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17章 炮灰太子妃17
南宫玄未曾提前考虑过见了颜一鸣要说什么,只是觉得自己想见她而已,如今再见,有些话已经口而出。

 是啊,其实就是情不自

 借了母后的名号将人从颜家骗了出来,这么多时的疏离,再见时是超乎预料的眷恋。

 她的脸她的身姿,她身上若有若无淡淡的香味,以及她说话的语气,都比他想象中的更令人怀念。

 南宫玄的目光一直未曾离开颜一鸣,颜一鸣在听到自己的话后一瞬间的震惊与不敢置信,南宫玄没有错过一丝一毫,这让他陡然间心安了下来。

 那知晓颜一鸣与南宫晔亲密至此后他彻夜未眠,第二简玉衔来东宫时吓了一跳忙问发生何事,南宫玄烦躁至极本不想说,不想简玉衍这人实在是聪明的可恶,一开口便猜到了点子上。

 “容臣猜一猜,可是与颜小姐有关?”

 南宫玄并不喜欢别人窥探自己的想法,闻言眉头当即皱起“多话!”

 简玉衍极为聪明又最是了解他,见状心知他嘴硬,笑了笑道“殿下不必为此事忧心,就算外人如何言说,在臣看来,颜小姐心里依旧只有殿下一人。”

 一句话将南宫玄心头的怒火浇的干干净净,狭长的眸子微挑,转身坐在了桌案前“说来听听。”

 “外人都在传颜小姐与五殿下之事,无风不起,想来确有其事,臣也觉得此事不假,殿下莫急听臣慢慢说。殿下不喜颜小姐与五殿下这般亲厚,却从未想过,为何颜小姐会与五殿下如此之快,就能生了情谊?”

 南宫玄心头细细思索了简玉衍这话,突然像想明白似的抬眸喜道“你是说孤的缘故?”

 简玉衍点头道“正是,颜小姐待殿下的情谊不需臣多言,若是能像她所说一般说断就断,也不会白白蹉跎了好几相年。如今颜小姐心灰意冷,五皇子正巧在这个时候出现,五皇子与殿下皆为皇后娘娘所出貌又有九分相似,颜小姐又怎么会不动容,但也正是如此,才说明颜小姐心中真正想着的那个人,只有殿下。”

 若是他人也就罢了,但是如果真的是五皇子,一切就有了解释,颜一鸣从一开始也许就将南宫晔看成了太子。

 南宫玄从未想这么想过。

 如今听简玉衍这番话,心头顿时掀起万丈波澜。

 就像他想不通颜一鸣为何会突然喜欢南宫晔,但若是这般解释,一切皆说得通了。

 当初离开说要放弃自己,是因为颜一鸣太喜欢他,但如今与南宫晔在一起,却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颜小姐的心中依旧只有自己。

 这句话在南宫玄心头徘徊了许久后,这些日子心头的烦躁与妒忌,也因为这句话而逐渐消散。

 的确,若是旁人也就罢了,为何偏偏是像极了自己的南宫晔,颜一鸣越发表现的喜欢南宫晔不正说明喜欢的人是自己。

 简玉衍看了陷入沉思中的南宫玄一眼,边扬起一丝让人难以看透的笑容,像是才想起来的一般道“殿下可记得当初在浮玉山与颜小姐相遇,那臣奉殿下之命送颜小姐回府,颜小姐在临走时曾与臣说过一句话。”

 南宫玄微微惊讶“什么话。”

 “颜小姐说谢谢臣送的珍珠,臣当时惊讶万分,才知道颜小姐早就知道当的珍珠是臣所送,却一直未曾告诉殿下。”

 南宫玄如今再听此事,又是有种恍若隔世的通透感。

 许是颜一鸣跟在自己身后太久,他实则已经忘了颜一鸣其实也是个极为聪明的女子,只是怕他不喜,所以经常会充楞装傻,实在心里却什么都明白。

 那颜一鸣是以怎样的心情收下了这枚珍珠,是怎样一个人走上浮玉山,又看到了自己与简玉儿一起。

 想到这里,南宫玄俊美的五官呈现几分愧道“是孤伤了她的心,而晔儿发誓此生只娶她一人…”

 简玉衍知晓南宫晔喜欢颜一鸣,但是听到这话也是心中一惊,堂堂五皇子,竟然为了一个女子此生不纳妾不娶侧妃,就算是铁石心肠之人听闻此话也会动容。

 “子安”南宫玄唤了简玉衍一声缓缓道“孤这生从未后悔过什么,如今确实真的后悔放弃了阿鸣,孤,想把她找回来。”

 简玉衍下眼中的一抹欣喜之抬起头注视着南宫玄“自该如此,但是还是容臣问一句,既然殿下准备将颜小姐找回来,那玉儿呢?”

 玉儿?

 简玉儿。

 南宫玄又是惭愧。

 玉儿啊。

 南宫玄曾经想过当初为什么会喜欢简玉儿,对于简玉儿他喜欢的太快,一见钟情。为什么会如此大抵是因为简玉儿就是自己心中喜欢之人该有的样子,温柔而又贤淑。他有时候也不懂,说不清为什么,就像有人在耳边一直在告诫自己,要去喜欢简玉儿,就像从一开始就有人定下了他们的宿命。

 当初南宫晔问他既然有了简玉儿,为何还要招惹颜一鸣?那时的想法分明只是舍不得颜一鸣,但是却不知为何说出了两人都要的话。如今再想来,简玉儿留在心头的念想其实并非有很多,就连那些自以为甜蜜的甜蜜的回忆,十个手指头也数的过来。

 但是颜一鸣,这个女子,这个跟在自己身后那么多年的女子,那么多夜夜,她做过什么她为自己又做过什么?南宫玄已经想不清。

 太多了。

 若是无法同时拥有两人,相较而言南宫玄心头已经有了答案。

 他更怀念那个永远跟在自己身后,喊着要嫁给自己的直率女子。

 此刻马车上,颜一鸣像是被自己的话所震惊一时说不出任何话来,但是手上依旧在挣扎。南宫玄突然想起颜一鸣当初为了挣脱自己,手上留下来的青痕,心头不由心疼终于放开手来。

 颜一鸣低着头,迅速坐在了南宫玄的对面。

 两人皆是没有说话,马车走出很远,颜一鸣这才开口问他“殿下,我们这是去往何处?”

 南宫玄轻轻一笑“阿鸣早就知道并非是母后的意思。”

 “皇后娘娘大抵是不愿意见我的,再者宫中那么多太监宫女,就算皇后娘娘若是真有懿旨,却也轮到殿下亲自前来。”

 她的确是个极为聪明的女子,南宫玄目光柔和的看着她,边扬起一抹笑容“既然猜到,为何没有拆穿孤?”

 颜一鸣抿了抿嘴轻笑起来“我只是不想惊动其他人,免得五殿下误会。”

 南宫玄陡然间失去了笑容,俊脸上浮起一层寒霜“不想南宫晔误会?误会什么?南宫晔不在这里,颜一鸣,说出这样的话是为了给谁看?”

 “为何一定要给谁看?只不过是五殿下答应我待他回京便会娶我为,所以我也会答应他,从此与其他人再无瓜葛,与殿下亦是如此,从此桥归桥路归路…”说到这儿,颜一鸣抬眼瞧了南宫玄一眼启一笑柔声道“许是不久后也要叫殿下一声皇兄。”

 果不其然,南宫玄因为这句话即刻又是起了怒意,只不过怒极反笑,眼睛直直注视着颜一鸣一字一句道“你休想。”

 不顾颜一鸣怒极的模样,南宫玄嘲道“想嫁给晔儿?你以为母后会答应,你以为父皇会同意这门亲事?阿鸣,你和晔儿想的着实太简单了。”

 颜一鸣靠在马车壁上面无表情“所以呢,殿下到底是为何意?”

 南宫玄身子前倾靠近了颜一鸣低声道“所以,只有嫁给孤才是你最正确的归宿。”

 小苹果又开始疯狂预警南宫玄的好感度在一个劲儿的上涨,颜一鸣不动声的瞧了南宫玄一眼后示意小苹果先闭嘴,像是极为疲惫的模样放低了声音,

 “殿下已经有了简小姐,为何还要如此相?殿下明知定国公府与相府只能存其一,难不成殿下会放弃简小姐,许我以太子妃的位置?您不会。”说到这里,颜一鸣出一个极为甜美的笑容,声音也柔和了起来“但是五殿下他会。”

 南宫玄听闻此事,像是听到一个笑话,像是嘲笑颜一鸣和南宫晔的天真一般冷笑“当今五皇子的亲事,还轮不到他自己作主,除了他自己没有人会同意。所以阿鸣,他许给你的,也不过是虚妄罢了。”

 “殿下,不明白的人从来都是你而不是我。”颜一鸣叹了一口气慢慢道“即使此事再艰难,即使有可能真的做不到但他确实这样想过,而殿下你,却连想都未曾想过。”

 颜一鸣说完此番话,像是再也不想与南宫玄再说一句一样别过了脸,浑身疲惫的靠在了马车车壁上合上了眼睛。

 南宫玄终于明白了颜一鸣的意思,他恍然明白,颜一鸣其实什么都懂,只是她不在乎,她在乎的实则不过一颗真心罢了。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颜一鸣差点怀疑是不是说的太狠让南宫玄太受打击,这才才听到南宫玄低低开口,

 “想过。”

 南宫玄伸手拂过严一鸣的脸颊,眼中是前所未有的深情。

 “想过,孤此生从未后悔过什么,就在你离开后孤开始后悔为何会放开你,孤…我真的我想你了。回来吧阿鸣,没有简玉儿,我不会娶她,我许你太子妃的位置,东宫正妃的位置只有你。”

 颜一鸣骤然抬头,那双漂亮的眸子,倾刻间住了惊讶。

 她抬头看着他,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一句话。许是感动又许是伤心,更或许也许是激动,但到最后皆化作了虚妄。

 南宫玄心中软成一片,正想再接再厉说些什么,却不想眼前怔然的女子依旧拂开了他的手轻轻道“可是已经回不去了。”

 南宫玄的手顿时僵在了空中。

 “若是以前殿下对我说出这番话,阿鸣定觉得此生再无遗憾,可是这句话说的太晚了”她精致无比的脸上出了几分恬淡的笑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喜欢的人?南宫晔?”南宫玄实在忍无可忍,本不想说出的话也便这样说出了口“颜一鸣,你看着那张与孤单如此相似的脸,到底是在看他还是看我?你何必这般自欺欺人?”

 “自欺欺人?”颜一鸣声音有些飘忽,她抬头瞧着南宫玄“我从没有自欺欺人,就算再如何相似,我看到的从来只有南宫晔一人,那个一心只有殿下的人,早就消失不在了。”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