他的保证。

 功勋,地位,金钱,无论是什么,都是在座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早知道第一人有这么好的运气,他们早就开口了,这小白脸小子平里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今天遇到这种机会倒是比谁都积极,现在头等的好事儿被他抢走,一众人难免忿忿,尤其是平里本就看他不顺眼之人。

 那位提前提醒了颜一鸣千万别出头的百户,被颜一鸣如此积极的模样吓了一大跳,急的在地上转了两个圈圈,这孩子有本事,以后定是有大把的机会,怎么就不听劝呢!

 敲定了第一人,所有人已经在顷刻间思量了无数,头等的功劳已经被颜一鸣抢走,众人皆是在赌跟了这位小将军到底值不值得,一番考量后渐渐有其他人也站了起来,大声表示愿意跟随邵惊羽。

 颜一鸣看他不显一丝一毫的烦躁,甚至一一同愿意跟随他的一众士兵对话,看见身量拔壮实之人不曾面过分欣喜,看见瘦弱年小的也不曾嫌弃,分明高高在上与在座所有人看起来泾渭分明,但是却悄无声息的与众人拉近了关系。

 与他说过话的将士们皆是一脸欣喜与激动,再看邵惊羽时已经不复之前的忐忑。

 他们是从未见过主将的兵士,又怎么妄想有朝一能与他们说上一句话。

 颜一鸣“啧”了一声,有人就是天生的将领,作将军有的不应该只是骑武艺,这种软硬适度的招揽也是必不可少。

 七百人选完,比颜一鸣估计的用时更短,直到邵惊羽身边的年轻小将提醒这七百人跟随邵惊羽另寻营地时,天边也不过刚刚火烧云。

 果然是比之前所有的攻略要难得多,颜一鸣一边收拾一边心想,这种背景下,甚至连主动说一句话都要尽心考虑不敢走错一步。

 等走出营帐时,颜一鸣听见身后那几个与她同帐的兵士的轻蔑声响,说邵惊羽到底绣花枕头一个,跟着他能有什么出息,指不定这次出站就再无生还。

 颜一鸣冷笑一声,将包袱背在肩上,大步离去。

 三后,主帅曹猛,终于下令,大军近进攻盘踞漠北的蒙古漠北王。

 曹猛兵分两路,以西路大军为主攻方向,由曹猛直接统领三万骑兵近漠北王,左,右,前三位将军各自率兵一万,东路军由前将军姚战率领,统数万骑兵进击蒙古漠南王,以牵制其兵力策应西路军的进攻,左右两位将军北进直上,直接进攻漠北王的王庭。

 邵惊羽的首次出站,被曹猛安排在了左右将军麾下,与两万骑兵直王庭。

 临近杀敌,颜一鸣终于有了前所未有的紧张。

 挂在间的是封喉的寒刀,冷风吹在脸上时有种说不出的凛冽,下战马在不安分的踱着马蹄鼻息重。前方不远处的邵惊羽一身玄衣墨甲,左手紧握乌骓马缰绳,右手手持单钩,夜风飒飒说不出的英姿。

 马鞭挥向夜空,万籁俱静中响起震耳的声响,顷刻间万马奔腾,大地也为之震动。

 此地距离漠北王王庭遥远,但是近正是要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待近时漠北王甚至还在与姬妾们饮酒作乐。

 夏军杀入,蒙军根本不曾防备,顷刻间蒙军作一团,铁血无情,锋寒利刃刺入体时蹦出温热的血染红了身上的战袍,眼只有白芒骤现的刀刃与鲜红的血

 颜一鸣握着刀柄的手在止不住的颤抖。

 她有过无数刀起刀落的记忆,可是如今她已不是那个能沉稳面对生死的姑娘,挥刀之间依旧会胆寒。

 可是生死之间却根本不容她迟疑一秒,一个分神,便会如同身旁那还与她说过话的战友一样,一瞬间失去气息。

 第一次将人斩下马背时,那蒙人的血染了握着刀柄的手差些拿不住刀,但是在敌人又一次近时却不得不再次握紧。

 杀人,是会麻木的。

 周身的惨叫声没有一瞬间的停歇,烽火炙烤着脸颊又烫又疼,紧紧握着缰绳的左手虎口碑摸出死死血迹,左腿适才不慎被长滑到,颜一鸣闷哼一声却是根本无法顾及。

 出其不意的进攻,蒙军王庭的蒙军根本来不及防备,一瞬间已是溃败。

 惊骇的马蹄与厮杀声终于将漠北王从醉生梦死中惊醒,根本来不及部署,翻上马背与一众王族在蒙军的掩护下策马逃走。

 邵惊羽寒眸一闪一声令下,马儿长鸣一声已是朝着漠北王逃窜的方向追去,左将军这才回过神惊出一身冷汗急声喊他,邵惊羽却是已经奔出百米。

 左将军焦急之下忙命人去追,追到漠北王,更要保护邵惊羽的生命。

 轻骑校尉等率千骑军向漠北王逃窜的方向追击,狂追数百里却根本追不上邵惊羽等人,更不说漠北王,实在无法赶上不得不才返回。

 左将军气的直呼早就知道会如此,主帅都管不住这位少爷,他又如何管的住。

 好在此次突袭极为成功,除去保护漠北王逃走了千余人,一共俘获漠北王部众男女三千余人,牲畜万头,已是一场极为不错的小胜。

 唯一遗憾的,那便是漠北王与几位小王皆已逃走。

 只能希望那位小爷一切安全,可别被漠北王拦杀或是了路。

 寒月当空,邵惊羽率领不过百余人在茫茫夜空中奔驰数百里寻找敌人踪迹,当初因着邵惊羽一个“追”字,众人根本来不及思考已是跟随他追了出来,如今与大军离方向,气百骁骑虽然悍勇,但也极可能遭遇蒙军主力被聚而杀之,众人又难免心中惶惶。

 但是再看前方那抹人影,又咬紧牙关策马追了上去。

 马未停下,人也从未放松警惕,颜一鸣已经忘了跑了多久,终是看见前方有火光闪动。

 一柄寒挑动,负责看守的蒙军瞬间命丧黄泉,骁勇骑兵冲入逃窜半夜又瞬间惊慌失措的漠北王庭军中,漠北王一刻间无法分辨有多少人,不敢当面硬拼又是准备逃窜。

 分明只有不到七百人,但蒙军此刻大根本没有多少反抗之力。

 邵惊羽不与兵士恋战直指又要上马逃跑的漠北王,身边那名副将一箭将漠北王身旁那名王侯下,少年将军一杆长凶悍无比,下神驹顷刻间已是追上漠北王的踪迹。

 只是副将突然高呼一声小心,邵惊羽回头见寒光乍现,蒙军一直刺而来,惊诧间确实刀锋近将那长挑开,颜一鸣手掌震得生疼却是将生死间的邵惊羽拉了回来。

 邵惊羽惊讶这白脸小兵居然很是不凡,但来不及耽搁,策马再次追上漠北王。

 起,落,一声哀嚎,漠北王被斩下马背,首领已死蒙军再无战意纷纷投降。

 一场长夜奔袭,邵惊羽的处子之战,赢得无比漂亮!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