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50章 绕床弄青梅11
江二太太以为,一直以为无人问津的颜一鸣要么越拖越晚,最后要么空有一副好皮囊也要变成老姑娘,要么别无选择挑个门第不怎么好的嫁出去,总归没有第三个结局。

 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有攀上郡守大人家公子的一天。

 郡守夫人亲自来江府这事儿虽说没有往外传,但是抵不住江老太太藏不住事儿。

 江老太太嫌弃了颜一鸣这么多年,第一次觉得这孙女看起来顺眼了点,到底江老爷才是她亲生的儿子,以前江二太太没少因为颜一鸣的事情挖苦二房,如今一见端倪,等江二太太一来府上,江老太太便抓着机会一个劲儿的说大房的好。

 江二太太先是没听明白,等听明白后一张脸顿时气的发紫,实在忍无可忍的抱怨一句“八字还没一撇呢”

 这后边若是有了什么偏差,那小蹄子以后别想再嫁出去。

 等回到府上到底不信,差人出去小心的打听,确认郡守夫人真的来过江府,听说是蒋三公子出去游湖遇到了那小蹄子,一眼就瞧上了。

 江二太太憋了好半天,憋出一句“狐媚胚子”呸了一声后,回头瞧见自家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儿进来愈发气闷。

 “就知道打扮!打扮的再好还不是比不上那小蹄子!”

 江姑娘顿时委屈了,瞥了江二太太一眼嘟着嘴抱怨“我长成这样还是爹娘的缘故…”

 气急败坏的江二太太捉住女儿狠狠拧了一把,拧完还是不解气,不耐烦的挥手将女儿打发了出去。

 去年时本以为自家三子能顺利过了童试,从此就能好好踩大房一脚,结果去年没考中,几年依旧没考中,而那寄住在大房的小野种,已经开始准备乡试。

 江二太太嗤之以鼻心道乡试可比这童试难多了,考中了那可是举人,每保佑儿子快些考中,还要求菩萨保佑别让那小野种考中。

 有江逸着已经让她很不欢喜,如今就连她嘲笑了这么久的颜一鸣居然也有了好运道。

 江二太太气的口发闷,在上躺了整整两天,这才有了点精神起

 比起二房的嫉妒,大房近简直都乐开了花。

 江老爷回来后听说了这喜讯,也是喜不自胜,但是他子天生内敛,到底没有定数的事情,还是等一切稳妥了再说。

 江夫人自是明白这个理,但是这些日子,蒋夫人时常会让人送些东西过来,更让她欢喜的是,昨儿那位蒋三公子亲自来了府上做客。

 蒋三公子刚刚弱冠,年龄到底正好,虽说比不上江逸这样样貌出众,但也是身姿拔五官端正,分明是郡守大人的嫡子,但是却很是恭敬,言语间更是不掩对阿鸣的喜欢。

 江夫人心中简直乐开了花。

 江老太太特意跑来凑热闹,看蒋三公子心心念着颜一鸣,还想让颜一鸣出来见一见,倒是颜一鸣那边回话说身子不舒服不方便见客。

 蒋三公子脸上难掩失落,但还是极其有理的与江老太太江夫人见了礼后才离开。

 等蒋三公子一走,江老太太忍不住又开始抱怨颜一鸣“一有正事就身子不好,没出息!”

 江夫人转头看了江老太太一眼没有说话,所说她也有些可惜,但是这样守了规矩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蒋夫人喜欢这样知礼懂礼的女子。

 蒋三公子特意在江家后苑磨蹭了好一会儿,希望能遇上颜一鸣一回,却始终没有瞧见那让他惊鸿一瞥的倩影,倒是瞧见了那与颜一鸣一同身姿颀长的男子。

 蒋三公子打听后也知道那是江家无房的弟弟,听说年纪小小已经过了童试,很是了得。

 那又与颜一鸣一同出来游玩,定是关系极好。

 心道提前与小舅子亲近些也不是什么坏事,尤其这江公子一表人才,蒋三公子咳了两声整理好笑容主动上前与江逸打招呼。江逸不动声的将蒋三公子从头打量到尾,突然想起有次与阿鸣闲聊时问她若是真的要嫁,那要嫁个怎么样的男子。

 颜一鸣说反正不知道对方什么品,只能肤浅点看看相貌如何了,说罢将他上下打量一番道至少应该比得过他。

 丫鬟们听闻笑成一团,说哪儿有看人只看相貌的,再说了小少爷这般俊俏,比他更俊俏的也实在太难找。

 当初只是个玩笑话,但是眼前这位蒋三公子定然是不符合颜一鸣喜好。

 江逸点了点头淡淡问声“蒋公子。”

 蒋三公子瞧他恣仪甚好也是惊讶,想起他这般年纪就已是秀才出身更是赞赏,两人闲聊几句后又往南面方向看了几眼后这才离开,离开时又是想到什么,从袖中掏出一条长盒递给江逸“前几瞧见此物,第一眼便觉得与江姑娘即是相配,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虽然未曾见到江姑娘但既然遇到了江公子,那就麻烦江公子转交给江小姐了。”

 江逸皮笑不笑的结果盒子道一声“不麻烦”一双幽深的眸子中没有一丝笑意的目送着蒋三公子离开,这才打开盒子。

 盒子中静静的躺着一枚白玉簪子,样式简单却大方精致。

 江逸垂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许久后将盒子重新盖上笑了笑往颜一鸣那里走去,在路过府中小池塘时,随手将那木盒连带着玉簪扔进了塘中。

 玉簪不慎从木盒中掉落,迅速沉入了湖中,再也寻找不到。

 既然这亲事注定无法圆,这簪子,也就没有必要拿给阿鸣看了,阿鸣说今儿身子不舒服,他正巧过去看看。

 去时正是午时,蓝秀与一众小丫鬟低了嗓子坐在院子凉处玩,瞧见他进来忙问候一声,江逸见她轻声轻语问她“阿鸣在小憩?”

 说罢又往屋子里看了眼“听说她身子又不舒服?”

 蓝秀努努嘴,因是颜一鸣与江逸亲近,就算府上其他人说小少爷与五小姐一样整冷这张脸看着吓人,她们这些伺候在身边的却是不怕,现在还有胆子在江逸面前啰嗦两句。

 “没有身子不,早上一直好好的,刚刚老太太吩咐人叫小姐过去见见蒋公子,她不乐趣去这才寻了个借口打发了”蓝秀也是搞不懂颜一鸣怎么想,嘀嘀咕咕道“反正以后要嫁过去的,早些见见也无妨…”

 还未说罢,江逸已经转身往屋子里走去“我去看看她,你们继续玩吧,声音小些别吵到她。”

 “哦”丫鬟们急忙点点头,等江逸进去后才小声道“小姐睡觉呢小少爷进去做什么?”

 “谁知道呢”蓝秀摇摇头“许是就看一眼吧,别管了,长对半夏,金盏草对玉簪花,该谁了…”

 江逸轻手轻脚的走进去,屋子里比外边凉快许多,江老爷江夫人怕她热着特许她屋子里放着冰。

 颜一鸣睡得正沉,那双浅色眸子闭了起来,纤长的睫小扇子似的偶尔微微颤动,顺着睫一直往下,是一颗细小漂亮的红痣。

 她的相貌真是是一等一的好。

 即使一开始喜欢她并非是因为相貌,但是却无法否认,她那般好看,好看到仅仅一眼就勾了别人的魂儿。

 江逸坐在榻边的小凳子上细细瞧着她,肤依旧是几乎是有些透明的玉白,因是身子的缘故,若是不擦胭脂就连也要比旁人淡上几分。

 但是形却很好,角上翘,无论是峰还是谷都是恰到好处的模样。

 隐匿而又热切的少年情愫,江逸伸出手,拇指轻轻的过她的。比想象中的温热些,比预想的柔软的多,触感好的不可思议。

 手指轻轻抚过她眼角的红痣,抚过轮廓美好的脸颊,最后缓缓下移扣住了她的手,比起温柔的脸颊,手指却是冰凉。

 两双手是十指相扣的亲昵,江逸很是喜欢。

 喜欢这样无人打扰,岁月静好的模样,喜欢与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刻。

 江逸在一旁坐了不知多久,直到身后一声细小的气声响起,江逸才慢悠悠的放开了手,继而缓缓俯下身来,在依旧是沉睡中的颜一鸣角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罢了再起身,瞧见蓝秀不可思议捂着嘴瞪圆了眼睛站在身后,江逸也未见一丝慌乱。

 他甚至是有些足的勾起了角,就像是做了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与蓝秀擦肩而过时低低开口“你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

 “可是…”蓝秀太过震惊,刚刚只不过好奇小少爷待了太久怎的还不见出来,难不成是小姐醒了?这才进来看看,谁能想到一进屋便瞧见了如此让她心神不安的一幕。

 原来小少爷一直对小姐是如此心思!

 “少爷你!”蓝秀实在觉得他糊涂“小姐就要定亲了…”

 “我会亲自告诉她告诉夫人,为了她的名声,你也要当做没有看见”江逸道,又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一般轻笑一声“定亲?我在这里她又怎么会定亲,若是实在憋不住,待过几天你可以告诉她我做了什么,不过这几,还是要委屈你…多替我瞒几了。”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