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57章 绕床弄青梅18
江逸自此之后,摇身一变成了江家的准女婿。

 没人抱怨他身份不合适不应该待在江家,而是生怕有着大好前程的准女婿和江家摆关系,就连府上比江逸大了许多的公子们都各个十分礼让。

 江老太太瞧着十分不,江老爷却觉得不以为然,既然已经是举人,自然是与其他普通子弟不一样,若是以后还中了又如何?

 既然成了女婿,那就是自家人,江老爷愈发尽心尽力的教导江逸,更是腆着面子带着江逸见了洛的大儒们,江府上下无人不羡慕,就连江二太太听了也是止不住的咋舌道,

 “这还没成呢就当儿子养了,女婿可不比儿子亲,指不定哪天就不是江家女婿了呢”江二太太仍是忍不住的嫉妒,怎就大房如此好运能捡到这么个宝贝儿。

 顿时又想起之前想拉拢江逸却被拒绝,怪不得怎么都不同意呢,那边可是藏了一个娇娇。

 “少男少女瓜田李下住的那么近,也不知道害臊”江二太太呸了一声,江二老爷听着也不是个滋味,心道怎的他就没有颜一鸣那样相貌出众的女儿,若是有了指不定…

 咳咳,江二老爷咳嗽两声“在家里说说也就罢了,可别让旁人听着。”

 江二太太心中不忿,但是也道声知道,毕竟老爷说郡守大人十分重视江逸,说江逸以后定是有大出息。

 “能有多大?比大房还大些?”江二太太懵懵懂懂的问。

 江二老爷气极,瞪着眼眼皮子短浅的江二太太拍桌子“郡守大人说那小子会试十拿九稳,以后指不定比他还有作为!看得上一个小小的五品县丞!”

 江二太太顿时倒一口凉气,她听过最大的官就是郡守大人,江逸以后还能比郡守大人还出息?

 欺软怕硬的半辈子,江二太太想明白后再也没敢找江逸的茬儿,待新年时去了江府拜年,还颇为殷勤关心江逸读书读的如何,不过等扭头看见颜一鸣时又抬高了下巴甩头离去。

 饶是颜一鸣,也没明白江二太太和自己赌什么气。

 但这些已经不再她的关注范围之内了。

 距离会试的时间越来越近,会试将在京城礼部举行,洛自金陵,坐马车一般需要几,若是走的快些,十便可以到达。

 整个江家上下因为江逸的上京而变得格外紧张,除了早就知道会江逸会金榜题名的颜一鸣。

 当初攻略南宫玄与简玉衍时不过半年时光,而这次却足足已经过了将近四年时间。颜一鸣拿出许久不见的卡牌,因为好感度的值,江逸这张卡牌的数值已经达到了最高值。

 二月初一便是会试,会试需要考三场,而殿试只需要一场,三月初七那便是殿试之,三后阅卷完毕开始放榜,也就是说三月初十这,就是江逸高中状元之时。

 而如今已是正月。

 江逸不得不走。

 江夫人不由打趣“不过一月多时,等你高中回来,就是你与阿鸣成亲之。”

 江逸自是欢喜,恭恭敬敬的与江夫人行礼保证定会竭尽所能。

 江夫人闻言一笑“阿鸣这两身子不好,你过去瞧瞧她,别太近了免得惹得病气。”

 颜一鸣这病每每到了冬日便要发作一番,江府上下已经习惯,所以众人也不曾太过在意。江逸走近颜一鸣的屋子里时,屋子里比起别处暖和的多,丫鬟们皆穿的单薄,只有颜一鸣一人依旧抱着暖炉坐在榻上取暖。

 看见他来准备下,江逸如今身姿颀长,两步跨过来将她重新按了回去,将手伸进被窝里暖热了,这才摸了摸颜一鸣的额头“你继续窝着,好像退热了。”

 “早就退了”适才她正在与小苹果说话,不过在旁人看来只以为她在发呆,所以颜一鸣时常会寻本书装装样子,放下手中的书本往里边挪了挪“你离远些,别染了病气。”

 江逸偏不,除了靴子也一同窝了上来,又勾着她的手坐近了些笑盈盈道“这样才好。”

 “老太太可是说了,还没成亲呢所以得忌讳着点,你还愈发得寸进尺了”颜一鸣被窝下踹了他一记。

 江逸眼疾手快的捉住她光溜溜的脚腕,不以为然“管她做什么,我们之间哪是那些媒妁之言的夫可以比的”颜一鸣蹬了蹬腿却被抓的更紧,手底下的皮肤光滑而又细腻,江逸边噙着笑意懒洋洋道“我们还做过更亲昵的事情呢,尽管去与她说。”

 江逸年轻,喜欢的人又在身边,自从定了亲后半年,江逸平里没少粘着颜一鸣,粘的过分亲热了便会有些难以自持,要不是还有丫鬟们在,指不定哪天会做到最后一步。

 果然是没有短板的男主之一,行动力也是半点不差,半点不委屈着自己。

 此刻被江逸抓住脚腕,手指顺着宽松的衣裳往上移去,颜一鸣有些的想躲开,却又被江逸抓住“别动,帮你暗暗。”

 手指停在下巨虚的位置,力道不轻不重的缓缓按着“我走后这些天,让蓝秀每帮你按一按,每屋子里这般暖和脚还是凉的冰块似的。”

 颜一鸣“嗯”了一声不动了。

 “快则一月,慢则两月我便能回来,等我回来再风风光光的娶你”江逸缓缓道“若是不中那就留在家中,若是中了待我打点好就接你去京城。”

 颜一鸣嫣然一笑“你定是能中的。”

 江逸不由失笑“若是不中呢。”

 “我说你能中那就一定会中”颜一鸣将枕头在身后靠舒服了,你若不中我可就麻烦了。

 与四年前第一次看到江逸时一般无二,江逸临走的那天,又是漫天的飞雪。

 蓝秀挤在颜一鸣身边喜滋滋问她是不是想少爷了,说等府上已经在准备喜事了,就等少爷回来“小姐您可要快些好起来,到时候欢喜喜的上花轿。”

 颜一鸣笑了笑“希望吧。”

 古代到底是不方便,自从江逸走后,江家人只能凭着猜想大概估摸江逸今到了哪儿,过了几又说大概已经到了京城,再过两又说江逸许是带着江老爷的帖子去拜访了江老爷当初的老师。

 那正是江逸走后的第二十天,颜一鸣终于从久久不曾观看的剧情概要里看见了江逸的身影。

 剧情概要只会出现与简玉儿相关的人或事,既然江逸出现,那就说明,简玉儿终于与江逸得以相见。

 颜一鸣与小苹果欣赏了一段货真价实的偶遇,看完后颜一鸣实在不明白“所以他们到底是怎么认出来对方的?”

 江逸见到简玉儿的时候,他不过十一岁,而那时的简玉儿也不过八岁。

 如今江逸已经是十七岁的少年郎,简玉儿十四岁也是亭亭玉立的少女,颜一鸣虽然没见过简玉儿八岁的模样,但是想来与当初应该是有所差距的。

 五年前的一面之缘,五年之后居然重拾缘分,颜一鸣着实想不通。

 小苹果思索片刻,告诉颜一鸣“这就是男主与女主光环。”

 因为江逸是四大男主之一,而简玉儿是女主,所以相遇是必然的,而相识也是必然的,简单的说,就是不需要理由。

 “真是任啊”颜一鸣感叹一声,与小苹果靠在被子上看两人说着话,简玉儿说起她的家世,江逸谈起这些年去了何处。两人相谈甚将近一个时辰,简玉衍才亲自来接人,临走时简玉儿脆生生的喊了一声“江逸哥哥再见。”

 颜一鸣看着画面中少年模样的简玉衍,以及小萝莉简玉儿顿时有些感慨“几年前我们还是同龄人呢,现在都是大她六七岁的大姐姐了。”

 小苹果琢磨了一下这句话,小心翼翼的问她“那下次让您当回妹妹?”

 “别了”颜一鸣摆摆手,画面中只剩下简家兄妹,简玉衍问简玉儿适才这人是谁,听他是这次科举的举子更是洛的解元,不由惊叹两声。

 但也就是随口几句,罢了再未提起过一句。

 之后,剧情概要中又失去了江逸的身影,倒是一抹火红闯入了视野,少年模样的邵惊羽肤白的像雪,一身火红劲装愈发衬的他飒英姿,黑发在雪夜中肆意飞扬。

 火一般燃烧的少年。

 颜一鸣启一笑,关上了剧情概要。

 临近会考的时候,小苹果与颜一鸣发出了提醒,从现在开始,这具身体将会一点一点的销毁,直到最后完全坏死的那一刻。

 颜一鸣长长舒了一口气,披着斗篷走出了院子,冰凉的手指慢慢化开白雪,寒风灌进领口,颜一鸣打了个寒颤。

 第二,颜一鸣病倒了,这正是会试的最后一场。

 二月初,金陵的江逸踏上了为官最初始的路,洛的颜一鸣却是不知缘由的病倒,一时间汤药都难以下咽。

 二月中旬,会试放榜,洛解元江逸,又在万千举人中拿下了榜首,成为了最年轻的会元。

 连中两元又是如此年轻,一时间,江少君之名传遍金陵上下,就连宫中的皇弟都有所耳闻,特意问起了这位经才绝学的少年天才。

 简玉儿也未曾想到小时候只有一面之缘的少年居然有如此本事,那时还不是简相的简老爷听闻女儿居然认得这位名冠京城的大才子,愈发关注了几分。

 待消息再传到洛后又是十天之后,江家人因着颜一鸣的病情愁云一片,直到一声锣响震醒了江府上下,江逸高中会员魁首再次拿下解元的消息,让江家上下彻底陷入了狂喜。

 江老爷差些喜极而泣。

 江夫人当初只不过与江老爷生气,说江逸以后指不定会考个状元,如今听他连中两元,心中陡然紧张了起来。

 会试已是全天下的学子一同比试,既然能颖而出拿下榜首,那殿试…谁又能说准呢。

 江夫人抹着眼泪坐在颜一鸣身边“儿啊,少君争气,你也要争气啊,快些好起来别让娘担心。”

 颜一鸣虚弱的笑了笑,短短几天,她迅速的消瘦了下去,本就白的透明的脸上甚至有些微微的青灰,颜一鸣闭上了眼睛,许久后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娘,我许是等不到了。”

 江夫人手中的药碗碎在地上,清脆的碎裂声,苦涩的药汁溅了裙摆。

 窗外风雪加,江夫人却是什么都听不到了,她怔愣的看着榻上的女儿,这才发现完整的说出一句话,颜一鸣已经痛苦不堪。

 “阿鸣…”江夫人握住她的手,整个人止不住的发抖“你别吓我。”

 “娘…”颜一鸣艰难的唤了一声,她睁开眼睛怔怔的看着幔,又缓缓闭上。

 “真的太疼了。”

 太疼了。

 江夫人的眼泪无声的落了下来,她时常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躺在榻上,阿鸣的额头上也是冷汗,为什么她时不时的咬着牙关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

 因为她疼。

 江夫人永远也忘不了那,她才为了江逸而欣喜若狂,下一秒却因为女儿一句“疼”整个人被干了力气。

 再请大夫来时,大夫缓缓的摇了摇头。

 江夫人瘫软在地上,江老爷从外边进来,眼疾手快的抓住她急声道发生何事。

 江夫人终于再也忍不住的泪如雨下,紧紧抓住江老爷的衣袖哭的形象全无“我们阿鸣…她…”

 她没有几了。

 一场狂,却也是一场悲剧,颜一鸣不许人送信,不许打扰江逸,她说想让他心无旁骛的考完最后一场。

 三月初十,她从剧情概要中得知那皇帝亲自殿试,得知了他终是被皇帝钦点,成了最为人瞩目的状元郎。简玉衍与简玉儿坐在金陵长街的茶楼上,看状元游街时的盛景,看见江逸骑在马上一身红衣俊逸无双,看周围人人惊叹状元郎年轻俊美,说不知有哪些名门望族已经在打听他的消息。

 迅游结束后,简玉儿截住了要立马赶回洛的江逸,笑盈盈的恭祝他金榜题名“父亲想请江逸哥哥去府上一坐,不知江逸哥哥肯不肯赏这个脸?”

 江逸微微迟疑,简玉儿这才瞧见他打理好的行礼不由诧异“江逸哥哥这是要去哪儿?”

 “我需尽快赶回洛一趟。”

 “可是有什么要事?”

 江逸闻言一笑,眼中不由多了几分暖意“结秦晋之好,自是重要。”

 简玉儿微微一愣,未曾想到江逸已经有了婚配,心头微微失落但也不曾多想,急忙恭祝一声顿了顿才道“不过父亲已在府中等候,今天色已经不早,不如再留一再走,不过一,应是耽误不了什么。”

 间江逸还在犹豫,简玉儿想了想又道“就算看在我的面子上,江逸哥哥便去府上一趟吧。”

 江逸念起当初之恩,终是没有拒绝。

 不过一时间,阿鸣自是等得及的。

 江逸跟随简玉儿去往了简府,简老爷赞他少年天才,与他相谈甚,后来听他已经婚配倒是有些失望,不过也未曾多说什么,更是让人备了礼算是他的一片心意。

 江逸自是感激,当天休息在了简府,第二后与简家一众人告别后急忙赶回洛

 马车跑的飞快,自洛到金陵他走了十五,而这次回洛却只用了短短十天。时隔两月,再次看见熟悉的城池,江逸陡然心头不住的兴奋了起来。

 扔下书童们后边慢慢赶上,自己策马加鞭直奔江府,因为走得太快,没有听见身边来来往往人群的议论,直到漫天的白色骤然间刺痛了眼睛。

 江府依旧是那个江府,可是如今却挂了白绸。

 江逸心中陡然生出一阵恐惧,不知为何,他不敢踏进去,甚至不敢下马。

 他呆呆的看着江府牌匾上刺目的白花,一声惊喜呼喊将他唤了回来,那小厮终是瞧见了门口的江逸,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少爷您可回来了”那小厮哭喊“小姐…小姐她昨儿刚刚没了…”

 江逸骑在马背上的身子晃了晃。

 小姐…没了…是什么意思。

 昨儿…又是什么意思。

 他张了张嘴,好半晌才说出几个字“…你说,什么…哪个小姐…”

 当然是五小姐啊,您走后不就小姐就病倒了。

 那小厮说她一直撑着身子等他回来,撑了那么多日子,昨终于熬不住,一觉睡过去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她一直在等您回来。

 等了这么多天。

 您怎么就晚回来了这么一天呢。

 心口像是骤然被人攥住,疼的不过气来,漫天的白色毫不留情的刺穿了心口,刺伤了眼睛,眼中分明是白色的,确实顷刻间变成了雾蒙蒙的红色。

 那小厮惊叫一声,江逸直愣愣从马背上跌落下来,没了知觉。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