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第4章 炮灰太子妃4
虽然说曾经游戏剧情中颜小姐大骂简玉儿,但是简玉儿作为一个单纯善良的女主角,在这一点上颜一鸣也很清楚,简玉儿邀请南宫玄来浮玉山赏花真的是纯属巧合。

 简玉儿丝毫不知颜小姐原来也请了太子来赏花,但是就算如此,她依旧变了脸色。

 别无其他,只是因为颜一鸣是定国公府的小姐,简玉儿是当朝宰相的闺秀,都是非富即贵的身份,是经常会一同品品茶说说话的“好姐妹”

 也正是如此,简玉儿深知“颜一鸣”对太子殿下的感情有多深。

 她与太子并不相识,前些日子太子来相府找哥哥不慎撞见,这才有了一面之缘。虽说太子殿下身份高贵,但谈吐不凡才华横溢,哥哥又是殿下最亲近的玩伴,简玉儿一个处在深闺的闺秀哪儿会不生出几分好感,更何况太子待她又是格外的耐心宠溺。

 想起南宫玄俊美如斯的模样,简玉儿微微有些脸红的心想,这样的天之骄子,又有谁不喜欢,就算是被求亲之人踏破了门槛的颜小姐。

 简玉儿沉浸在这些日子与太子相识的清甜中,直到陡然转头发现,近来被她刻意遗忘的颜一鸣,她就那么站在不远处,那双美眸直直看着他们是震惊与不可置信。

 简玉儿骤然脸色煞白,她突然想起年初的时候,颜一鸣与她一同玩闹时与她说,待三月时,一定要请殿下一同去浮玉山赏花。

 “颜姐姐我…”简玉儿心成一团,眼睁睁看着颜一鸣一步一步的走进,慌乱之下急忙从石凳上站了起来“我,我只是…”

 我只是什么?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南宫玄也没有料到颜一鸣会出现在这里,适才颜一鸣出现在这里,南宫玄有那么一刻的不自在,但是转头就看见简玉儿腾地站了起来,那张俏脸更是煞白一片。

 南宫玄心疼简玉儿,再看颜一鸣时已是冷声道“你怎会在此。”

 简玉衍没拦住颜一鸣,当即脸色微沉,颜家小姐的子太过狠辣,尤其是关乎南宫玄更是不要命,两步三步上前护在简玉儿面前道“颜小姐,今是我与殿下来此赏花,顺道带了玉儿过来。”

 活是将简玉儿护在了心坎上,把颜一鸣当成了洪水猛兽。

 颜一鸣走近的脚步一滞。

 她看了简玉衔一眼,目光清澈通透,出一抹嘲讽之意“简公子以为我要做什么?”

 简玉衍骤然想起适才自己将她拦在外面的托词,再看颜一鸣并无动作,一时间有些难堪。

 颜一鸣却不想再与简玉衍说什么,那张漂亮至极的脸蛋上此刻感情太过复杂,大概是因为南宫玄这句话想笑,却到底觉得难过,以至于连笑也笑不出来,清澈的眸子注视着南宫玄缓缓道,

 “此处并非皇家私苑,我又为何不能在此处。”

 南宫玄一怔,以他对颜一鸣的了解,今天撞上他与其他女子单独相处,尤其还是拒绝了她之后,定会然大怒,第一时间对他身边的女子喊打一番,所以这才会下意识厉声喝退颜一鸣。

 只是今的颜一鸣,却并非自己想象中那样,她没有动怒,没有疾言厉,而是平静的像是一潭水。

 非是平里的跋扈模样,南宫玄倒是去了几分厌恶“阿鸣,孤不是这个意思。”

 颜一鸣抬眸瞥了眼怯怯的简玉儿似笑非笑“那殿下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殿下以为我是知晓您与简小姐在此处特意寻来?”

 南宫玄抿了抿,他确实以为是这样。

 但是转念一想,颜一鸣又怎么会知道。

 “我还没有这等未卜先知的本事”颜一鸣垂眸冷静道“我早就告诉过殿下今要去浮玉山赏花,殿下失了约,可是这不曾影响我来此地赏花。倒是殿下与我说今与简公子有要事相谈,简公子说殿下公务身早早就回了东宫,但是您为什么会在这里。”

 南宫玄最不喜人质问他,但颜一鸣此次并非咄咄人的模样,毕竟是自己失约在先,难得的准备解释一二却听颜一鸣道“是我逾越了,殿下就当什么都没听到吧。”

 南宫玄愕然,看着颜一鸣,一时间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倒是简玉儿在得知颜一鸣原来和南宫玄早有约定后,慌张失措下不敢看颜一鸣急急开口解释“颜姐姐我不知道你与殿下早就…”

 听到简玉儿的话,南宫玄又像是突然回过神来。

 虽说京城人人都知晓颜家小姐爱慕他,但是他却从未想过真要娶颜一鸣做太子妃,简玉儿刚刚这话,简直就像是自己与颜一鸣已经有了什么。

 他是太子,想娶谁就娶谁,颜一鸣耐他何?

 当即有些不悦对简玉儿道“此事并非你之过。”

 “是啊”颜一鸣点点头转头对简玉儿道“我虽邀请了殿下,殿下却并未应我的约,殿下喜欢谁不喜欢谁都是殿下的意愿,我从来不是殿下的什么人,简小姐又何必向我解释。”

 颜一鸣以前都叫玉儿,如今直呼她简小姐。

 简玉儿身子晃了晃,简玉衍一手扶住了简玉儿,低头看了眼急到哭出来的简玉儿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又沉默。

 这个场面他不便手,也不想手。

 南宫玄则是皱起了眉。

 因为颜一鸣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她永远都是霸道又莫名其妙的宣誓着自己的主权,让他烦不胜烦。

 他从来也没想过让颜一鸣真正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但是当颜一鸣这么说出来时,南宫玄却没有想象中的轻松,而是心口一滞,有些说不出来的酸涩和烦躁。

 简玉儿却只当是颜一鸣的气话,心里虽然害怕却还是大着胆子解释“颜姐姐,今此事是我们的不是…”

 “当然是你们的不是”颜一鸣淡淡一笑道“难道还能是我?”

 简玉儿心尖一颤顿时闭嘴,愈发哭的梨花带雨。

 简玉衍想替妹妹说话,但是对上颜一鸣冷漠的眸子,到底还有些良知没有开口。

 一时三人都无法言语,颜一鸣转眸对上南宫玄的视线“殿下不愿与我同游拒绝便是,何必答应我让我心欢喜等上那么多天又落落空空,还编出那些荒唐理由欺骗我,这么多年殿下对我不理不睬我又何曾怨过你。”

 “孤并非有意骗你”南宫玄道。

 颜一鸣的话一点一点的敲在心口,一字一句都让人说不出的难受,南宫玄想起这么多年,不管对别人如何颜一鸣却是对他没有一丝脾气,如今她细白的贝齿咬将殷红的咬的微微发白,并无平的跋扈模样,平添无数怜惜。

 南宫玄的心软了起来,他放低了声音与颜一鸣沉声解释“只是玉儿今正巧也要来这浮玉山,孤只能舍其一。”

 颜一鸣使劲咬了舌一下,骤然的疼痛差些让她泪眼盈眶。

 从一开始拼命营造的苦情气氛,差点因为南宫玄这句话全崩,这解释真的还不如不解释。

 当初看这张卡牌数值上南宫玄的情商22,颜一鸣觉得有点太低,如今看来,给他22真的都嫌高。

 偷偷的瞄了简玉衍一眼,简玉衍果然被南宫玄这话吓了一大跳,谁能想到南宫玄这么直白,直截了当的给简玉儿拉仇恨,这简直就是挑战颜一鸣的极限。

 简玉衍略有些不安的瞥了颜一鸣一眼,颜一鸣正巧因为自己那一口,现在疼的只是一个劲儿的眼泪,在南宫玄,简玉衍简玉儿三人看来,只当她是因为南宫玄这句话的缘故。

 颜一鸣强忍着疼,就这泪眼朦胧的效果嘲然一笑道“原来殿下是佳人有约,所以这才舍了我,简小姐国天姿子温婉,的确比我好上许多,殿下喜欢她也是理所应当。罢了,今是我打扰殿下与简小姐简公子,我要回去了,此处风景甚美,殿下与简小姐慢慢赏玩便是。”

 说到最后已经是不愿再说,转头身离开,跟在颜一鸣身边的绿楣又气又怯的瞪了简玉儿一眼这才跺着脚追上颜一鸣的身影。

 转眼主仆两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视线中,南宫玄看着颜一鸣单薄的身子越来越远,突然觉得,心里一阵说不出的烦躁。

 南宫玄从没哄过女人,他从没有放下自尊去追过什么人,更不觉得颜一鸣这一走会是真的走。

 所以当颜一鸣的身影越来越远,他也只是微微蹙眉后,便再也没了动静。

 只是心头总是想被什么揪着的一般,再也没了一丝赏花的心情。

 简玉儿在颜一鸣离开后彻底像是力一样软了下去,南宫玄就站在她身边,顺势将人扶住,只见哭成泪人一般的简玉儿哽咽道“颜姐姐一定恨死我了,我,我要和颜姐姐说清楚…”

 想追上去确实腿软,根本走不了一步。

 她自是不敢让南宫玄去追,只能使劲摇着简玉衍的胳膊“颜姐姐身边只有个丫头连个婆子也没有,哥哥你送她回去…”

 简玉衍将简玉儿扶到石凳上摸了摸她的脑袋“你不说我也会去。”

 “我…哥哥你同颜姐姐说,不是她想的那样的,明我去定国府寻她…”

 简玉衍简单的答应了,命人照顾好南宫玄与简玉儿,迈开长腿几步消失在那丛桃花后。简玉儿一个人哭了许久,丫鬟们因为南宫玄在场也不敢上前安慰,简玉儿哭着哭着大抵是没人理,渐渐停了哭声。

 抬头看见南宫玄俊脸看不出一丝表情,轻轻喊了一声“太子哥哥。”

 南宫玄才回过神来,有些不怎么认真的嗯了一声。

 简玉儿握着手帕的手紧了紧,继而低声道“我与颜姐姐相识多年,她…真的很喜欢你…”南宫玄眉头微蹙,没有说话。

 简玉儿顿了顿这才继续“明我去定国公府同颜姐姐说清楚。”

 “不用,这事与你无关”大概是发现自己的语气太冷硬吓到了简玉儿,这才将语气放缓了一些“我是说无需再管此事,天色暗了,四辛,送简姑娘回府。”

 简玉儿接过丫鬟递过来的披风穿好,纵目过去,眼飞红,天色依旧还很亮,南宫玄依旧坐在那里喝着茶。

 天色哪里暗了呢。  m.UTeXs.Com
上章 完美白月光的必备素养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