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粉陷阱 下章
第十八章 我说不干就不干
一阵“啊弥陀佛”及“无量寿佛”之后。由定元大师及天虚真人为首的近百人武当少林高手已经低头下跪。

 魏荃不由一怔!

 倏见卓姥姥掠到他的身侧低声道:“荃儿,双手平举,将信物交给二派掌门人,记在,别任意答应他们的条件!”

 魏荃虽然不大明白,却立即收下屠龙匕,掠了过去。

 他先行走到定元大师的面前,将绿如意平举过顶,立见定元大师双手举过顶,目光澄然视自魏荃。

 “大师,完壁归赵,请查收!”

 说完,躬身将它放入定元大师的掌中。

 定元大师沉声道:“少侠浩恩,贫增谨代表少林,请少侠吩咐!”

 “大师言重矣!毋需如此客气!”

 “不,请少侠让贫僧赎罪吧!”

 “好!烦请大师诸人歼灭那批爪牙!”

 定元大师欣然应喏,俟魏荃走向天虚真人,立即率众驰去。

 魏荃将七星剑入天虚真人的掌中,果然亦听他沉声道:“少侠浩恩,武当一派今后愿意听少侠的任问使唤!”

 “哇!别如此!请道长率领贵派高手一井除去那批爪牙吧!”

 “谨遵少侠指令!”

 魏荃望着武当派、淮派及无极派高手疾扑过去之后,欣慰一关,立即掠向凌云龙,同时先送给他一记掌劲。

 凌云龙以在掌对付含月已经吃力,此时一见各派高手已经攻向自己的手下,魏荃又疾扑而来,他心知大势已去。

 他立即挥出一道拿劲,身子却顺势疾退而出。

 天涯女格格一笑,后发先至,一剑削向他的右胁。

 凌云龙被得拧闪身,掠到一旁。

 他尚未站稳,宇文双双已经一剑削向他的右得他只好向侧再掠,这一掠正好掠向含月。

 含月按宇文庸以药物及催眠役神方式将“奋斗目标”

 定在凌云龙身上,因此她只要尚有一口气,立即纠不休。

 凌云龙一再出掌闪身,立觉右臂伤处之毒再度蔓延。

 他冷哼一声之后,暗一咬牙,左掌朝右臂一扯。

 “叭!”一声,右臂硬生生的被扯断,同时疾向含月。

 含月正扑到近前“扑!”一声,立即被断臂入右肋之下方,疼得她厉吼一声,未退反进疾冲而去。

 凌云龙正躲闪,倏觉身后有两道剑气追体,他立即以“一鹤冲天”企图用“空遁”避过这一劫。

 倏听魏荃喝道:“下去!”一股掌劲已经盖顶而下。

 凌云龙避无可避,只好以左掌疾劈而去。

 “轰!”一声,他立即被劈落下来。

 一口鲜血,立即冲口而出。

 “叭!叭!”两声,他的子孙带已经被含月的十指戮入,剧疼之下,他惨叫一声,左掌疾切向含月的颈项。

 含月将十措一掏一抓,凌云龙的子孙带立即出现两个大

 “叭!”一声,含月立即头破血,不过,她的双臂却一曲紧紧的搂住凌云龙,立听凌云龙惨叫连连。

 他浑身的肌肤迹逐渐呈黑,不久,终于瞪目含恨以终。

 “哇!所谓弹原来是这么回事呀!”

 天涯女将剑归鞘,道:“想不到凌云龙的内外功夫湛到此种地步,若非出奇招,还真要费番手脚哩!”

 魏荃收好屠龙匕,轻轻拉着她们二人的柔荑,道:“累吗?”

 “很好玩!可惜!不过瘾!”

 天涯女望着剩下来的那三十余名天下第一堡高手道:“哥,这些人交给你杀个过瘾吧!”

 “哇!杀何必用牛刀哩!”

 “去你的!少狂啦!对了1霜霜是谁呀?”

 “甄慧霜,她是寒英庄高手,风云帮右花令,亦是凌云龙的义女,想不到她居然能取到少林及武当信物。”

 “你呀!不知在走走什么门运,一天到晚有那么多女人肯为你卖命,实在令人又担心又高兴!”

 “担心什么呢?”

 “担心你究竟还有多步‘黑市夫人’啦?”

 “哈哈!保证没有啦!走吧!去看看她吧!她为了抢夺那两件宝贝受了不轻的伤,方才险些被我害死哩!”

 二女边跟着他行去边问道:“怎么回事呢?”

 “我忘记她亦中了‘招魂香’一见她受伤,立即上前抱起她,立见她浑身转黑,吐血晕倒哩!”

 宇文双双急道:“怎么办呢?”

 “捐血呀!偏偏她的牙关已硬,无法咽血呀!”

 天涯女含笑道:“这不是又给你揩油的机会了吗?”

 “这…太难听啦!”

 “格格!难道你不是吻住她的双替她渡气吗?”

 “不错!不过,那也是事急从权呀!”

 “格格!看你急成这样子,老实招来,你是不是要接纳她?”

 “我…我…”

 宇文双双正道:“荃弟,她为你出生入死,你该接纳她!”

 “可是,你们会不会嫌弃她的过去呢?”

 “不会!我可以发誓!”

 天涯女正道:“我也一样!”

 魏荃感激的轻握两女的柔荑的道:“谢谢!”

 他们三人走入堡门,立即着见宇文庸巳将甄慧霜移到厅门,看他含笑负手而立,分明她已离险境。

 两女立即掠到她的身边轻轻各握着她的柔荑,同时听天涯女笑道:“霜妹,你此番取得信物,立功不小哩!”

 甄慧霜激动的道:“我…不配!”

 “嘿嘿!少胡思想了!荃哥早就向我们提过你,上回有一批寒英庄姐妹们殉难,我们一直在查探有没有你在其中哩!”

 魏荃心中暗笑,顺着她的话扯道:“是呀!朱前辈及玉面真君前辈亦对她们之牺牲耿耿于怀哩!”

 甄慧霜双眼含泪道:“当时,我原本亦要加入行动,可是,我念头一转,不愿意作此牺牲,事后,暗中难过多哩!”

 “凌云龙他们没有怀疑你吗?”

 “当然有啦!不过,经过暗中监视几之后,就没事了!”

 就在这时,倏听一阵步声,魏荃回头一看,群家已经走入堡门,立即含笑道:“我去陪他们,霜霜,你歇会吧!”

 宇文双双立即与天涯女将她扶回房中。

 魏荃将群豪入宽敞的议事厅之后,群豪自动坐在两侧太师椅上,留下当中主位,魏荃不由一怔!

 宇文庸哈哈一笑,牵着他走向主位。

 魏荃忙道:“爷爷,你要干嘛!”

 “请魏堡主就位呀!”

 “魏堡主,爱说笑!这…不行啦!”

 “哈哈!民主时代,少数服从多数,咱们来表决吧!”

 “哇!不行啦!我不够格啦!”

 “哈哈1那个人一生下来就能够担任堡主,帮主,掌门人的,一回生,二回,你说,有没有道理?”

 “我…我没兴趣啦!”

 “不行!你以为把此地的人宰光就没事了吗?凌云龙在外面一定还有不少的巢,你必须负责善后!”

 “唯!我完全不知道呀!”

 “我方才已经向霜儿询问过,她略知一、二,而且知道名册放在何处,你可以逐一清理呀!”

 “爷爷,有劳你吧?拜托啦!”

 “哈哈!我老了,我和你至多只能在堡中替你出出点子,跑腿的事,该由你们年轻人负责啦!”

 魏荃立即望向竺天奇。

 竺天奇含笑道:“荃儿,我和你娘打算重振华山派,因为,华山派昔年为了救你娘,才会元气大伤的!”

 “哇!我…”

 湖海一丐呵呵笑道:“好小子,当初叫你干丐帮帮主,被你逃掉了,这回看你再往什么地方逃?”

 “哈哈!你这一开口,我才理出个头绪来,谢啦!”

 他立即朝凌云虎拱手道:“爹,解铃还需系铃人,一事不劳二人,贵帮又人手众多,您何不帮个忙?”

 凌云虎含笑道:“凌云龙闯的祸,必须由凌家的人来善后,不过,你好似也跟凌家有些关系吧?”

 “哇树!此话有些道理,不过…”

 倏听远处传来一阵勒骑马嘶声音,众人抬头一看,立即看见朱天客及玉面真君、金银双娇掠至堡前。

 湖海一丐含笑道:“好小子,他们两人的立场最客观了,你别吭声,老化子来征求他们的意见吧!”

 魏荃立即与众人起身相

 朱天容气呼吁的道:“今之事是由谁提议的?为何没有通知在下二人,难道认定咱俩人贪生怕死吗?”

 玉面真君沉着脸道:“不错!化子,我们两人离去之时,是不是再三请你要留意这件事?”

 湖海一丐呵呵一笑道:“此事与化子无关,你们问他吧!”

 说天,朝魏荃一指。

 魏荃苦笑一声道:“大家先坐下来吧!”

 玉面真君与朱天容坐在右恻末尾之后,魏荃立即坐在他们的身边将擒获含月之经过说了一遍。

 玉面真君及朱灭容立即含笑朝宇文庸行礼。

 宇文庸还礼道:“为了保密,连化子及各派高手亦直到昨天才知道此事,请二位多加海涵!”

 朱天容歉然道:“原来如此!请恕在下方才之冒犯!”

 玉面真君起身作个环揖致歉!

 湖海一丐含笑道:“为了让你们有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老化子问你们一些事,你们务必要凭良心回答。”

 朱天容及玉面真君一见众人含笑不语,立即相继点头。

 “呵呵!很好!二位游历天下数十年,想必眼光必有独到之处,请问,这座天下第一堡建筑得如问?”

 朱天容点头道:“够气派!”

 玉面真君道:“匠心独具,不愧为天下红一堡!”

 “呵呵!很好!如今凌云龙已经授首,那批爪牙亦已除尽,依两位之意,该如何处理此堡?”

 朱天容道:“此堡位居要津,不妨恭敬作各派连络站!”

 玉面真君心智过人,一见魏荃一直不吭声,他早已猜知老化子的酒葫芦在卖什么玩意儿,遂道:“此堡宜供作武林盟主发号施令处!”

 湖海一丐重重的在自己的右膝拍了一下,道:“好主意!比老化子的点子还要高明!庆贺一下!”

 “叭!”一声,他拔开葫芦木,连灌数口酒。

 群豪亦相继含笑点头着。

 只听湖海一丐呵呵一笑道:“好!大师,近百年来一直打扰贵派,你司同意将盟主行馆改在此堡?”

 “阿弥陀佛!鼎力支持!”

 天虚真人亦相继表示支持。

 “呵呵!好!此堡的用途已经决定了,接下来就是武林盟主的问题了,齐见,你有何高见?”

 “不敢!上任盟主殉难于东海仙姬宫,由于凌云龙暗中从中阻挠,一直虚悬,难得各位在座,理该一井解决。”

 魏荃越听越不对劲,立即道:“钟老前辈一向热心公益,排解纷争,乃是最佳人选哩!”

 开碑手钟祖成忙道:“老夫老矣!该退休了!”

 “哇!这…”湖海一丐呵呵笑道:“好小子,你犯现了!”

 “哇!我…我只是为武林着想啦!”

 “呵呵!你别急!在座之人自会理出一个头绪,挑选一位智勇双全的武林盟主,你若再发言,别怪老化子要请你回避!”

 “好!不说就不说!”

 “呵呵!这才有风度嘛!大师,您一向德高望重,请先发言!”

 就在此时,只见字文双双、天涯女及凌傲梅各以瓷盘端着香茗人厅,湖海一丐摇头道:“呵呵!竞争太烈了,这不算贿选吧?”

 群豪不由宛尔一笑!

 三女双颊倏红,羞赧的奉茶。

 魏荃尴尬万分,险些哭笑不得!

 定无大师俟三女奉茶之后,慈声说:“请三位女施主稍坐片刻。”

 三女立即含笑坐在魏荃之身恻。

 “阿弥陀佛,有关武林盟主人选之事,贫僧支持凌帮主,因为平事母至绍,义薄云天,他为了消灭凌云龙,不措辞去丐帮帮主!”

 凌云虎忙拱手道:“不敢当!大师抬爱矣!”

 湖海一丐呵呵一笑道:“请真人惠提卓见!”

 “无量寿佛!贫道原本亦支持凌帮主,不过,此番另有更适当的人选,各位以为魏少侠如何呢?”

 无极派掌门卓三畏含笑道:“在下亦支持魏少侠,不过,有关他的传闻甚多,可否证实一下?”

 凌云虎打蛇随上的道:“魏少侠是小婿,我谨向各位告知他连赶三天两夜至庐山解救家母及小女之义举。”

 说完,将魏荃如何退毒蟒,单挑施磊、黑虎大师、飞钹阵、天干混沌阵和含月之经过说了一遍。

 群豪听得频频颔首赞许不已!

 卓三畏含笑道:“魏少侠是如何令毒蟒畏退的?”

 朱天容含笑道:“这乃因为他除去‘坎离蛇’服下内丹之故!”

 钟祖成“啊!”了一声道:“真是功德无量!那条坎离蛇为恶甚久,老夫也险些被他的毒气晕倒哩!”

 群豪悚容的注视着魏荃。

 湖海一丐含笑道:“好小子,可否叙述除蛇之经过?”

 “哇!我能发言吗?”

 “行!行!”

 “我这一发言,不会没有风度吧?”

 “不会!不会!请!”

 魏荃立即将自己除去“坎离蛇”之经过说了出来。

 在座之人都斗过“坎离蛇”而且被它吓过,因此,一听见魏荃居然以怪招钻入蛇腹除蛇,不由敬佩加!

 湖海一丐呵呵笑道:“这真是空前绝后的创举,钟兄你看魏少侠够不够资格担任武林盟主?”

 钟祖成含笑道:“非他莫属!”

 “呵呵!有眼光!吴掌门人,您的意思呢?”

 淮派掌门吴雄扬含笑道:“以魏少侠的武功及胆识的确是霸主的最佳人选,不过,私生活方面似乎…”

 “呵呵!请列举其详!”

 “据传闻,寒英庄之妖女与魏少侠私谊颇深。”

 群豪都知吴雄扬会提及此事,完全是因为其子吴魁亮在擂台比武招亲之时,曾被魏荃修理过之故。

 可是,谁也不好意思反驳他!

 朱天容可不管那么多,立听他沉声道:“各位,你们还记得在下与风云帮千余人进攻天下第一堡之事吧?”

 “那批少女为何肯牺牲自己掩护在下与其余朋友撤退呢?她们完全是因为魏少侠之故呀!因此,在下认为魏少侠与她们私谊颇深,并不是一件坏事!”<红粉陷阱> M.uTExS.com
上章 红粉陷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