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粉陷阱 下章
第十七章 武林盟主啥稀奇
魏荃趁她得意忘形之际,倏地扣住她的双腕,同时将“玉女心法”“”字决,以全身功力提至极限。

 含月神色大变,不由“啊”了一声!

 魏荃仰起上半身,出掌制住她的“哑”全心催动真力。

 含月沟里翻船,疾催全部功力猛拼。

 两人立即双目暴瞪,双紧咬对峙着。

 倏听远处传来一阵拼斗的声音,接着是男人及女人的惨叫声音,看来外头已经有了状况了!

 魏荃原本要好好的逗逗她,闻声之后,双腕真力一涌,含月的双腕受制,全身立即一阵乏力。

 最可怕的是,她动员起来的那些真力,经此一,倏然到处窜,立见她的双眼现出骇然神色。

 须知,她的一身功力大部分是藉采补之术,由不同男人的身上取而来,因此,体内蓄有各种不同的真力。

 在她在正常之时,尚能镇住那些真力,此时一胡乱窜,兵败如山倒,群雄各据山头互相攻伐了!

 她的脸色立即红、橙、黄、绿、蓝、青、紫、黑,不停的变化着,全身好似泡入热水般,汗水直了。

 真力窜之下,倏见她张口出一口鲜血,被制之“哑”倏被冲开,立听她“啊…喔…哎…”厉叫不已。

 魏荃将真力归人“气海”右掌一抖“砰”一声含月立即撞破门窗,疾落向院中。

 在院中守护之两名少女以为是魏荃诸人破窗而出,四道掌劲毫不留情的疾劈向含月的腹之间。

 倏见含月厉笑一声,双臂一挥“轰轰!”一声,及一阵惨叫之后,那两名少女已经被劈成粉身碎骨了。

 魏荃匆匆的穿上内,拿起屠龙匕朝铁笼一阵挥削之后,立即削出一个长方形缺口来。

 凌傲梅立即扶着凌老走了出来。

 魏荃打开在衣柜,一见柜中摆了各式答样的衣衫,他立即道:“老夫人、姑娘,请你们暂时别出去!”

 说完,穿着内疾掠而出。

 只见凌云虎和三十余名叫化正和那些妖冶少女,黑衣大汉以及僧众在院中到处躲闪着哩!

 他们原本在火拼,可是,突然冒出一位虽然赤人却见人就劈,逢人就杀的含月,他们只好暂时挂起免战牌了!

 此时的含月由于不同内力在体中下,神智一片混乱,根本分不出是敌是友,她只知不停的挥动双臂奔驰着。

 不久,立即被她冲了出来。

 魏荃扑向黑虎大师边攻边朝凌云虎道:“帮主,含月已经疯狂,是否要派人暗中加以跟踪呢?”

 凌云虎出手攻敌边道“:”没必要!因为,除你之外,恐怕没人可以制她,对了,家母及小女如何啦?“

 “还好!先毁了这批人再说吧!”

 凌云虎喝声:“杀!”群丐奋不顾身的扑杀着。

 黑虎大师右臂原本已经受伤,加上魏荃以屠龙匕及一式合力攻击之下,三四之后。立即了帐。

 群增见状,心中更慌,败得更快了!

 魏荃专挑高手下手,凌老夫人凌傲梅站在窗旁瞧得暗暗颔首,老夫人更加低声劝说不已!

 凌傲梅想起自己以前因妒之幼稚行为,在脸红余之余立即回忆方才那种难以形容的飘飘仙的感觉。

 她的娇颜立即酡红臊热不堪!

 凌老夫人喜悦之余,脑瓜子跟着魏荃的移动到处张望着,那张慈颜之笑纹越来越深隽了。

 半个时辰之后,除了少数几人逃逸之外,现场重归平静,凌云虎立即与魏荃匆匆的掠入房中。

 “砰”一声,凌云虎跪伏在老夫人的面前,含泪道:“娘,孩儿不孝,累你吃惊受苦,请娘原谅!”

 “没事了!起来吧!”

 “砰!”一声,魏荃跪在老夫人面前道:“老夫人,在下被冒犯凌姑娘,请您原凉,并请您玉成这段良缘!”

 “呵呵!起来!起兴!同意了!”

 “老夫人,在下已经与宇文庸前辈之孙女和竺天奇大侠之女成亲,因此,必须委屈凌姑娘和她们并称姐妹。”

 “呵呵!那是梅儿的福气,作起来吧!”

 “是!荃儿拜见!”

 说完,恭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响头。

 凌老夫人呵呵连笑,立即上前扶起魏荃。

 魏荃含笑道谢,立即又朝凌云虎行礼。

 凌云虎含笑扶起他之后,道:“荃儿,今夜之事全亏有你,否则,后果实在不堪设想哩!”

 “不敢当!太侥幸啦!爹!可有天下第—堡之消息?”

 “不了了之!”

 “哇!怎会如此?”

 倏见两名中年叫化扶着晕不醒,发的灰袍老人走入房中道:“禀帮主,属下两人在地牢中发现此人。

 “喔!可知他的来历?”

 “他一直昏睡,却察不出何处不对劲?”

 凌云虎立即上前仔细诊视着。

 凌老夫人朝凌傲梅略一示意。立即也上前诊视着。

 只见凌傲梅走入盥洗室,不久,端了一盆清水及一条巾羞赧的走到魏荃的身前,低声道:“擦擦你身上的血迹吧!”

 魏荃惊喜万分的连声道:“好!”拿起巾在脸上,膛及双臂擦拭一阵子之后,方始道谢并将巾放回盘中。

 凌傲梅擦净巾之后,走到魏荃的身后羞赧的替他擦拭血迹。

 凌云虎想不到爱女居然会有此举动,不由一怔!

 凌老夫人轻轻一扯他的衣角,瞪了他一眼,他立即专心诊视着。

 半晌之后,凌傲梅端着脸盆离去了。

 不久,只见她在柜中挑选一阵子,方始拿出一套内外衫走到魏荃的身前,低声道:“如果不合身,柜中尚有新衫。”

 魏荃尴尬的道过谢,立即走入浴室。

 他换上那套青衫之后,虽觉略紧,却无碍于行动,他连数口气稳定情绪之后,方始走回房中。

 立听凌老夫人含笑,道:“荃儿,此人仍需靠你解救了!”

 “哇!他是受了什么伤?”

 “毫无内伤及外伤,不过,却被封住道及服下‘失心丸’那一类药物,以致于神智不清,而且已中毒甚久。

 “失心丸?荃儿能解吗?”

 “能!因为梅儿曾当着的面被迫服下‘失心丸’,她现在不是已经恢复正常了吗?这全是你这位‘现代华陀’之妙手回哩!”

 凌云虎一见老母如此的愉快,心情也跟着轻松起来,立听他含笑道:“荃儿,你忘了‘火骊’及‘坎离蛇’内丹吗?”

 “啊!原来如此!我来试试看吧!”

 说完,指尘在左腕脉一划,然后扳开那人之牙关,将腕中出之鲜血滴入那人的口中哩!

 凌云虎蹲在一旁边替那人顺气助他下鲜血,边逐步解开他的道,不久,立听那人叫声:“闷死我啦!”

 两人心中一喜,立即退到一旁。

 那人睁眼一望,霍地弹起身子疾出房外。

 魏荃正在止血,见状之后,就追去。

 凌老夫人含笑道:“算了!施恩别望回报,方始真善!”

 “训得是!咦?他又回来啦!”

 果然不错!那人又一阵风般掠回房中,只见他朝房中四人逐一凝视之后,声朝魏荃问道:“是你以血救了老夫一命吗?”

 “你是喝了我的血,不过,我却没有救你一命,因为你并没死!”

 “没死?哈…没死…哈…”那笑声中气甚足,而且充悲愤,看来此人必是武林知名人物,凌云虎立即护住凌老夫人。

 好半响之后,那人倏地朝凌老夫人道:“凌大嫂,你还认识陇西那位嗜医成痴,被人列为四凶之一的宇文庸吗?”

 凌老夫人啊了一声道:“庸弟,真是你吗?你这些年来到那儿去啦?你结义大哥临咽气之时,还在挂念你哩!”

 说完,泪水不由自主的了出来。

 宇文庸倏地下跪泣道:“小弟在十余年前就被施磊及东海仙姬宫那位女联袂制住,至今才醒转过采。”

 “起来!别这样子!”

 “大嫂!你怎会来救小弟的?”

 “唉!丐帮不幸出了一位叛逆,竟将老身及小孙女劫来此地,想不到却凑巧的把你救了出来。”

 “大嫂!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庸弟!你错了,是令孙婿救你的!”

 魏荃立即跪在他的面前道:“愚孙婿魏荃拜见爷爷!”

 “等一等!老夫何来孙婿?”

 “爷爷!是姥姥主持荃儿与双姐之婚事的!”

 “姥姥?双姐?这…”凌夫人含笑道:“庸弟,荃儿口中之姥姥就是你那位红妹呀!令郎及令媳妇虽已死,却留下一位孙女,名叫宇文双双!”

 “宇文双双,双双,红妹莫非还在期待与我重逢,天呀!想不到我宇文庸尚有重见天的时候!”

 “呵呵!别哭啦!先让荃儿起来吧!你不心疼,我可是心疼得很哩,毕竟他也是我的好孙婿哩!呵呵!”

 宇文庸闻言,一见凌傲梅及魏荃之羞赧的模样,恍然大悟的上前扶起魏荃道:“荃儿,谢谢你救了我—命!”

 “爷爷,您太客气了,这是荃儿份内之事呀!”

 凌老夫人朝窗外的天色一瞧道:“天亮了,咱们先回去敝帮那个破窑,再好好的叙一叙吧!”

 当天夜晚,魏荃及凌傲梅喝过喜酒之后,回到房中之后,凌傲梅立即羞赧的低头坐在榻沿。

 魏荃轻抚那对龙凤双烛,道:“梅妹,以你的尊贵身份,你不会介意与双姐及汤妹相处在一起吧!”

 “不会!不过,我有句话要补充一下!”

 魏荃一见她大方的启口,立即含笑道:“请说!”

 “请问丐帮帮主与帮主女儿,谁的身价较尊?”

 “帮主!”

 “你对丐帮帮主之位不屑一顾,我会比你尊贵吗?”

 “这…我…”

 “我无意你,不过,我企盼你把我视同双姐、汤姐,别再分谁尊谁卑,否则,我…我会不安!”

 魏荃感动的唤句:“梅妹!”立即上前搂住她。

 她轻声道:“基哥,若非你不眠不休的赶来此地,又舍生忘死的拼斗,我如今已是万分悲惨了!”

 “梅妹,你丽质天生,冰清玉洁,既高贵又有福气,上天不会忍心目睹你受害的,那含月不是受到报应了吗?”

 “荃哥,地会不会突然清醒过来呀?”

 “那就要看她的造化了,不过,当她醒来发现自己那付不要脸的模样,那可真够她受得了!”

 “荃哥,据说,她是因为内力错才会发疯,你究竟是使用何种功夫把她整成那付模样呢?”

 “你想不试试呢?”

 “我…我…”

 魏基徽徽一笑,立即亲上她的樱

 凌傲梅身子一颤,不知该如何以对。

 魏荃熟练的、砥,逗得她羞赧的伸出香舌轻砥着,樱亦不时的轻着。

 “哇!很好!我喜欢!”

 衣扣一粒粒的解开了!

 衣衫一件件的向下滑落了!

 两具雪白的身体缓缓的倒在榻上了。

 魏荃以双掌逐寸的“检查”她的体,盏茶时间之后,凌傲梅已经情不自的轻颤起来!

 魏荃把握“以时间换取空间”战术,低声将自己与大涯女及宇文双双对合之经过说了出来。

 同时,悄悄的将大军滑入“区”了。

 一股难以形容之滋味立即袭遍地的全身,加上那精彩的故事情节,凌傲梅情不自即紧搂住他了。

 好似春风吹醒大地,又似凉风轻拂酷暑,那种轻松畅快飘落,逍遥滋味,实在是妙不可言!

 她情不自的唤声:“荃…哥…”

 人的夜晚,不时的传出她那足的呻声音,在远处房中歇息的凌老夫人听得那张慈颜布笑意了。

 翌用过早膳之后,众人坐在厅中仔细商量着,只听魏荃问道:“爹,天下第一堡目前的情况怎么了?”

 “外弛内张,全力戒备。”

 “哇!各大门派上回难道奈何不了他吗?”

 “证据太薄弱,他皆推说是风云帮在故意栽脏。”

 “那傻金刚的作证也无效吗?”

 “那个愣小子语无伦次的刚说了三句话,就突然毒发而且迅即断气,连准备指控的甄姑娘亦一并毒发而亡哩!”

 “啊!会有此事?是谁下的手?”

 “不知道!不过,汤铁曾发现站在凌云龙身边之凌观智当时悄悄的弹了一下十指,汤铁在闻到一股桂花香之后,惨事就发生了!”

 宇文庸沉声道:“确定是桂花香吗?”

 “不错!汤儿一提及此事,立即有五六人表示也闻过这种香味。”

 宇文庸痛苦的道:“孽子呀!全是老夫造的孽呀!”

 “哇!爷爷这些事怎么会扯上您呢?”

 “唉!我被迫服下失心丸之后,一身所学并没有失去,相反的,在那批人指挥之下,不知做了多少孽呀!”

 “爷爷!那种药是您配的吗?”

 “不错!那种药叫做‘招魂香’,凡是体中潜伏着‘魂散’药之人,只要闻到那种香味,非当场毒发不可!”

 “哇!凌云龙真狠!”

 宇文庸突然哈哈一笑,众人不由一怔!

 只听宇文庸道:“荃儿,你想不想成名?”

 “哇!少成名为妙!因为成名之后,烦恼多多哩!”

 “哈哈!难得你悟得透这一点,不过,你该替爷爷出口气!”

 “行!请吩咐!”

 “凌云龙的属下必然全服下‘魂散’,我多配些‘招魂香’让你不战而屈人之兵,甚至可那些爪牙对副凌云龙。”

 “哇!有够赞!不过,他们如果捂住鼻子,不闻不呢?”

 “哈哈!我可以加重药量,只要沾到他的肌肤,非死不可!”

 “哇!太了!何时动手配制呢?”

 “说做就做,帮主,老夫开药方…”

 凌云虎含笑道:“前辈,敝帮在此有家药铺,你何不移驾呢?”

 “哈哈!好!用午膳之时,即可配妥!”

 说完,立即和一名叫化子离去。

 凌老夫人沉声道:“真是不胜正!虎儿,别惦记着我,见到他(指凌云龙)尽管放手一搏!”

 “是!”魏荃问道:“爹,龙长老他们目前在何处?”

 “泰安县城,暗中观察天下第一堡之行动。”

 “没问题!不过,天下第一堡中不乏能人异士,你该小心些!”

 凌老夫人<红粉陷阱> M.utExS.cOM
上章 红粉陷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