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54章 绕床弄青梅15
江老爷前一刻与颜一鸣保证,一定会给女儿寻一门更好的亲事,可是等颜一鸣走后又无望的捂住了眼睛。

 这种话也是能说说,在这洛又有谁能比蒋家更尊贵,女儿这次丢了好姻缘,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江夫人躺了许久才有了些力气,醒来后与江老爷一同说着话,说着说着又不免落了泪,江老爷叹着气安慰子,外边小丫鬟回话说少爷有事要见。

 江老爷与江夫人实在没什么心情,让人回了江逸说明再见,不想等会儿江逸自己走了进来。

 江老爷有些不大欢喜,但是江逸毕竟不是自己亲生,所以还是留着面子问他有什么要紧事。

 江逸起衣摆径直跪在江老爷与江夫人面前,两人皆是吓了一跳,江逸目光坚定,声音清朗明白“今特意来见,只想与老爷夫人求一人。”

 江夫人还当是江逸想要哪个丫鬟或是小厮,随口问他想要谁。

 “侄儿想要阿鸣。”

 江夫人喝着药的汤匙登时掉进了碗里发出清脆的声响,江夫人与江老爷对视一眼,齐齐转过来看着他“…这是何意…”

 “侄儿心悦阿鸣,想娶阿鸣为,望老爷夫人成全。”

 “这,这这这…”江老爷向来稳重的一个人,第一次被惊得语无伦次,瞪着江逸好一阵子后才一拍桌子“胡闹!”

 同宗族姐弟,这,这不是伦?

 说罢又不放心的打量了江逸一番“可是晚上吃了酒说胡话…”

 江老爷已然当江逸喝醉了,倒是江夫人在一惊之后稳住了子,放下手中的药碗后目光落在江逸身上,看他脊背得笔直,目光清明没有一丝醉意,况且这孩子作风十分严谨又怎么会偷喝酒。

 但是说出这种话必有原因。

 而近又正好发生了这样的事。

 江夫人思前想后只能想到一种原因,按住了还在喋喋不休的江老爷,扶起了江逸示意他坐着才道“少君啊,我知道你与阿鸣感情深,可是此事万万不用你来出面。”

 若不是女儿今丢了姻缘,若不是江逸看她难以出嫁于心不忍,又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江夫人骤然有些感动,虽说江逸并非自己亲生,但是待阿鸣却不比阿鸣两个亲哥哥差,如今更是原意如此委屈自己。江老爷现在才明白江夫人的意思,顿时醒悟过来,目复杂的看着眼前俊逸的少年,心道老五可真是捡了个好孩子。

 “我并非是因为今之事怜悯阿鸣”江逸面愧疚“虽说难以启齿,但有些话还是想说,老爷夫人待我至此,我却存了不该有的心思,实在不该,只是…”

 说到这儿江逸顿了顿才继续道“只是情之所至又由不得自己。”

 江老爷与江夫人一时都没了言语。

 许久之后,江夫人这才迟疑开口“既是如此,为何如今才说。”

 江逸苦笑道“因为我从未奢求过真正可以与她一起。蒋公子前来求亲,我自知比不上蒋公子家世才学,只希望有人能真心待她对她好,我已心满意足,可是未想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我本心悦于她,若是说没有私心定然是假,如今看她伤心更是不忍,我不愿她再受人指责受人诟病,侄儿虽说比不得蒋公子的家世,但是若能娶得阿鸣,定是一生一世都待她好,绝不辜负。”

 此番话,直直说进了江夫人的心窝里。

 她实则也不是太注重阿鸣所嫁之人的家世,人品端正又知道上进,最重要的是要待女儿好。

 江夫人从未将江逸往这个位置想过,如今江逸说完这些话后,江夫人瞧着江逸俊逸的五官与眼中的认真,已经有些动心。

 江逸一直养在江府,品自是极好,才学更是出众,而江逸待阿鸣的好,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江夫人也相信这世上定然再没有谁能像江逸这般对女儿。

 而江逸虽说是江家的孩子,其实又并非是江家所生的…

 一把抓住又要反驳的江老爷,江夫人无意间已经语气柔和了许多“少君啊,此事容我与老爷再考虑考虑。”

 江逸心知江夫人能如此说其实已经是态度软化,听话的问了安没有再坚持。

 江老爷眼看着江逸离开,急声与江夫人道“此事有什么好商量的,同族姐弟,简直荒唐!”

 “可江逸其实并非是江家的孩子”江夫人道。

 “那也已经入了宗族,若是让外人知道…”

 “难不成阿鸣还比不上外人怎么说”江夫人不由气结“二房在外边胡言语,就是因为外人害她至此,如今与蒋公子的亲事又不作数,因着外边的流言,她可能这辈子再也嫁不出去了,你还与我说外人!”

 江老爷意见夫人发怒顿时怂了,平里刚正不阿的模样顿时消失不见“夫,夫人我并非这个意思…”

 “你就是觉得脸面比什么都重要”江夫人气劲上来“我现在倒觉得少君极好,相貌出众又品极佳,年纪轻轻就考中了秀才,明年就是乡试,若是能一举考中了举人,外人说起还不知道多羡慕呢。”

 江老爷一听这话顿时摆摆手“举人哪有那么容易的…”

 “举人算什么,我还觉得这孩子能考状元呢”江夫人和江老爷杠了起来“这女婿我就是要了,等以后少君真高中了,我就带着阿鸣去京城,留着你在这边听外人们说东说西。”

 江老爷:“…”最终夫两人相互妥协,终是商定了一个结果,第二唤了江逸来说话,江老爷梗着脖子,江夫人却是格外的温柔。

 “我与老爷商量了许久,若是你真的喜欢,我同意将阿鸣嫁给你,只是…”

 “夫人但说无妨。”

 “虽说阿鸣不小,但是你年纪却还小,明年秋日又是三年一次的乡试,若是早早成亲倒是耽搁了你的读书,不如等明年乡试后再说亲事。”

 江老爷有点别扭的转过头,他昨与夫人妥协,若是江逸能考中举人,那就同意他们的亲事,夫人将这话说的实在是婉转,江老爷老脸顿时一红。

 倒是江逸像是答应的直“定当全力考取功名再来娶阿鸣进门,只是阿鸣那边…”

 江夫人抿一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阿鸣那儿自有我去说,你快去回去读书,切勿耽搁了你的大事。”

 “是”江逸扬一笑,恭恭敬敬的行了礼“那侄儿先行告退。”

 江夫人笑眯眯的目送江逸离开,如今换了个身份,怎么看怎么顺眼,没有搭理言又止的江老爷,起身亲自去了颜一鸣的住处。

 当天江夫人与颜一鸣谈了许久,蓝秀听着里边的动静十分好奇,但是到底没敢偷听,等江夫人走后,蓝秀这才摸进了屋子“小姐,夫人同意您和少爷…”

 颜一鸣登时抬眸装傻“你怎会知道!”

 “我…”蓝秀这才反应过来说漏了嘴,但是一看小姐的模样,蓝秀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回头瞧了一眼没有别人,这才低了嗓子道“前些日子少爷来这边,小姐正在小憩,少爷还,还拉您手呢…”

 其实还有更过分的举动,蓝秀脸皮太薄说不出口,抬头想看自家小姐是不是害臊,结果发现颜一鸣有些心不在焉,

 “小姐您怎么了?”

 “没什么”颜一鸣幽幽叹了口气“只是觉得委屈了少君,将来要娶我这破锣身子…”

 “尽胡说”蓝秀嗔道“我瞧着少爷以后定是金榜题名,您的福气都还在后边呢。”

 蓝秀心道等一会儿一定要寻少爷说说,让他好生安慰小姐一番,免得她再胡思想。

 因着到底还早,所以此事江夫人与江老爷并未告知其他人,就连江老太太也瞒着,只是江老爷将江逸从江家宗族的名录上除了出去。

 江老太太因此还高兴了好半天,原以为江老爷终于要将这小兔崽子赶出去,结果等除了名后却依旧留江逸在江府,甚至送去的笔墨纸砚更好。

 江老太太实在搞不懂江老爷与江夫人做什么,气结之下在丫鬟们面前骂了江逸几句,骂完江逸又与平一样骂了颜一鸣几句,近来因着这事儿没少被江二太太奚落。

 等江二太太再来时,心道不能自己一个人挨着,又让人唤了江夫人。

 但是平里江夫人也会与江二太太争执,近却格外的平静,任由她怎么说,江夫人一直云淡风轻的喝着茶,待一杯茶喝完后一句话堵住了江二太太的嘴。

 “这转眼又是一年童试了,也不知侄儿这次准备的如何了。”

 大房的二公子,终于在年近三十的时候考过了童试成了秀才,倒是一直被备受重视的二房三公子每每都考不中,不由拉下脸嘟囔“说这些作甚。”

 “我只是想起明年侄儿还要接着童试,我那不争气的儿子还有少君倒是要准备乡试,难免心中担心啊。”

 江二太太暗骂你那儿子考也就罢了,提起那小野种做什么,与你们又有什么关系,再说了,就凭你儿子那资质还想中举人,简直开玩笑。

 还有那小野种,都没长全也敢去丢人现眼,实实在在的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说声告辞,离开了江府。

 转眼又是一年冬雪,来年后江家一众子弟接着童试,二房的三公子终于喜提秀才,虽说比不过江逸十三岁就做了童生,可是与江家其他子弟相比,已然成了最年轻的一个。

 江二太太兴奋的办了几天的宴席,风风光光的替儿子庆祝了一番,一想起秋日又是乡试,才急急忙忙又将儿子赶去看书,如今过了童试,也该准备秋天的乡试了。

 指不定,就中了呢~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