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粉陷阱 下章
第 二 章 扛炮入庄闯看看
出又落,落又出,第三天朝阳乍现之际.魏全手持屠龙匕在蛇右眼侧挖一个大钻出来了。

 他—见到自己居然置身于一个大潭之中,他不由“哇”一叫。

 那知蛇尸由于破了一十大,潭水一灌,立即冉冉下沉,他怔了一下,忖道:“哇!沉了也好,免得吓人!”

 他将匕归鞘,立即向就近的潭壁滑去。

 身子刚滑动,立即好似火箭发动般“咻,”一声,疾出二十余丈之外,吓得他又“哇”一叫。

 “矸!”一声,他立即坠落水中,所幸,他的水性不赖,立即又浮出水面,他稍一思忖,立即明白自己功力暴增之故了。

 他向潭边那株虬松一瞧,双足一蹬,身于立即疾而去,右掌一举,轻飘飘的停在枝桠间。

 他纵眼一瞧,忖道:“哇!此地的风景不赖的哩!若能在附近盖间茅屋.倒是…”

 想到茅屋,他立即想到自己与魏泰居住六年的那间茅屋,他心中一凛、立即迫切的要离开深潭。

 他抬头一瞧,立即有了主意,那知,他正准备将屠龙匕放入怀中袋内,立即发现前已无寸缕。

 他啊了一声,仔细—瞧,全身居然已经光溜溜了,他立即皱眉道:“哇!看来衣衫已经耗在蛇身中了。

 他正在发愁之际,突见膛—片白净,他惊喜万分的“啊!”了一声,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双手轻抚膛。

 “天呀!我…我…”

 他情不自的伸手抚摸脸部!原来.魏泰为子训练他的胆识,武功及冷寞,不辞辛劳的带他到荒山野谷中与飞禽走兽搏斗。

 当时,他刚有些微的武功基础,因此,浑身上下到处挂彩,所幸魏泰均在要紧关头施救,否则,他的骨头可以打鼓了。

 因此,他在奉命赶寒英庄取“火骊”之时,只好以易容术掩饰脸上伤疤,让自己“漂亮”一下。

 想不到,经过坎离蛇这一斗.那些疤痕不但消失不见,而且更是白里透红,比俏姑娘还要“水”哩!他弯朝水面上一瞧,确定自己的脸上及膛疤痕已经消逝之后,立即又转身掉头瞧着自己的背部。

 哇!清洁溜溜,光滑似镜哩!他在激动之下,弹身向上疾而去“咻!”一声,他居然毫不费力的搭乘“直达车”抵达崖顶了。

 他朝四周峰峦一瞧,情不自的振声长啸。

 声似龙,回于空际,久久不歇。

 他乐了一阵子之后,立即要面对两个问题了。

 第一,他浑身赤,怎么见人呢?尤其顶着经过魏泰以狗鞭替他加工而成的加农炮,岂非吓死人。

 第二,他饥饿难耐,别说身无分文,目前处于荒山之中,即使有银子也无法解决眼前的“民生问题”呀!他思忖片刻之后,只好朝远处从林去。

 似流星曳空,又似闪电疾掠,片刻之间,他已经掠过一个山头,而且总算找到一些不知名的野果了。

 反正体中已有“火骊”可以不惧毒,加上实在饿透了,他立即一口接一口,一粒接一粒的嚼食着。

 嚼食之中,他剥下树皮,串上阔叶,制成一件“原子”苦笑道:“哇!我这不是变成原始人了吗?”

 他将“原子”系在际,立即捂着它朝前驰去。

 他沿途翻山越岭,采食野果,终于在翌黄昏抵达云南滇池,立即在一个小山歇息了。

 滇池又名昆明池,在昆明市西南方,高出海拨二千余公尺,长六十九公里,宽约二十公里,其中不乏风景名胜。

 可惜,由于东侧矗立一家“妙透庵’,破坏了不少的灵气,因为该庵住持,正是心狠手辣,无比的“妙妙仙姑”妙真。

 魏荃不知自己已经踏入“妙透庵’附近,他另外编串一件“原子”之后,立即盘膝准备开始调息,倏听远处传来一阵男人低声道;“好师姐,你还在生气呀?”

 立听一阵清脆的女人声音道:“姓袭的,你这个死没良心的,你怎么不去找那个蹄子呢?”

 “拍!拍!”两声脆响之后,又传来那男人的声音道:“该死,我真该死,我怎么如此糊涂呢!该打,又真该打!”

 说完,又是一阵“拍…”脆响。

 “好啦!瞧你把双颊打得又红又鼓的,人家好心疼哩!”

 “嘿嘿!又红又鼓?好师姐,有你那,话儿”那样的又红又鼓吗?”

 “死相,狗嘴吐不出象牙来,不理你了!”

 说完,立即又了过来。

 魏荃暗暗叫苦道:“哇!好一对狗男女,怎么往本公子这儿来呢?休怪本公子要坏你们的好事了?”

 那知,步声倏然停止,接着是一阵“”声音,魏荃悄悄的摇头一瞧,立即看见两条人影正在搂吻着。

 “哇!有够衰,眼睛明天一定会长针眼!”

 尽管如此,哪个年青人不喜欢“免费欣赏”这种香情景呢?何况,还可以多观摩,多增加一些经验及技巧呢?那两个人也真够劲,又搂又吻,又摸又扭了好一阵子,居然仍未分开,不由令魏荃暗暗的摇头不已!

 好不容易等到那两人终于呼呼的分开了,可是,当他们面对口方向开始衣之际,魏荃险些惊呼出声。

 所幸,他毕竟是经过千锤百练,只是轻震一下,立即忍了下来。

 因为这对男女赫然是他巧取屠龙匕时,所遇见的那位瘦削青年及破坏鸳鸯好事的媚美道姑了凡。

 哇!天下实在太窄了.他情不自轻抚手中之屠龙匕。

 原来这对男女正是“妙透庵”住持妙真之徒粉蝴蝶袭顺治及了凡,两人名为师姐弟,实际上比夫妇还要亲。

 袭顺治不愧为粉蝴蝶,一有机会就溜出去玩女人,急得了凡一天到晚在外面找老公,那有时间参掸悟道呢?一阵悉索声音过后,地上多丁两团衣物,魏荃双目一亮,喜道:“哇!我这下于可以解决衣着问题了!”

 他在欣喜,粉蝴蝶二人更加欣喜。

 那株大树特别衰尾,被他们二人顶得枝摇叶落,摇晃不已。

 “师姐,师父若问起屠龙匕,小弟该怎么回答呀?”

 “格格,告诉她,你尚未悟出那屠龙一式呀!”

 “好主意,妈的,屠龙客明明已经将创式刻在剑鞘上面,可是,我耗尽心机,却忽隐忽现瞧不出个究竟哩!”

 “格格!若是那么简单,师父早就悟出来啦!”

 魏荃听至此,忖道;“哇!我怎么没有注意此事呢?”

 他低头朝剑鞘一瞧,赫然发现两面剑鞘上面皆镌着细字,他欣喜万分的立即凝神观看及思索起来。

 这把屠龙匕乃是二百余年前天下第一高手屠龙客之物,当时,他凭着一式剑招打遍南北,会尽各大门派,皆无敌手。

 高手是寂寞的,不久.屠龙客连人带匕消失了。

 想不到在两百年后,它居然离奇的落入“怨叹郎”魏荃的手中,难道天意使然又要出现一次浩劫吗?魏荃本就有不俗的武功造诣,此时一用心,立即颇有心得,他正瞧得入神之际,倏听“叭!”及”哗啦!”裂响,他悚然抬头一瞧!只见那株大树已破粉蝴蝶二人顶垮,正在向后倒去,闯祸的粉蝴蝶及了凡却笑连连的另玩一套花招。

 两人逐渐的远去,魏荃险些乐歪了。

 只见他上前数步,右手一招,粉蝴蝶的衣物无翼自飞,冉冉的落于他的手中,他立即匆勿的穿上。

 哇!长度马马虎虎,宽度稍小,他将就着把屠尤匕放入袋中之际、立即发现袋中尚有不少的玩意呢。

 刀创药,理气丸,哇噪!还有小瓶药丸,看来必是摧情类之药丸,他暗冷哼,立即将它放在一旁。

 哇!这只粉蝴蝶富有的哩,他立即不客气的将那银票,碎银和那两瓶专治内外伤的药瓶放人袋中。

 他朝那两具尚在斗的身子瞄了一眼,含着冷笑飘然离去。

 黎明时分,他在昆明城中买了几套衣衫,在客栈中易容成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然后爬窗溜了出去。

 他在别家用膳之际,一听有人在吆喝拉客搭乘车队到济南,他心中一动,立即报名参加了。

 半个时辰之后,他坐上一部高篷马车,车上另有二十名三十至四十岁间之各行各业人员,迅即挤得似沙丁鱼般。

 “哇!这些商人唯利识图,简直没有一点服务品质嘛!”他正在暗骂之际,马车已经缓缓的启程了!他将身于一挪,左侧那名中年人立即“敬老尊贤”的向左一挪,他便靠在蓬柱旁,默默的思忖剑鞘上面之心法及招式。

 他跟随魏泰练武,虽然吃了不少的苦头,可是,所练的皆是绝招中的绝招.因此,练成了不俗的功夫。

 由于服下“坎离蛇”之内丹,胎换骨之后,心智更为敏锐,因此,默念一遍之后,立即大有收获。

 他暗自欣喜的逐字推敲着。

 马车缓缓的前进,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这列车队已是经验丰富,沿途休息,用膳,落店.没有出半点批漏。

 可是,这天上午,车队离开“茅坑联线——合肥”一个多时辰,来到一处广大的平原之际,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魏荃经过这十二天的思索及晚上偷练之后,已把屠龙一式练得五成的火候,此时正在思忖,根本不知道马车已经停下。

 直到左右邻居在议论之际,他方即注意此事,直觉的知道必然有事,立即默默的摸着包袱中的屠龙匕。

 哇!这列车队一共有十三辆马车,每车皆坐十三人,今天又是出发后的第十三天,太不吉利了!倏听远处传来“领队”吆喝道:“下车,所有的旅客全部下车!”车中之人立即惊慌的议论着。

 接下来就是幼儿的啼叫声音了。

 魏荃跟着那些人下车之后,立即看见四周立着四十名黑衣蒙面人及四十匹高骏的马匹,他立即瑟缩的低头而行。

 他跟着那百余人集中在右侧空地上面之后,立见领队陪笑朝一名黑衣蒙面人道:“大哥,人全到齐了。”

 “真的吗?那些车夫不是人吗?”

 “是,是,小的该死!”

 他立即转身挥臂吆喝,道:“过来呀!干!你们还在发什么怔呀?”

 那十三名车夫立即惊慌的跑了过来。

 “大哥,到齐了!”

 “嘿嘿!结圈,面向外,快!”

 “是,是,各位,帮帮忙,站个圆圈,面向外,拜托!”

 心中却在思忖这群兔崽子在玩什么花样?“嘿嘿!各位闷在车厢中,一定热透了,现在把衣服剥光吧!”

 旅客们立即一阵惊呼!那人立即暴吼一声:“快点,大爷数到三,谁若嫌命长就别!”

 “一!”

 “二!”

 领队的边衣衫边叫道:“,快呀!生命要紧呀!”

 魏荃一见已经有入响应,立即也放下包袱,缓慢的解开厚袄之襟扣。

 “三!上!”

 二十三名蒙面人倏然自马背向上掠出,在半空中不约而同的“鹞子翻身”立即落在二十三名妇人之面前。

 “救命呀!呜…呜…救命呀…”

 那些妇人边走边嚎叫着,可是,只见黑影连闪,那些黑衣蒙面人立即各自抓着一名妇人之右肩了。

 “裂…”声中,衣衫纷飞。

 倏听一阵怒吼:“恶贼,我与你挤了!”十余名大汉挥动扁担及包袱疾奔向那些黑衣人了。

 “杀!”“是!”只见那些黑衣蒙面人右掌连翻“砰!”声及惨叫声中,鲜血狂,肢断四溅,那些大汉含恨倒地气绝了。

 其余之人凛若寒蝉不敢吭声了。

 那些妇人吓得哭不出来了!片刻之后,二十三具体僵立在当场了。

 那些黑衣蒙面人在每位妇人之膛抚摸了一阵子之后,面对那名指挥官摇摇头,立即走向其余之人。

 魏荃气得怒火中烧,却牢记魏泰之遗训:“休管闲事!”因此,他默默的下厚袄,缓缓的着中衣。

 “快!每人只准穿内,大爷数到三!”

 “一!”

 “哇!很好,本公子就怕你们会被这门‘加农炮’吓坏,既然可以不,那就安啦!”

 他立即缓缓的将中衣下,膛。

 可是,他低头一瞧见自己那结实又洁滑的膛,立即暗自叫苦道:“惨哉,这那像是老人的膛呢?”

 情急之下,他佯打一个嚏,立即抓起中衣穿。

 —声:“住手”一名黑衣蒙面人已经走到他的身前,他慌忙以衣捂又打了一个嚏,然后慌张的后退。

 黑衣蒙面人嘿嘿笑,边向他边队声问道:“你是谁?”

 “老…夫…”

 “住口!小子,你还想骗谁呀?”

 话来说完,五指箕张疾抓向他的右肩。

 魏荃身子一闪,避了开去。

 “咦?还是个练家子哩!哼!”“黑虎偷心”疾捶向魏荃的口。

 魏荃左掌—抬,扣住对方的腕脉,真气一贯,对方“哎唷”一叫,双腿一曲,自动向下一蹲,险些落地。

 “呵呵!乖孙子,别多礼!”

 他那左腕一振,黑衣辈面人立即被推出丈众外,方始停下身子。

 只听他厉吼一声,就再度扑来。

 倏听那名指挥官沉喝一声:“住手!”身子一弹,轻飘飘的落在魏荃身前五尺外,然后冷冷的盯着他。

 魏荃不在意的穿上衣物,有掌一招,那件厚袄已经飞入他的掌中,这手“虚空摄物”绝活立即摄住所有之人。

 指挥官冷冷的看他穿妥厚袄之后,沉声道:“尊驾身手不凡,必非省油之灯,为何易容成这付模样呢?”

 “彼此,彼此,阁下为何不敢以真面目见人呢?”

 “哼!你以为那两下子功夫就可以目中无人吗?”

 “哼!目中无人?你们这群人在光天化之下拦车伤人,不但目中无人,简直是目无王法嘛!”

 “住口!你算老几,竞然信口雌黄!”

 “哇!老夫懒得跟你们胡扯,可以让路了吧?”

 “嘿嘿!可以,不过,你必须留下来陪咱们聊聊!”

 “聊聊?咱们素未谋面,聊些什么呢?”

 “你留下来自然明白,放人!”

 “是!”领队如逢大赦的慌忙拿起衣衫,边穿边吆喝众人上车。

 倏听指挥官沉喝道:“把尸体带走!”

 “是!是!可是,这些女客…”

 指挥官冷哼一声,右手一挥,那些黑衣蒙面人立即上前替那二十三人解,半晌之后,那些人连跑带跃的逃向马车了。

 魏荃将包袱挂在左肩,目送马车离去之后,淡谈的道:“聊吧!”

 指挥官声问道:“你是谁?”

 魏荃尚未获悉魏泰木盒秘密之前,不愿泻身份,因此,立即淡淡的道:“天涯子!”

 “天涯<红粉陷阱> M.utExS.cOM
上章 红粉陷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