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51章 绕床弄青梅12
蓝秀没怎么明白过几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左思右想到底要不要将这事儿告诉小姐或是夫人,但是最后到底信了江逸几分。

 她也想看看,几后到底会如何。

 蓝秀坐在颜一鸣一边,替她拉了拉被子,看着自家小姐这般相貌,突然觉得也难怪小少爷也动心。

 如今江逸在府上备受重视,大家都叫他小少爷,蓝秀差些都忘了小少爷其实并不是江家亲生。

 以前从未往这一方面想过,现在知道了小少爷的心思,蓝秀难免不换个方向去看江逸,这么一看倒是觉得,说起来,小少爷除了门第不太好,实则比其他什么公子好了不知道多少。

 对自家小姐好这就不用说,蓝秀不信世上还有其他男子会比小少爷更关心小姐;至于相貌,蓝秀虽说见过的男子不多,但是江府上上下下这么多男子,却是无一能与小少爷相比的。

 再者才学,十三岁便考中了秀才,就连老爷都说小少爷天资聪颖是难得的好苗子,少爷自个儿也争气,比起府上其他的公子不知刻苦了多少倍。听小姐说明年便是三年一次的乡试,少爷是打算去考乡试的,若是中了,那可就是举人了!

 蓝秀平里与小姐聊天,小姐说自古以来像少爷这种自小就出众的,没有哪个会是碌碌无为,大多都是高官名门,少爷此刻年纪小,但是指不定过些年又是另一番光景呢?

 想来想去,蓝秀竟然觉得小少爷与那位郡守家的三公子相比,也是半点不差。

 那位三公子到底不知底细,如今看似喜欢小姐,谁知道以后会如何,自家小姐身子又不好,常年汤药不断,又时不时病着,若是久了蒋家人欺负她又怎么办。

 这世上除了老爷夫人能这般待小姐这般好的,也就是少爷了。

 蓝秀晕晕乎乎的打开了窗扇,坐了一会儿后又走了出去,小苹果憋了这么久终于瞧见没人,登时兴奋的将颜一鸣从睡梦中喊醒过来。

 颜一鸣被吵醒,无奈叹了口气,捂着眼睛闷声问它“你出去玩了一转儿是看见什么了…”

 小苹果因为颜一鸣睡着实在无聊,如今又不能像以前一样从系统中查看江逸的近况,闲得无聊便飘了出去看江逸在做什么,结果还真被它发现了有趣的地方。

 “那位蒋三公子因为没见到你不死心,所以在后苑逛了好半天,结果正巧撞上了江逸”说到这儿小苹果就觉得好笑“蒋三公子还觉得江逸是未来小舅子特意跑过去和他说话,临走时还让江逸帮他送簪子给你,结果直接被江逸扔湖里。”

 颜一鸣闷在枕头里不由轻笑一声“这蒋公子简直是被他逗着玩。”

 “谁说不是呢”小苹果叹了口气,好半天才想起还没讲完又接着道“哎吆,之后啊,之后江逸就来看你了,不过你在睡觉嘿嘿…”颜一鸣挑了挑眉,小苹果这个语气定是有事,不过转念一想已然猜到了大半“怎么,占我便宜了?”

 “咳咳也不算便宜,这孩子可纯情了,就连亲亲都是亲的嘴角”小苹果很是可惜“我以为会…”

 颜一鸣翻身起来,无奈睨了小苹果一眼“江逸又不是简玉衍,那么经验丰富,再说了还是个半大少年,思想纯洁一点。”

 “少年人的心里可是半点不纯洁”小苹果不以为然“不过这四个男主里边感情最单纯的还真是江逸,对了,刚刚蓝秀进来正好看见了,被江逸打发走了。”

 “看见就看见吧,迟早得知道”下穿好鞋子慢慢踱到梳妆台前慢悠悠的梳着头发“指不定就是这几天。”

 自家宿主还真是一猜一个准,江逸也是这么说的,小苹果感叹一句,跟着江逸累了半天这会儿有点困,转头回去关机补眠去了。

 自蒋夫人来江府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蒋夫人到底不太放心,听外边的闲言杂语都说江家小姐得的是先心病,找了个借口让自己信任的大夫亲自为颜一鸣诊断一番,大夫说并非是先心病,只要好好养着也不是什么致命的病。

 之后蒋夫人亲自又来了一趟,后边又让人要了颜一鸣的八字过去,再过两天差不多已经能将亲事定下来。

 江府上下人人欢喜,蒋府因着是要办喜事也是有些喜气,蒋夫人这些日子与江夫人慢慢了,两人倒是经常一同去看戏喝茶,一直相处甚好,只有一次在戏园子里遇到了另一位夫人,蒋夫人脸上顿时有些尴尬。

 蒋夫人实在是没想到会同江夫人一起遇到周家,周家小姐是她以前为儿子选好的儿媳,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却已是心知肚明。

 谁能想到儿子偏偏着了魔似的喜欢上了颜一鸣。

 蒋夫人一路上心头一直有些恍恍,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与丫鬟们走过一个摊口时,一位白发银须的老先生突然喊了一声“留步。”

 蒋夫人脚步顿住,将他上下打量一番后才发现是一位先生。

 蒋夫人信命,见他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又觉得心口实在是慌乱的难受,思忖半晌便走了过去道“不知老先生仙从何处?”

 “无所来无所去,只是看夫人府上近来有喜事,特来恭贺一声。”

 虽说江,蒋两家已经差不多定下了亲事,但是外人却还不知,蒋夫人心头微动又是信了几分,只是依旧装作不明所以低声问道“不知喜从何来?”

 “自是新婚志喜。”

 蒋夫人与丫鬟相视一眼,蒋夫人躬身说声惭愧,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接过先生旁边的纸币写下几字后递给他“不瞒先生,正是府中小儿喜结秦晋,劳烦先生瞧瞧,这两个八字到底是否合配。”

 那先生接过两张纸,对比一番后拿起写着颜一鸣八字的纸张,细细端详片刻后皱起了眉头。

 蒋夫人突然有些忐忑“这八字…可是有什么不妥?”

 “此为夭命”先生缓缓道“夭命即夭折之命即是寿短之命,此八字全寒水冷而土,身弱重用印而遇财破印夭命,气浊神枯,为短寿之命,敢问夫人,此人是否身患不足之症?”

 蒋夫人神色剧变。

 先生瞥了蒋夫人一眼继续道“除此之外,此生辰缺木血疾病,此命定按天子断。”

 “…这是何意…”

 “注定无子。”

 蒋夫人脸上再也没有血

 她知道颜一鸣身子弱,但是却不想原来根本活不过太久,而且最重要的…注定无子…

 先生倒是好奇“老夫还从未见过如此之弱的命格,倒是不知夫人从何处得来?”

 蒋夫人伸手捂住心口,许久后才苦涩开口“这正是我儿的姻缘。”

 “这…”先生缓缓抚过长须,斟酌片刻后才道“老夫算得夫人近必有大喜,所以令郎的姻缘,夫人许是错了?”

 错了?

 “若老夫不曾猜错,这张定是令郎的四柱,此八字正官星弱,元身强,有财星则生冠星。”

 有财星则生冠星,蒋夫人将此话在口中念了许多遍后喃喃道“可不止何处才有财星。”

 “东边有女,金多水旺,至于其他,老夫万万不能多言了。”

 东边有女…

 东边。

 江家在西不在东,东边又有财星之女,不就是之前替儿子所定的周家?

 蒋夫人魂不守舍的离开,所以未曾看见那先生在蒋夫人走后便上了茶楼,再出现时已无身上的长袍,与一长身玉立的少年一同说笑离开。

 等再次回到蒋府,蒋夫人已无之前的热切,眼看着喜气洋洋的小儿子,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只能趁着晚上与蒋老爷说了此事。

 蒋老爷半信半疑,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让人去周家偷偷打探了周家女的八字送去再算。

 对此江家人丝毫不知。

 转眼又是许多日子,江夫人终于觉察出近来蒋家似乎不如之前那般来的频繁,不由微感疑惑,差人去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事出必有因,江夫人已然觉察出不妥,但因着蒋家的身份又不好直接去问,听了江老爷的话又是耐心等了三

 却不想第二,蒋三公子吃醉了酒,不慎与周家女有染之事便传遍了洛,听说那在场人极多,所以根本来不及掩藏。

 蒋夫人大吃一惊,她虽已经准备不再与江家续缘,但是却从未想过用儿子的名誉去换,怎的…怎的就出了这种事情!

 本就是江家欺瞒在先,而如今,骤然成了蒋家的过错。

 蒋夫人怔然落回了椅子上,看着被带回来的儿子本是气极想打一顿,但是看他一副同样呆愣不曾明白发生何事的模样,巴掌终是又收了回来。

 罢了,好在正是周家女不是旁人,既是天命,那便正式与江家一说,从此撇个干净吧。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