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脸红的岳母 下章
19、江湖再见(大结局)
头柜上的LED钟“叮咚”一声后,显示9:00,岳母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股,我那软绵绵的蛟龙滑落出来,连带着我的子子孙孙和岳母的水夺门而出,我的蛟龙贴在她的小边,感受到那股子热在蔓延这篇美妙区域后往股沟淌去。

 岳母也察觉到自身的异样,不无尴尬的柔声说道:“小李,妈先起去洗个澡,待会儿做早餐给你吃。”

 我稍稍用力的抱紧岳母,看着她那因为足而泛着红晕的脸蛋,忍不住亲了一口,说:“妈,我不想让你起,就这么抱着,谁知道你是不是起就不认人了,我可不想像上次那样。”

 岳母伸出左手,玩着我的眉毛,动情的说:“傻孩子,妈以后不会那样了,之前妈是觉得愧对小芬,现在既然小芬要我帮你怀一个宝宝,她也选择原谅我们,那我以后也不会躲着你了,我昨晚就想通了,就像你说的,现在对小芬最好的结果,就是我帮你怀一个孩子。”

 听到身下的女人这么动情的说着这番话,我的心里莫名的感动,捧起她的脸,深深的吻了几秒,然后注视着她的眼睛,我看到她水汪汪的眸子里闪着疼爱,也带着依赖。我刚刚还软绵绵的蛟龙,蠢蠢动起来,顶在她的上,只要稍稍用力即可再次入。岳母感受到我下体的变化,捏了我的脸一把,假装生气的说道:“坏小子,又要对妈使坏。”

 斑驳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岳母白净的脸上,我抚摸着她的秀发,说:“就对妈使坏了,我还想要。”说着一只手不安分的去蹂躏她如白兔般的球。

 岳母伸手阻止了我的进一步动作,不无好气说:“安分点,妈要起了。”

 见我手没有收回去的意思,抚摸着我的手掌继续说道:“反正,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

 岳母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忤逆她的意思,再次吻了她,然后从她的身上下来平躺着。她坐起身,顺势将薄被扯到自己的身上,盖住那两个球,我笑着说:

 “妈,昨晚吃也吃了,摸也摸了,现在看都不让看。”

 传统女人的本能羞涩让岳母的脸绯红一片,作势要打我,说:“叫你不听话,还取笑妈,快帮我看看我的睡衣短在哪里了,妈要去洗澡。”

 我坐起身,接住她的手,说了一声“遵命”便爬到尾,捡起掉在地板上的衣物再爬到岳母身边,说道:“妈,昨晚咱们太烈了,衣服全掉地下了”说着故意将她那保守的粉放在脸上嗅到,有淡淡的腥味,再一看,中间处是干透了如地图般的痕迹,我坏笑着说:“妈,您看看,这子都脏啦,不能穿了。”

 岳母的脸更红了,真想不通,都已经和我有了夫之实,还这般羞涩,眼前这个成的女人,一把夺过我手中的衣物,迅速的套上睡衣,两个球在紧致的睡衣包裹下,比着的似乎更有吸引力了,两个头凸起的部分,煞是人。

 岳母看着手中的内,想穿又不穿的样子,我说:“妈,你不就是去洗个澡吗,家里就咱们两人,反正去了也要,直接这么去吧,等下换干净的。”

 岳母白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不许偷看,翻过身去。”

 我说:“好好好,我不看,妈你去吧,我等你。”说着故意将手指盖在脸上,出双眼来,惹得岳母笑逐颜开,见我这样,也不好多说什么,掀开盖在下身的薄被起,她背对着我,光着脚走出去的时候,两条细长的腿托着两瓣圆而翘的股,自然而有韵律的扭动着,在阳光的点缀下,白花花的就像干净的湖面一般,让人神往。那一刻,我觉得天底下,恐怕再也没有比此刻更美丽的风景了。

 我的思绪被浴室里传来的关门声打断,我才恍然明白错过了重要的事情,赶忙起身赤着跑到浴室,我试探的要开门,发现里面打了反锁。我朝着里面喊道:“妈,我想和你一起洗澡,开下门。”

 里面传来岳母衣服的声音,她带着得意的口气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要使坏,所以反锁了,你去乖乖的躺着,不要捣乱。”

 我想要用撒娇打动岳母,说:“不,我想和妈洗澡,你要是不和我洗我就站在这里。”

 岳母笑的更快了,仿佛计得逞一般,说:“那你就站着吧,我可不管你了。”说完里面传来淋浴头水的声音,以及岳母哼着小调的声音。见岳母无意让我进去,我只得怅然若失的回到岳母的上,看着这个刚刚我们奋战过的地方,凌乱不堪,单上面还有半干半的污迹,也不知道是我的还是岳母的杰作,抑或是我们两个混合的杰作,我觉得身心瞬间舒畅起来。

 半个多小时后,我听到岳母从浴室里传来声音:“小李。”

 我来到浴室门前,笑着问道:“请问岳母大人有何指示啊。”

 岳母说:“别贫了,快去帮妈拿衣服进来,刚刚忘记拿衣服了。”

 我哈哈大笑着说:“妈,你也有今天啊,你刚才不是那么厉害的吗,不让我进去,我要怎么给你拿衣服啊。”

 岳母无奈的说道:“行了,算我错了小李,听话快去帮妈拿衣服,妈要煮早餐给你吃呢。”

 我说:“我不饿,要吃也就吃你,妈你想想怎么报答我,或者怎么求我,我才给你拿,要不你就自己出来拿。”想到自己的计谋,我的心里乐开了花。

 岳母似是不悦的说:“你还想要什么,我们都这样了,静喜欢说些没用的。”

 听到岳母的指责,倒把我搞糊涂了,也不知道刚刚那些话哪里不对,触犯了她,但也不好再继续开玩笑下去,只得悻悻的去她的房间给她找衣服,翻来覆去,给她找了一件宽松的睡裙,不过心里却打起了小算盘,没有给她拿内衣内

 在浴室门外,我说:“妈,给你拿了件睡裙,你先穿着吧。”

 岳母慢慢的拉开门仅供自己的手伸出来,接过衣服又关上了,我因为刚刚岳母的发火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也不敢造次,又悻悻的回到岳母的上躺着。大概过了几分钟,岳母从浴室回到房间,她的头发包着巾,穿着我给她拿的浅蓝色的睡裙,大腿中段以下全是白花花的腿。想到此刻她里面全身真空的,我的心里漾起来,但还是不敢造次,静静的躺在上。

 岳母见我没说话,兀自去衣柜前找内衣内,一会儿拿出内衣内,说:

 “小李,你出去一下,妈要穿衣服。”我不敢忤逆她的意思,毕竟女人心海底针,更何况是我的岳母呢,上次山温情之后两个多月都对我淡淡的,看来这次又是复制上次的情景,我虽心生不,也不敢多言以免让她伤心,随即就要起出去。

 岳母见我此番模样“噗嗤”一声笑了,这让我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诧异她为何会笑。岳母走过来说:“你呀你,就是典型的吃硬不吃软,看来对你发火有用,下次我还用这招。”

 原来岳母是故意对我表示不悦,想到被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整了,我是又好气又好笑,一个健步冲到正朝我走过来的岳母面前,抱着她软绵绵的身子,顺势将她在凌乱不堪的上,岳母显然没料到我来这招,猝不及防的赶忙抱紧我,她盘在头上的巾掉下,漉漉的黑发散落在上,弥漫着洗发水味道和沐浴的味道,两个球隔着睡衣再次与我紧密接触,我的蛟龙也适时的坚起来,顶着她。

 岳母回过神来,轻轻拍打我两下,说道:“要死啊你,快起来。”

 我说:“谁叫妈妈你刚才捉弄我的,我现在也要好好捉弄你。”说着在她那还有些许水滴的脸蛋上亲了两口。

 岳母的脸羞红起来,但也不挣脱我,说道:“你个坏氓,快点起来,不然妈又要生气了。”

 见她只是嘴上说说,却并无实质行动,我知道她是和我开玩笑,坏笑着说:

 “妈,您这武功只能用一次,用第二次就不灵了,你要为刚刚整你的宝贝女婿而付出代价。”说着吻上她的香,岳母眨巴着眼睛看着我吻上她,然后闭上眼睛,张开皓齿合我,任我的舌头在她的嘴里驰骋,与她的香舌触碰绵。我的手顺势往下摸,企图掀开她的睡裙,却被她的手拉住了,她睁开眼睛,看得出来,她的眸子里有着望。岳母急促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上,的,她说:“小李,妈去给你煮早餐。”

 我深情的注视着她的眸子,那闪闪动人的模样,让我为之动容,我说:“妈,我想要你,吃你就够了。”想要继续接吻。

 岳母双手抱着我的脸,阻止我的下一步动作,大拇指玩着我的眉毛,说:

 “傻孩子,我们不急于这一时半刻的”说完扬起头在我的嘴上吻了一下,要把我推开“小李,咱们不能沉于这种事,答应妈,好吗?。”

 我说:“不好,你看看他,答应不。”说着示意岳母看我那膨的蛟龙,并抓着岳母的一只手,顺势就盖在了它上面,那柔的掌心着小半个蛟龙,它似乎更快了。

 岳母脸红着垂下眉头,轻轻的抚摸了我的蛟龙,说道:“粘死了,快去洗澡吧。”要是没记错,这是岳母第一抚摸我的蛟龙,但是反应却不像黄里写的那般,岳母们夸赞她们的女婿的宝贝是如何壮硕,如何让她们神魂颠倒,如何让她们无法忘怀。

 这着实让我有点小尴尬。她见我没说话,深情的看着我,继续说到:“小李,咱们都是成年人了,有点事情要克制,妈也在克制,你懂吗?相信我,妈现在是你的人了,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

 听到岳母这么说,联想到刚刚她那望的眸子,我知道她是在极力克制,如果我继续纠也许她会再次和我融,但我深爱着这个女人,不忍心她自责,所以还是深一口气,决定不再纠,但很快又想到一个坏主意,说道:“妈,我听你的,但是你能不能也答应我一个请求。”

 岳母看我这么听她的话,脸上出美丽的笑容,问道:“什么请求。”

 我坏笑着说到:“就是,能不能,能不能在家里不要穿内衣内。”

 岳母羞红着脸捏了我一下,说道:“你又想什么坏主意呢,妈肯定要穿内衣内的,不然指不定你要对妈做什么坏事。”

 我说:“我能对妈做什么坏事,反正最坏的坏事也已经做了,我就是想着,妈的身子那么美,用这些东西束缚的话不是很好,再说了,你这睡裙这么宽松,穿不穿内衣内,我也看不出来啊。”

 岳母狡黠的问道:“既然看不出来,那你干嘛不让我穿,你个坏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岳母忽然变得有点小女人的感觉。

 我一时无语,不过自己挖的坑自己填,说:“我不管,妈不穿的话,我虽然看不到,但想想也觉得很好啊。”

 在上,我和岳母就像小情侣争执着要去看什么电影一样,讨价还价的扯了十多分钟,最后各自妥协一步,以后在家里,岳母不穿内衣,但要穿内——对了,我还占得另一个好处,就是岳母以后每天穿什么由我决定。在我将岳母的整个衣柜都翻了一遍后,不得不失望的对岳母表示,下午要带她去大购物。

 当我洗完澡光着身子来到餐厅的时候,岳母已经将热腾腾的面放在了桌上。

 她从厨房里端着两个煎好的荷包蛋,前的两个球就像小白兔一样晃动着,唯一让我懊悔的是,我给她选择了一件宽松的睡裙,所以看得并不是太明显。岳母笑容可掬的放下碟子,说道:“快吃吧,肯定饿坏了,这两个蛋是土鸡蛋,特意煎给你吃的”然后眼神在我的下体扫视了一眼,似是不屑的说道:“都多大个人了,还光股。”

 我坐下来拿起筷子狼虎咽的吃了几口,说道:“我可不像妈,我在妈面前毫无保留,有本事妈在我面前也毫无保留。”

 岳母白了我一眼,说道:“就知道嘴贫,吃东西还不住嘴”说着将两个荷包蛋全部倒进我的碗里,这让我想到以前,岳母也做面给我吃,也曾煎荷包蛋给我吃,但是怎么看怎么想,都不一样了,无论是她的神情,还是她的语气,哪怕是面的味道,都让我觉得与以往的都不一样。我这才意识到,也许这就是传统的中国女人,一旦身子给了你,心也给了你的时候,你就是她的全部,她的眼里就只有你,任劳任怨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吃完面后岳母在厨房的水槽边洗碗,我走过去贴近她,从后面环抱着她的,隔着睡裙,我能感受到那略微凸起的柔软。我将下巴顶在她的肩膀上,鼻子在她的脸上蹭着,闻着女的体香,蛟龙膨起来,顶着岳母的股沟,我双手从腹部转移阵地往上来到她的部,隔着睡裙托起她那两个沉甸甸的小白兔,它们略显下垂,却依然如此富有弹。岳母微微转过头来,用鼻子和我的鼻子相互蹭了几下,呼吸着彼此的呼吸,娇声的说道:“别闹,妈在洗碗呢。”

 听到岳母气若游丝的话,我再次无法控制自己,想要在厨房里将岳母就地正法,一番纠后,最终还是被岳母制止住。末了,她在我的上吻了一下,叫我穿上衣服,要我带她去买衣服,见她如此坚定,我只得拖着那高高翘起的蛟龙去房间里穿上衣服。

 待我一切准备妥当,岳母也将厨房整理干净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尾随岳母进去,按照之前的约定,她乖乖的任我给她找出去需要换的衣服,找了半天,我发现也都是些中规中矩的衣服,倒是在衣柜下面的角落里找到当时送给岳母的丝袜,原来岳母一直保留着,无奈岳母没有短或者短裙,所以最后我随意挑选了一件短袖衬衫,和一件休闲外加罩给岳母,让她换上。

 岳母倒也不再叫我出去,估计她心理清楚叫了我也不会出去,当着我的面扭捏一番背对着我下了睡裙,我躺在已经被岳母整理得井井有条的上,欣赏着她曼妙的身姿,再看着她一件一件的穿上衣服。

 岳母转过身来,将休闲头上的扣子系好,憋红着脸问道:“小李,你觉得妈这身怎么样。”

 岳母的衣物虽然简单,但穿在她的身上,确实别有一番滋味,紧致的衬衫让她的两颗大球呼之出,前的扣子随时都要崩开似乎的,而浅蓝色的休闲,把她的腿部的线条拉的更长,圆润的翘也显无疑。我笑嘻嘻的说:“好看,我妈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女人了,妈,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事啊。”

 她像个孩子一样足的笑着问道:“你怎么总是那么多事啊,快说。”

 我说:“就是待会儿出去,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就像普通的情侣一样,手拉手的那种。”

 岳母娇羞的说:“那多难为情啊,我是你妈,别人看到了怎么说我们。”

 我说:“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知道,大不了咱们出了小区你再做我女朋友。”

 岳母对着衣柜上的镜子一边整理一边说道:“那也不行啊,我比你大这么多岁,别人一看就知道咱两不是那种关系,再说了,在家也就算了,在外面你拉着个老太婆,多给你掉面子啊。”

 我站起身来到岳母的身后,双手抱着她的,看到岳母那脸幸福的神情,我的心里也泛起无线甜蜜,我说道:“谁说我妈老了,拉着你的手才有面子呢,你这么个大美人,别人只会说我有福气,能找这么个女人。”

 我看着镜子里岳母听到我的话后“咯咯”的笑着,出淡淡的鱼尾纹,她的目光与镜子里的我相对,深情的说:“你呀,这个嘴,不知道哄骗了多少女人”反手伸到我的脸上,摸着我的嘴,继续说道:“只是这嘴啊,太薄。”

 我不解的问岳母:“薄点点怎么了,再说我就哄妈一个人就够了,其他人不稀罕哄。”

 岳母义正言辞的说:“嘴薄的男人,都薄情。”

 我说:“那就让你尝尝我的薄情。”说完将岳母扭<爱脸红的岳母> m.UTeXs.Com
上章 爱脸红的岳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