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52章 绕床弄青梅13
让蒋夫人知道蒋三公子与颜一鸣并非良配,而周家女与蒋三公子才是天作之合,延缓迫在眉睫的定亲,腾出时间来让蒋三公子与周家女好好再接触一番,从而抓准时机一锤定音,将两人牢牢的绑在一起,再无机会反悔。

 既毁了这门亲事,又将故意隐瞒的江家从此事中择出来,一举两得,滴水不漏。

 无论是江家还是蒋家谁都不会怀疑,就算是怀疑,也只会怀疑其中的受益者,也就是周家的头上。

 虽说周家女名声有损,但是此时到底是蒋三公子做错在先,周家财多,官职却连江家都比不上,但是如今周家女顺利可以嫁给蒋三公子,有得亦有失,如今周夫人私下可是笑开了花。

 江逸闲适的坐在园中的凉亭中品着茶,丫鬟们走来走去不算安静甚至有些喧嚣,但平里喜静的江逸却不觉得聒噪。

 丫鬟们嘴中谈论的无疑全是蒋家少爷失德,分明马上要与小姐定亲,却犯下了这等错误。

 蒋家有错而江家冤枉,这以后她们小姐又嫁不出去可怎么办。

 其他人皆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走远。

 江逸边笑容淡淡,将杯中茶水轻抿一口,修长的手指摩挲过茶杯边缘,直到将这杯茶品完,这才起身离去。

 颜一鸣此刻并不在她自己的住处,而是在江夫人这里,事情发生后,蒋家到底理亏在先,蒋夫人带着蒋三公子亲自上门赔罪。

 蒋夫人也是恨铁不成钢的将儿子骂了许久,蒋三公子整个人都有些失魂落魄。

 那他喝多了酒,实则发生什么也不是记得很清楚,但是等酒醒后事情已经成了这样。

 蒋三公子在没有见过颜一鸣时已经准备好了娶周家女为,但是后来事出有因断了与周姑娘的缘分。本就对周姑娘有些亏欠,如今发生此事,更是羞愧难当,虽说他依旧喜欢颜一鸣,但是事已至此,他却不得不娶周姑娘为,一想到这儿蒋三公子眼圈顿时有些发红。

 尤其是等颜一鸣进屋后,蒋三公子的目光紧紧锁在颜一鸣身上舍不得挪开,那只是远远惊鸿一瞥,如今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她,才发现比记忆中的更美。

 蒋三公子想说些什么,但是对上颜一鸣冷冰冰的目光又是愧疚的移开了视线。

 其实他也对不住颜一鸣,可是如今什么都晚了。

 江夫人就算有再多的愤怒,但是蒋夫人态度诚恳,蒋三公子看着自家女儿依旧是目的喜欢,江夫人顿时什么气话都说不出来,再怎么难过再怎么气愤也只能一个人默默的

 等将蒋夫人与蒋三公子送走后,江夫人这才控制不住的落了泪,抱着女儿恸哭了起来。

 “我苦命的儿啊,怎么就遇到了这档子事…”

 女儿拖了两年,好不容易才有的好亲事,如今说没就没了,蒋家送来再多赔礼有多少过错又能怎么样,她可怜的孩子马上就能成的亲事还是没了。

 阿鸣以后要怎么办。

 指不定又要被江老太太训斥,被江二太太嘲讽,江夫人一想就觉得心疼的难受。

 周围的丫鬟们一时也忍不住搭搭的哭了起来,都是江夫人身边伺候惯了的人哪儿能不懂江夫人的心情。

 大概猜到缘由的颜一鸣哭不出来,只能温声安慰江夫人几句,心思却跑到了其他地方。

 她知道江逸一定会做些什么,但是也未曾想到,他如今只不过十几岁,手段已然狠辣到了这个地步。

 他是如何得知周姑娘对蒋三公子有意,如何能找到这种蒋三公子与周姑娘同时在场,又有其他证人的时候。这件事到底单单是他的手笔,还是他串通了周家一起动的手?

 颜一鸣也无法得知。

 见惯了他时时笑着的单纯模样,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真正的手段。

 也难怪年不过三十就能爬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这样的人又怎么会简单,官场里才是一有不慎就会丧命的地方,比起官场,如今只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小场面。

 江逸如今这一手,完全断了江,蒋两家的缘分,就算蒋三公子余情未了也再无济于事。

 终于等江夫人情绪安稳一些睡着,颜一鸣这才轻手轻脚的从江夫人那边离开,一出来又遇上在外边等了许久的江老爷,看见她出来,就连江老爷都是叹了几口气闭上了眼睛。

 许久才极不会安慰人的安慰了颜一鸣一句“你与那蒋公子许是没有缘分,你…不用难过。”

 “女儿不难过”颜一鸣道“我今才是第一次见到蒋公子,对他生不出什么感情所以并不会难过,既是无缘,那便等缘分到了,若是真的嫁不…”

 “不许胡言!”

 被江老爷一声打断“爹爹定会替你再寻一门好亲事,你也累了一天了,回去休息吧,我去看看你娘。”

 颜一鸣点点头起身离开,江老爷看着女儿缓缓离去的身影,这才双手捂住了眼睛,坐在那里久久不曾动过。

 江老太太吹嘘了快一月的好亲事没了,所说并不是因为颜一鸣不争气而是蒋公子失德的缘故,但是到手的鸭子飞了,江老太太还是气的一晚上没有吃饭。

 江二太太没脸了将近一个月,一听到有如此大喜事,第一时间就带着身边的女儿来江府做客,听说江夫人病了不见人顿时有些失望,只能去江老太太那里,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唉,真是可怜了我那侄女,这说好的亲事,眨眼就没了。”

 江老太太气急败坏的直言头疼,将江二太太赶了出去。

 江二太太被赶出去也是半点不恼,笑眯眯的带着女儿在江府转了一圈后,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整个江府上下人人皆是垂头丧气,只有两人心中是另一番想法,不,应该是三人。

 除了颜一鸣与江逸,便是前些日子撞破了江逸的蓝秀,自从那之后,蓝秀大抵猜得到少爷会做些什么,直到今天,蓝秀才陡然明白。

 但是也被吓得有些呆滞。

 蓝秀有些不大相信这是少爷的手笔,毕竟他只有十几岁,更是个在无权无势的无依少年,他又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本事?

 但是到底已经成了这样,蓝秀犹豫了一路,终是长长舒了口气,挥退了身边其他的丫鬟与颜一鸣道“小姐,奴婢有些事…想与小姐说。”

 话音未落,前方有人缓缓走来,两人俱是抬头看去,江逸踏着星辰,夜已浓,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蓝秀心口一滞,瞧着江逸越走越近声音有些结巴“少…少爷…”

 “我有时要与你们小姐说,你先下去吧”江逸目光紧紧锁在颜一鸣脸上道。

 蓝秀咬了咬,有些不安的在颜一鸣与江逸两人之间来回看了眼,终是行了礼退到了远处。

 颜一鸣大抵猜得到江逸会说什么,但是按理说她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不知道江逸喜欢她,也不知道江逸做了什么。

 不过今到底丢了来之不易的“好姻缘”颜一鸣还是尽量让自己有些显而易见的悲痛亦或者失落感,调整了表情后淡淡瞧了江逸一眼,笑容有些勉强道“平里都在读书,今儿怎么有空暇在外边走,可曾用了晚饭。”

 “用过了”江逸的视线依旧定格在她的脸上,暮色渐深,但是依旧可以看见她神情间的疲惫,江逸不知一瞬间升腾起的心情是愠怒还是紧张,他又走近了一点,道“蒋公子要娶周家小姐了,你,失望吗?”

 “失望?”颜一鸣将这个词念了一遍“自是失望的。”

 江逸呼吸不由一促。

 颜一鸣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似的继续道“我如今已经十八,与我年纪相当的姐妹无一例外都已嫁人,祖母抱怨我,娘为了我吃斋念佛,爹爹因为我白了头发,本以为终于可以了结了她们的心愿,却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既有希望,怎么会不失望。”

 “那你自己呢”江逸看着她“你丢了一门好亲事,自己可曾失望?”

 颜一鸣轻笑一声,瞧着他许久后才叹了口气“人人都觉得我丢了好夫婿觉得我可怜,倒是从未有谁问过我是什么感觉,我啊,早就习惯了。”

 月夜微凉,映照着颜一鸣本就有些冰冷的声线愈发的没有感情。

 “自懂事起,祖母就说我是天生赔钱命以后定是没人要的,我那时候不明白,只觉得生气,后来渐渐明白了,我身子不好活不太久,哪家敢娶这样的女子。自及笄以来,母亲就开始替我打听,可是打听了三年,依旧是没有什么结果。所以就算是这次,我也不觉得有多以外,我早就习惯了,这世上,根本没有人会娶我…”

 “有”江逸打断了她的话。

 颜一鸣笑了一声“你怎么和爹爹一样,好好好,有,只是缘分未到,迟早会有人…”

 江逸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如今的少年已然高出颜一鸣许多,他居高临下却又离得很近,月下那双幽深的眸子中压抑着无尽的深情。

 许是夜太温柔,就连江逸此刻的语气与表情都显得格外温柔,他说,

 “我娶你。”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