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脸红的岳母 下章
17、患难情深遇变故
这一夜,我睡得前所未有的踏实,一夜无梦。

 早上,我被轰隆的刺耳声吵醒,我往旁边摸索了一下便猛然惊醒,发现岳母已经不在上,我坐起来喊了一声妈,没有得到回应,不免惊出一身冷汗,想着不会是那个变态趁着我们睡把岳母抱走了吧。

 不过看到昨晚搭起的架子上,衣服都不见了,以及我的子被整整齐齐的叠在尾,我舒了一口气,赶忙起穿好子,然后光着膀子在狭窄的口,看到岳母半弯着在我昨天码起的一对石头前忙碌着,将石块一块一块的往旁边扔,她光着赤脚,背对着我,黑色的紧身休闲,将她那圆润的股包裹的服服帖帖,仿佛两朵花瓣一般

 我来到岳母身边,她没有察觉,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股,问道:“妈,怎么了,刚刚叫你也不答我。”

 岳母猛地回头,然后停止工作,温柔的说道:“妈没听到,妈想着把石头搬走出去一下呢。”

 我伸手拿起岳母因为搬石头而有点脏的手,轻轻抚摸,她没有拒绝,只是脸又瞬间红了,我一阵心疼,说:“这种事,我来做就行了,你把我叫醒就好,而且我这个石头垒起来就是为了怕那个变态回来,你一个人出去得多危险啊,妈,你去休息吧,我来搬。”说完不舍的松开岳母的纤纤玉手,准备搬石块。

 岳母没有说话,轻轻的踱着双脚,眉头一蹙,感觉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我问道:“妈,怎么了?。”

 岳母说:“没什么事,快点搬吧,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好早点离开。”说着就继续弯下搬起石块来。

 我拉起岳母的手,让她停止工作,深情的望着她美丽的眸子,说道:“妈,我真是服了你,经过昨天的事,难道还有什么不能和我说吗?。”

 听到我这么轻松的说出昨晚发生的事,岳母的脸蛋更加羞红,低下头来,看着我的手怯怯的说道:“妈想上厕所,小解。”那声音仿佛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般。

 这一下我明白了,原来岳母是被醒憋的,虽然我昨晚已经和她有了夫之实,但毕竟这有违伦理,再加上她本身就是个传统的女人,所以难免羞涩,为了缓解对面这个我深爱着的女人的尴尬,我哈哈大笑的说道:“哦,妈想,就直接和我说就好了,我这就把这些阻碍我妈的石头搬走。”说完便开始了搬石块的工作,见岳母没有答话,我一边搬一边继续说着:“妈,您要是实在忍不住,就去里解决一下。”

 岳母的脸又是一阵羞红,然后翻了我一个白眼,说:“不许笑妈。”

 见岳母恢复了些许神采,我继续说道:“没有笑你啊,反正昨晚妈就在了,早上再,也可以理解,哈哈。”

 岳母脸红着说道:“没个正行,都是快当爹的人了,以后不许说这个事,就当没发生过,懂吗?。”

 我说:“那可不行,我和我妈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呢。”说着将最后一个拦路的石块搬开,示意岳母出去。岳母赶忙小跑着去到外,我紧跟着。

 走出外,发现雨已经停了,从天上太阳的方位看,我估摸着可能十点多钟了,因为昨天下了一夜雨的原因,山里的空气无比清新,唯一不太舒服的是,外的温度比内的要低,以至于光着膀子的我感觉到几分寒意。

 我扯开嗓子唱道:“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妹子顶呱呱…。”

 岳母找到一个离我两三米的大石头旁,对我说:“小李,你转过头去,妈要小解。”

 我坏笑着说道:“妈,你还怕我偷看啊,昨晚咱们都…那样了,看看也无妨嘛。”

 岳母有点恼羞成怒的说:“快点,叫你转过去就转过去,就知道贫嘴。”我还没见岳母这样发怒,看来确实被憋急了,所以也不好忤逆她的意思,赶忙转过身去。然后就听到后面一阵絮絮絮的子的声音,之后就是一阵唰唰唰的声音,想必是岳母出来的声,听得我心猿意马,下体瞬间膨了起来,但还是强忍着没有回头,毕竟岳母是个娇羞的女人,让她生气和难过都不是我想要的。

 感觉这唰唰唰的声音持续了半个多世纪后,终于停止了,紧接着又是一阵絮絮的穿子的声音。一切妥当后,好一会儿,后面才传来岳母动人的声音:“小李,妈好了。”

 我赶忙转过身,见岳母站在我的对面,她看着我的眼睛,似是愧疚的说道:

 “刚刚不该对你发火的,因为…因为妈不喜欢你总把那些东西挂在嘴上。”

 我笑道说:“妈,你这说的什么话啊,本来我也有责任,不该得了便宜还卖乖,到处说,哈哈。”我故意加重口气复述道:“得了便宜还卖乖是不好的,不对的。”

 岳母意识到我在拿她打趣,伸手就过来拧我的胳膊,我也不躲避她,任由她拧着,然后夸张的喊疼,紧接着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手抱着岳母的,就把她抱了起来,岳母被惊了一跳,说:“小李你干嘛呢,把妈放下来了。”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岳母,她脸蛋上的红晕迟迟未能消散,她看到我在盯着她看,红晕散开得更浓,低下头去,她两个硕大的子隔着衣服挤在我光着的部上,而我膨的下体顶着她的大腿,想必她是察觉到了这些。

 我说:“不放,你开你打开赤脚,现在虽然春天,但也不能这样啊,会感冒的。”

 岳母娇羞的说:“鞋子昨天被水冲走了,难不成你一直这样抱着?。”

 我说:“抱着就抱着,连自己的女人都抱不起,那还是不是男人啊。”

 岳母轻轻拍打了一下我的后背,说:“谁是你女人了,瞎说,我是你岳母,你是我女婿。”然后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疼惜的说道:“你的身子怎么这么凉啊,都怪我,昨天不受伤你就不会把衣服扯烂了。”

 我看着怀里成的美人说:“妈,首先,你就是我女人了,这是个无论从唯物主义角度还是唯心主义角度来说,都不能改变的事实了,其次,你这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如果我受伤,你也会把自己的衣服扯烂给我包扎的,所以怎么能怪你,对了,你大腿上的伤好了没,昨晚我摸的时候,感觉应该没什么大事了。”

 岳母的脸红了一阵,避开我的话题,说道:“早没事了,快把我放下,我们回里吧,外面你会感冒的。”

 我不理会她,一只手用力抱紧她的,一只手摸着她的秀发,将她的头在我的肩膀上,然后缓缓走进内。还别说,岳母看着不是很胖,其实重的,很快我就坚持不住,只得两个手抱紧岳母,免得她掉下来,而岳母则将头埋在我的肩膀是,像个听话的孩子,一句话也不说。直到我将她放到上,发现她的脸红的一塌糊涂,我问道:“怎么了妈,你脸怎么红的像猴股一样啊。”

 岳母温柔的说:“去你的,哪有这样埋汰妈的,快点去找一下,有没有衣服穿。”

 看着坐在上的岳母晃着脚丫,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将嘴凑上去,双手捧着岳母的脸颊,仿佛要把她噬一般,我将舌头伸进岳母的口中,岳母象征的抵挡了一下,便缴械投降,且出城接,和我舌吻起来,不时的发出嘤咛声,我的双手离开岳母,企图去占有她那对肥硕的大时,岳母身子往后猛地一退,舌头与我的舌头离开了,嘴也不再纠,这让我措手不及,她双手捧着我的脸颊,就像我刚刚捧着她那样。

 她羞涩的说:“小李,现在咱们的当务之急是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此情此景,我哪能克制得住自己内心的望,继续凑过去,说道:“妈,我想要你,给我。”然后想要强吻岳母。

 岳母继续往后躲,并用手轻轻的打了我一巴掌,眸子里闪着光,几乎带着哭腔的说道:“小李,咱们来方长,不急于这一时,现在咱们的当务之急是离开这里,不然的话那个变态回来就不好了,妈不想咱们两人被他伤害,也不想被他污了身子。”

 岳母的话给我当头一,我瞬间清醒,我和她的确是有的是时间,不必急于一时,万一那个变态真的回来,就得不偿失了。

 我摸着岳母的脸颊,自责的说道:“妈,对不起,我不够理智。”

 岳母欣慰的笑着说:“没事,你还年轻,血气方刚很正常,现在去看看有没有你合适穿的衣服,随便穿一下,咱们就离开。”

 一阵翻箱倒柜之后,我找到一件打底衫,也顾不得是否脏,就套上了。我本来想给岳母找一双鞋子,但没找到,也没找到其他的食物,所以我和岳母二人将昨晚剩下的两个卤蛋吃了之后,就急急的上路。根据为数不多的野外求生知识,我们沿着河往下走,起初岳母心疼我,还嘴硬不让我不背,我拗不过她,但山里充了荆棘,走了没几百米,她的双脚就受摧残,我心疼不已,也不顾她的反对,背着她继续赶路。

 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我和她说我过往的事情,她和我说她年轻时候的事情。如果说昨晚我们只是短暂的体碰撞,那么今天就是我们的心灵的碰撞,昨晚我们想要彻底拥有彼此的体,今天我们则彻底拥有了彼此的过往。

 从岳母的叙述中,我知道她从小出生农家,排行老大,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在她那个年代并不少见。因为家中穷,所以她自然肩负起生活的重担,放学后砍柴喂猪,照顾弟妹,等到所有人都睡了后的深夜,她还要顶着煤油灯看书做功课。

 她说在她那个年代,能读得起书已经很不错了,要不是因为学习成绩优异,和学校老师一直劝说吴芬的外公外婆,早就没学可上了。好不容易等到弟弟妹妹相继成人,她也经过努力,有了正式的工作,去学校当老师,日子才慢慢好过。

 至于和岳父的婚姻,完全是媒妁之言,结婚之前就见过两面,第一面是岳父由媒婆带着来到她们家,吃了中饭后离开,吴芬的外公外婆觉得这个小伙子还不错,人老实,也有稳定的工作,这对于一个农村出生的姑娘来说,已经算是不错的对象了,所以就应允了。第二面则是岳父由吴芬的爷爷领着到她们家提亲。整个过程也就一个月,也就是说从见第一面开始后一个月,两个对彼此都不了解的年轻人结婚了。

 所以岳母的婚后生活并不幸福,两个人经历磨合,或者说都是岳母的隐忍让两人得以继续生活下去的时候,岳父的姐姐,也就是吴芬那个刁蛮无理的姑姑,却开始对岳母百般刁难,尤其是生下吴芬这个女娃之后,因为岳母本身身子弱,加上当时计划生育非常严格,如果要再生,岳母的教师工作和岳父的工作都将保不住,因为这吴芬的姑姑没少要求他们离婚,甚至当面闹着要岳母滚开他们家。

 而工作上,朱阿姨和她入职时间差不多,年龄也相当,两人表面和睦,但岳母知道朱阿姨事事都要与她做比较,因为岳母长得比朱阿姨好看,加上待人处事方面岳母都与人为善,不忍心让别人吃亏,教书能力也是一的,所以在外人看来,自然要比朱阿姨强,而这也一直让朱阿姨耿耿于怀,觉得岳母有的,她必须要有,以至于后来一步步的沦落到要靠体去升职,甚至通过体和岳父和我发生关系,以此来报复岳母。

 对于岳母的遭遇,我除了心疼还是心疼,原来我背着的女人竟然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我对岳母说:“妈,谢谢你和我这么多,让我更加了解你,我以后会加倍对你好,让你以前受的苦,都将会成为快乐。”

 岳母双手搂着我的脖子,用鼻子在我的颈上轻轻的蹭到说:“妈和你说了这么多,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这些年来,妈都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这些话也不知道和谁说,有时候受了委屈,除了憋在心里一个人生闷气,一个人哭,没有任何法子。”岳母说话的气息吐到我的脖子上,的,暖暖的。

 我边走边说:“妈,以后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对我说,我就是你的垃圾桶,让你倾诉。”

 岳母假装生气的说:“小李,哼,合着妈和你说了这么多,你都觉得是垃圾啊。”

 我说:“哪能呢,我说错话了,妈说的都是金玉良言行了吧,不过负面的情绪确实应该倒掉,这样我们才能活的更开心,不被束缚。”

 岳母轻轻的嗯了一声,似是默许了我说的话,然后柔声说着:“小李,有你真好。”

 我听着这个话心里暖暖的,说:“这话咋这么耳啊,妈你以前是不是对我说过。”

 岳母在我的脸上轻轻掐了一下,说:“说!是哪个女人对你说的,哼,我要打她。”

 我笑着说:“我也不知道哪个美女对我说的,可能对我说的人太多了,忘记了…。”

 岳母笑着说:“你个花花肠子,我第一见你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人…。”

 我说:“何以见得啊?。”

 岳母说:“第一次见你,你和小芬来我们家吃饭,你还记得吗,当时你提了一箱牛,还有一条烟,还有些杂七杂八的,最重要的是,你还了一瓶香水,说要送给我的,后来我和小芬说,我没有香水的习惯,你怎么送我香水,小芬说那是你自己买的,当时我就觉得你不是个好人,哪有第一次到女朋友家给岳母送香水的道理,还送的是那种感觉很妩媚的香水。”

 我记起当年去他们家之前,绞尽脑汁想送些什么,最后想到她爸抽烟就送他烟,听吴芬说她妈不喜欢化妆,就不送化妆品直接送个香水算了,笑着说:“哈哈,我就随便已送,不过这么看来妈您的眼光还真毒,我还真不是什么好人,您看您都被我祸害了。”

 岳母又掐了我一下,说道:“其实当初说你没钱啊什么的,都是用来告诉小芬的,小芬她爸当时主要想着把她嫁给她那个老同学的儿子,而我本身是从农村长大的,知道这些外在的东西,只要肯努力,就能挣得回来,关键还是人可靠踏实,后来小芬要坚持,我们也没办法,总不能活活拆散你们把,毕竟我们当时就是媒妁之言,没有自由恋爱才过的不幸福,不可能让小芬重蹈覆辙…。”

 我说:“妈,那还真谢谢你的开明,不然我也不会背着我的好岳母了,你知道吗,我第一次看到你是什么想法吗?。”

 岳母来了兴致,在我的背上动了动身子,两个得我的后背更紧了,感觉要贴上去一般,说道:“少贫嘴,说来给妈听听。”

 我说:“我头一回去到家里见到你,当时就惊为天人了,吴芬不是说你过几天要过生日吗,说你42岁生日,可我一看到你,就像她的姐姐一样,最多三十出头的模样,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岳母哈哈的笑着说:“你这油嘴滑舌的,有那么夸张吗?。”

 我说:“还真有那么夸张,你自己去问问,现在看起来就跟三十五六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两是夫。”

 岳母说:“又贫嘴,不过确实好多人说我保养的好,可我真的没有怎么保养啊,唯一的保养还是到北京后做的瑜伽,难道这也算保养?。”

 我说:“是的,妈你这是天生丽质,我没贫嘴啊,他们都说我出老相,你这么年轻,我看起来这么老,能不像夫吗?。”

 岳母长叹一声:“哎,不跟你贫了,妈现在47了,好羡慕你们年轻人!”然后双手抱紧我的脖子,脸紧挨着我的颈部。

 我不知道哪句话说错了,惹得岳母情绪又低落了,试探的问到:“妈,怎么了?。”

 岳母柔声说到:“没怎么,妈就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一眨眼,还没活明白就快完了…。”

 我安慰岳母说到:“妈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以后有我了,你就会慢慢的活明白了,我会一直照顾你和小芬的,还有我们三人的孩子…。”

 岳母说:“也不知道小芬现在过得怎么样,昨天<爱脸红的岳母> M.utEXs.cOM
上章 爱脸红的岳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