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脸红的岳母 下章
8、占朱阿姨便宜
唯物主义者们说:“物质是客观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所以,无论我内心多么期盼这列火车永远别停下来,以此让我和岳母单独待到天荒地老,都不能阻止我们到达赣州火车站这个既定事实。

 出站口,我们老远就见到朱阿姨招手向我们致意。一个多月未见,朱阿姨还是那么的热情似火,就像她的打扮一样,从下往上看,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往上是黑花纹的长丝袜,将朱阿姨的美腿线条展无疑,短裙从膝盖上方开始,将她的部刚刚好包住,青色的小单西上搭了一个大红的围巾,再配上朱阿姨那标志的笑容,我难免有几分心动,再想到昨天在火车上还和朱阿姨调情的情景,内心的望蠢蠢动起来。

 简短打了招呼后,两个女人急切的往停车场走,朱阿姨虽然穿着包小短裙,跺着小碎步也走的飞快,边走边聊,我跟在两个女人的后面,看着朱阿姨的部很有韵律的左右摇摆着。再看看岳母,岳母穿着一件淡紫的的妮子大衣,穿着平底皮鞋和黑色的休闲,将身体包的严严实实,可谓毫无看点。——不免唏嘘,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这么大,论身材,岳母比朱阿姨高,加上近端时间练瑜伽的缘故,整个人也比朱阿姨看上去更有气质,可就不喜欢展现自己,朱阿姨穿着如此人的花纹黑丝袜,我估计岳母休闲里面说不定还穿了秋

 边走便听朱阿姨的说了下岳父的情况,岳母焦急的心情才稍微平复下来。岳父可能因为低血糖的缘故,加上身子骨本来就虚弱,那天早上练太极刚好附近有个缺德的环卫工在旁边烧树叶,他就这样被熏到了,据说在地上躺了足足两个多小时都没人敢扶,一直到九点多的时候,警察接到报警赶过来送他去医院才完事。

 去了医院,会诊的医生又是个实习的半桶水,觉得又是晕倒又是摸出肿瘤什么的,说有可能是癌症,拍了片现在片子还没出来,不过有老医生早上已经大致确定这就是个普通的瘤子,并无大碍,还把实习生骂了个半死。不过为了稳妥起见,岳父现在还是住在医院,等着下午通知出来。

 到了车上,岳母的心情已经完全平复,并且心里有点小怨气,嘟囔着对朱阿姨说:“哎,都没多大事,害的我和小李火急火燎的赶回来。”

 朱阿姨发动车子,夸张的口气说道:“哎哟喂,柳月萍你这是典型的有了女婿忘了老公啊。”

 岳母恼怒的说到:“你别瞎说啊,越来越没个正经的了,当着小孩子的面没羞没躁。”说实话,我还是头一回见岳母这么跟人急,以前她说什么话都是细声细语的。

 朱阿姨估计也是很少见岳母生气,意识到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了,赶忙说:

 “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萍萍,和你开下玩笑,瞧把你急的。”

 岳母看向窗外,似乎还有点生气,说:“以后说话注意点,都多大的人了,还和个小孩子一样。”

 朱阿姨听出来岳母还在生气,长叹了一口气便没有继续说话,岳母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

 狭小的车内,氛围变得异常的尴尬,在过了几个红绿灯之后,我决定打开话匣子来缓解这仿佛凝固了的空气。

 我用假装好奇的声音对正在开车的朱阿姨说:“阿姨,我感觉江西和北京的温度也差不多啊,这么冷,你穿这么少不怕冷啊。”

 朱阿姨见我套近乎,刚刚还愁眉苦脸的面容瞬间笑开了花,恢复她以往朗的口气,说到:“哈哈,能不冷吗,你看你妈都穿呢子大衣了。”我感觉朱阿姨还真不是个记仇的人,岳母刚刚翻脸她也没当回事,要换一般的中年妇女,早就跟你撕了。

 我偷瞄了一下岳母,她虽然还在看着窗外,但似乎有意听我们的对话,说:

 “既然这样,那你干嘛还穿这么少啊,难不成天天要跑去医院为国家做贡献。”

 朱阿姨笑着说:“哈哈,这个你应该懂的。”

 我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岳母,她言又止的模样甚是可爱,我装傻的问:“我不懂,阿姨你给我说说。”

 朱阿姨说:“少来,你站在男人的角度来看,你就懂了。”

 这时候岳母坐不住了,戳了下朱阿姨的,惹得朱阿姨哎哟一声,朗的说:

 “柳月萍你干啊,我和你女婿讨论这个话题没碍着你吧,你继续生你的气好了。”

 岳母柔声说:“少说话,安心开车,一大把年纪了和小孩子谈这些有意思不。”

 朱阿姨见岳母没有了生气的口气,朗的说道:“柳月萍啊柳月萍,你个女婿到底有啥大能耐,让你这样护着他,你看他小,我看他哪里都不小。”说完自顾自的哈哈大笑起来,这么说让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而岳母的脸也瞬间红到耳朵,见我看着她,更红了,赶忙转过去看向窗外。

 我说:“阿姨,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一下子得罪了我和我妈两个了。”

 朱阿姨说:“这我就不开心啦,你们两母子合起火来欺负我一个人,这不公平。”

 岳母红着脸说:“她不护着我这个妈,难不成还护着你个外人啊,你安心开车,不许说话。”

 朱阿姨说:“柳月萍你现在从首都回来,比我还有当领导的气势,我自己的车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管不着。”

 …

 就这样,她们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一路拌嘴到了医院,偶尔我也掺和一两句。

 但总的来说,我更愿意看她们两个女人拌嘴,毕竟两个姿姣好的中年女人,在旁边斗嘴,还真是一件乐事。

 到了医院快下车的时候,岳母拉着朱阿姨的手说:“小琴,刚才对不起,和你急了眼。”虽然说得小声,但我在旁边还是听到了,没想到我的岳母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知错能改。

 朱阿姨说:“嗨,说的什么话,咱两谁和谁,叫你家老吴今晚请我们吃大餐。”

 经过这么一会儿的接触,我对朱阿姨的认知有了改观,此前我对她的认知都是从传言里得来的,加上和她在微信上做了几次虚拟的爱,以致于在我的潜意识里觉得朱阿姨就是一个货。但这么一接触,她有没有陪睡我不得而知,但我觉得,即使不陪睡,她依然可以凭借自己为人处世的魅力赢得一些东西。

 到了病房,除了简短的寒暄并没有太多的话,岳父和岳母也没有额外的情愫相互倾听,不知道是因为有我和朱阿姨在这里他们不好意思,还是他们本来就话少,毕竟是老夫老这么多年,哪能像小年轻。倒是快中午的时候,岳父的姐姐吴雨涵过来了,她长得倒还有几分模样,却是个泼辣女人,早在没结婚之前,我就听吴芬提起过她的大名。吴雨涵比岳父大两岁,自小对这个弟弟就是百般疼爱,之所以我们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就是她打的电话,夸张的说她的弟弟癌症往期要死了,老婆小孩都不在身边,比乞丐还可怜云云。

 来了之后,自然免不了对岳母的一番冷嘲热讽,明里暗里指责岳母一个人去了北京过好日子,却把岳父扔家里不管。岳父自小被这个姐姐管的服服帖帖,也不敢回一句话,任她在那里絮絮叨叨,朱阿姨知道吴雨涵是个厉害的角色,所以见她一来就借故学校有事溜了,想来岳母以前没少受吴雨涵的气,以致于岳母不回应她也不反驳,吴雨涵见岳母不搭理她,更是来气了,说话也更是难听。

 吴雨涵说:“明知道他身体不好,还要跑去北京,还不想着回来,你是不是在北京那边有想好了。”这个话说得确实很过分了,我清楚的看到岳母的眼眶瞬间就红了,心里不由得心疼,仿佛被针扎了一般,而此刻,我那窝囊的岳父,似乎无动于衷,任由她的姐姐欺负她老婆。

 看到岳母那委屈的模样,我真的很想冲上去煽吴雨涵两巴掌,但毕竟她是长辈,我克制住冲动,用强硬的口吻说道:“姑妈,你刚刚在那里嘀咕我妈也就算了,我妈在北京干嘛你不知道啊,要一直照顾吴芬,你还说这个话,更何况你觉得当着我一个小辈的面,说我妈怎样怎样,你不觉得过分吗?”估计吴雨涵也很少见人顶撞她,一时哑口无言,那有几分姿的脸蛋被憋得面红耳赤,只是这红不同于岳母那惹人怜爱的红,而是令人心中暗的红。岳父躺在病上看到这个情况,为了避免事情恶化,出来做和事佬,说:“大家都少说两句,姐你也真是的,萍萍刚回你就说这些,还当着小李的面。”

 吴雨涵哼了一声,就出了病房,我偷瞄了岳母,发现岳母虽然眼圈还哄着,但出欣慰的笑容看着我,我像是得到了某种奖励似的,心里乐开了花,想着要是刚才直接冲上去给这女人两巴掌该多好啊,让你欺负我岳母。

 在病房里待到下午,主治医生拿着片子过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的医生,估计就是朱阿姨口中的半桶水实习生。一个劲的对我们道歉,说本来是个很简单的确诊,被搞到现在这么复杂,在得知我和岳母二人特地从北京连夜赶回来后,更是连连道歉。

 当即我们给岳父办理了出院手续,而岳父被这个事情虚惊一场,感觉自己从鬼门鬼走了一遭重获新生,表示晚上要请我们好好的吃一段庆祝一下。

 餐桌上,除了我们三个,有岳父的几个本家亲戚还有朱阿姨,岳父叫了吴雨涵,但她并没有过来,想来是还记仇我顶撞她的事。也是,一直以来她都是别人眼里的权威,听吴芬说,她过世的早,吴雨涵又是最大,所以除了吴芬的爷爷,她就是家里的权威,后来到了单位,凭借行事风格大胆泼辣渐渐地也成了单位里的权威,结了婚后她老公又是个出了名的管严——做权威人物做惯了,忽然有个人挑战了她的权威,那还不得气死,一想到这个泼辣的女人此刻说不定气的难以吃饭,我的心里就无比开心。

 岳父几杯酒下肚,就有点找不着北了,和他的本家兄弟猜拳,声音一高过一。我坐在岳母和朱阿姨中间,岳母不喝酒,吃了一点饭便正襟危坐着,盯着墙上的电视,朱阿姨则因为刚刚和他们过了几圈酒,此时脸蛋已经绯红,看上去煞是可爱。她不屑与岳父他们猜拳,时不时的掏出手机和别人发着微信聊天,偶尔也和我碰杯喝一点。这女人喝了酒之后反而话语不多了,沉默的和岳母一样,这让我反而有点不习惯。

 看着朱阿姨那脸上淡淡的红晕,以及离的眼神,再看着餐桌下,她那红色的细高跟以及花纹黑丝袜,不让我想入非非,下体无比的肿。但岳母在旁边我也不敢造次,如果岳母不在旁边就好啦,我还可以和朱阿姨说说话,再不济,也可以用小号和朱阿姨调调情。

 下体憋得实在难受,而岳父他们并没有要偃旗息鼓的意思。我对岳母说:

 “妈,要不我们先回去吧,我喝多了,有点困。”

 岳母将视线从电视机上离开,瞟了下还在猜拳的岳父他们,说:“行吧,你打个的先回去,我要照看下你爸,免得他刚出医院明天有进去了。”

 我实在憋得难受,加上喝了酒确实有点头晕,便和岳父及叔伯们表示我先回去,他们挽留几句见我回家的意思坚决,也就不管我了,继续划拳。我站起来打算走,朱阿姨也摇晃着站了起来,搂着我的胳膊,我能明显感觉到胳膊触碰到的柔软的球,再看看朱阿姨那惹人爱的模样,我想要不是大庭广众之下,我肯定直接抱起她狠狠的她。

 我偷瞄了眼岳母,发现她的表现一股转瞬即逝的不情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喝多了看错。

 岳父见朱阿姨抱着我的胳膊,大声的说:“小李,你把朱阿姨送回去再回去,别—别—让她开车了。”听到岳父这舌头都捋不值的说话方式,我听着感觉前所未有的悦耳,毕竟这么个大好的机会。

 我说:“好的,爸那你们喝着,我先送朱阿姨回家了”然后对岳母说:

 “妈,那我先走了。”

 岳父在划拳并没有搭理我,岳母则说:“恩,你注意安全啊,送了朱阿姨回家后你就马上回家,大晚上天冷,别懂感冒了。”

 就这样,我搀扶着东倒西歪的朱阿姨出了餐厅,一股冷风瞬间面过来,这让我清醒了很多,刚刚还蠢蠢动的心竟然有点有点动摇了,虽然下体还肿着,但因为清醒,使得我的胆量反而变小了。而此时,朱阿姨已经半个人都快趴在我的怀里了,那两个我在微信上见过的木瓜,此刻就隔着衣服与我亲密的接触,软软的。她身上浓浓的香味和酒味混合在一起,让我动摇的心愈发矛盾,我试探的喊了几声朱阿姨,她并没有理我,想来估计是喝多了已经断片。

 我把朱阿姨的一只手搭载我的肩膀上,然后搀扶着往前走,打算到马路边去打的。我想也许到了车上,我就能决定我该怎么做了。

 虽然我还在矛盾到底要不要把朱阿姨带到酒店去狠狠的她,但此刻我环抱着她的手却不老实了,我试探的往上面摸去,透过衣服摸着朱阿姨子边缘,见朱阿姨没有反应,搀扶着她边走边往上摸着,一直到整个手都摸着朱阿姨的子上,不得不说,朱阿姨的子确实大,我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我用食指感受朱阿姨的头所在,无奈衣服有点厚感觉不到,只得用手轻着朱阿姨的子,动作又不敢太大,怕朱阿姨忽然酒醒,而我的心惊胆战的同时,又觉得无比兴奋,感觉到此刻我的巴已经呼之出,如果有个在这里,我肯定会直接把朱阿姨干了,但仅存的理智告诉我,这里没有,这么做也是不道德的。

 好不容易走到马路边,我摸着朱阿姨的子,能感觉到她轻声的娇嘤咛声,我猜想,朱阿姨的下面肯定已经泛滥成灾,闻着她浓浓的香水味,我内心仅存的理智被噬了,我决定了,要带朱阿姨去酒店,狠狠的干她一次。

 好不容易看到一辆的士缓缓驶来,我仿佛看到了新大陆般激动,毕竟马上就要和朱阿姨去酒店,狠狠的草她了。可就在这时,我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小李,等妈一会儿。”

 我转身看原来岳母就在咫尺,我问:“妈,你怎么也出来了,不是要等爸一起吗?”

 岳母走到我的身边,柔声的说:“妈不放心你,你人生地不的”但很快,就惊呼尖叫的说道:“你干嘛呢?”原来她看到了我放在朱阿姨大子上的手,我刚才只顾和岳母说话,竟然忘了拿开。岳母赶忙扶着朱阿姨,然后几乎用蛮力般的把我从朱阿姨身边推开。

 我看到岳母难看的脸色,赶忙说:“妈我刚才没注意,对不起妈。”

 岳母不悦的说道:“你和我说对不起干嘛,你和她说,和你老婆说,还好我出来了,不然指不定你能干出什么事情来。”

 我趁着酒兴撒娇的说道:“妈,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干嘛冤枉我。”

 岳母厉声的说到:“我有没有冤枉你,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刚刚就看你的眼神不对,一个劲的盯着她看,你这么做对的起小芬吗?啊?”被岳母斥责之后,我的酒醒了大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辩解。这时候出租车停在了我们面前,岳母怒气未消的说:“还不快点打开门。”

 我乖乖的打开门,想帮岳母搀扶朱阿姨坐进去,被岳母狠狠的推开。我想岳母这回真的很生气了,她以前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大发脾气。我也不敢再去帮忙,只得在旁边看着这个柔弱的女人用力的把另一个酒醉的女人进车里。

 岳母上车之后,我依然站在外面,她对我说:“你还站在外面干嘛,打算冻死吗?”我听话的进了车里。到了朱阿姨家楼下,岳母叫我坐在车里不要动,然后一个人费劲的将朱阿姨到了家里。

 出租城司机发给我一支烟,顺便自己也点了一,悠然的说道:“小子你福不浅啊。”

 我心里想着生气的岳母,惆怅的问道:“我都哭不出来了,<爱脸红的岳母> m.UteXs.COM
上章 爱脸红的岳母 下章